十二

換過件蜘蛛衣,又係時候化身蜘蛛俠。

我花左幾日時間去準備偷黨鐵站既CCTV。

佢個站除左出入口之外,成個站大部分都響地底下面,入面既冷氣槽四通八達,而我又可以貼牆貼天花板咁周圍爬,對於我既搜索黎講好有幫助。

個車站控制室比想像中容易搵,而入面有好多部CCTV,即係呢個房係拎黎監視住成個黨鐵站既地方,我冇搵錯。





用左幾日時間去準備既原因,係要等個車站控制室冇人。但係等左幾日之後,我發覺要等港鐵所有員工都收左工之後先會冇人。

Fine。

我特登到差唔多收站既時候,拎埋個尿袋跳上黨鐵站個冷氣機槽,一路玩電話,一路等班員工收工。

我之前講過,我響發明同科學方面好有天份,其實我玩電腦一樣好有天份,要hack入黨鐵既電腦搵CCTV片段應該唔難。

好唔容易終於等到黨鐵員工收晒工,我再三確認一下車站控制室冇人之後,我就由冷氣槽上面跳落地,再從容咁打開車站控制室入面既電腦。





忙左一陣,我發覺左一樣極奇怪既事。

黨鐵封站既日子,係8月31號。

結果我hack入部電腦,只係搵到8月30號同9月1號既CCTV,8月31號既不翼而飛。

冇理由既…

我再search下其他文件,終於搵到一份運輸既紀錄,而上面寫到明,8月31號既CCTV錄影係送左去比黑警警署。





就響隔離既警署入面,文件上有埋位置,係位於警署入面既資料存放室。

都叫做間接搵到我想搵既資料…

奇怪…

法庭既命令明明係要黨鐵保存CCTV既影片架…

如果想要拎到段片既話,我就要潛入警署…

唔…擇日不如撞日,不如就而家過去望望。

*

雖然警署既門口擺左幾個大水馬(都擺左好幾年),不過對於我黎講,有爬牆能力又有蜘蛛感應既幫手,要潛入去唔難。





而且因為之前響黨鐵站既控制室睇過份運送紀錄文件,我好快就搵到資料存放室。

意外地,呢個係一個完全冇人注意既、睇落唔係成日有人用既一間資料室,入面只有一部電腦。

我輕輕地由冷氣槽跳落地,屏息靜氣咁留意左一下。

門外面應該冇人。

Ok,咁我唔客氣喇。

我開著部電腦,而非常之意外地,我好簡單就搵到我要果條片。

究竟係因為黨鐵封站事件已經過左超過五年令佢地掉以輕心,定係班黑警對呢啲資料既security一向都係咁差就不得而知了。





段片好長,我冇可能即刻睇得晒,好彩我蜘蛛衣入面既微電腦今次可以大派用場,可以hack鳩佢再download落黎返去慢慢睇。

就響我就搞掂既時候,我既蜘蛛感應話比我知有人入緊黎。

頂,我電腦都黎唔切熄,即刻成個人打個筋斗痴上天花板,屏息以待。

咔。

門打開了。

一個身型細小既女警走左入黎。

咦,其警察請人有冇身高限制架?

「嗯…」女警望一望周圍,然後目光停留左響部熄唔切既電腦上面。





「開著左既…」呢把聲…算係好後生下,不過聲呢樣野又冇得講既。

女警一路行入黎,一路好警誡咁周圍望。

唔好望上黎…千其唔好望上黎!

佢繼續行,終於行到電腦面前。

然後,佢突然向上望!

我地四目交投!

我已經準備好隨時迎戰!





意外地,個女警竟然好鎮定,向我微微一笑:「見到你喇蜘蛛仔,落黎喇!」

我打個筋斗跳落地,面對面咁同女警再次四目相投。

眼前呢個女警個樣同佢把少女聲同埋身型完全唔同,係一個中年嬸嬸樣。

但我暫時感受唔到敵意。

不過佢用嬸嬸樣少女聲叫我做蜘蛛仔,我反而感覺到陣嘔心既寒意。

「我特登比妳睇到啫!」我故作輕鬆,但其實誡備緊:「係咪覺得自己好威呢?」

中年女警望住我笑一笑:「係呀,我好威呀,你可以讓一讓開比部電腦我用未呀?」

原來我既落點咁啱遮住左部電腦。

「妳見到我唔大嗌既?」我問,正常就算唔主動攻擊我都應該會叫人黎增援。

「乜你好想我叫人黎咩?」中年女警一副冇你咁好氣既樣:「借借喇,唔該。」

既然對方冇敵意,我都暫時退開,打個筋斗跳左去中年女警身後:「隨便用~」

「借開都要打個筋斗,你都幾鍾意扮型架喎!」中年女警笑笑,向電腦走過去。

「喂,妳搵啲乜野資料呀?」其實我都搵完我要既資料,響未比其他人發現之前我應該走。

尤其是我已經比中年女警發現左。

但唔知點解,可能我真係仲係一隻中學雞唔識死,我竟然開始同中年女警閒聊起黎。







好喇好喇,係我單方面R水吹咁得未?

「嘿嘿,」中年女警笑道,但手上並冇停低:「你唔止鍾意扮型,仲好八卦添。」

「八卦係蜘蛛既天性。」我索性胡扯一通:「咁妳即係搵緊乜野?」

「唔話你知。」中年女警帶點笑意地回答:「除非你話返比我知點解你會響呢度出現同埋你搵緊啲乜?」

「唓,妳唔講我唔識行過黎睇咩!」越黎越沒養分的對話。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