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你咪行埋黎囉~」中年女警笑道:「你行過黎既話我大嗌架!」

我同佢既對話極度小學雞,點睇都唔似一個超級英雄同一個中年女警既對話。

我真身十五歲就話啫,呢位大嬸都起碼四張,點解會同我一樣咁戇鳩?

「好撚驚呀屌妳老味。」不過我都係行左一步就停落黎。





「咁你又停落黎?」中年大嬸得勢不饒人。

「我都話驚咯,所以咪停落黎囉。」我舉起雙手作投降狀。

「哈,算你喇。」

我突然督眼見到中年大嬸做緊野果雙手,睇落都幾白滑。

梅嬸嬸就唔同了…隻手已經好鞋同埋結晒繭。





不過梅嬸嬸對手係最溫暖既。

「妳又保養得幾好喎。」我忍唔住讚道。

「吓?」面對我突然既讚賞,中年女警不解。

「妳對手,」我真誠地道:「睇落好白滑。」

「都…都唔知你講乜…」中年女警好似有啲尷尬。





有乜好尷尬呢?

又話唔知我講乜?

「我話!」我唯有加大返小小聲音:「妳對手保養得好好!好白滑!我嬸嬸對手就唔同喇,起晒繭!」

「哼,你即係話我老!」中年女警微慍地道:「唔睬你!」

「唓。小學雞。」我地既對話真係好冇養份。

「你就小學…」中年女警突然間停左落黎。

我既蜘蛛感應都突然間有感應。

「殊!」中年女警將食指放響嘴唇上面,示意我唔好出聲。





我聳聳肩。

本身我就冇諗住出聲。

「就係入面好似有啲聲。」一個老練既聲音細細聲咁響門外面傳入黎:「奇怪…平時都唔會有伙記入黎架…」

其實佢真係好細聲,但我比蜘蛛咬左之後,五感都提升左好多,所以只要集中精神,我係完全可以聽得好清楚。

佢地準備入黎。

大約兩個人左右。

中年女警應該就冇野,我就大鑊喇。





正當我準備射蜘蛛絲上天花板扯返我上冷氣槽之際,中年女警突然向我「喂」左一聲。

我疑惑咁望住佢。

「你自己執生喇。」中年女警對我奸笑左一下。

我仲響度莫名其妙既時候…

「有人偷野呀!快啲call支援!」中年女警響我冷不防時大叫!

一直表現友善既中年女警突然Call支援!

屌,我始終都係太年輕了!

說時遲那時快,門外有兩個便衣探員一腳踢開度門,舉住槍走入黎!





屌!

中年女警衝出去果兩個便衣探員度,向裡面一指:「師兄,入面!」然後再趁亂走出房。

我響中年女警未講完之際其實已經跳返入冷氣槽,我相信呢兩位便衣探員冇咁快會知道我係由冷氣槽潛入既。

但當增援黎度既時候就唔知了。

所以我無暇響咁混亂既情況之下理會中年女警既去向,只有急忙咁樣由冷氣槽逃到出面。

始終不宜正面衝突,敵人既人數實在太多。

意外地,我既逃走非常成功,零衝突就全身而退。可能因為警署入面起左混亂,所以主要既警力都調派左入去,外面反而冇乜誡備。





*

今次既行動,除左最尾既時候有小小甩轆,搞到差啲燒鬚之外,都可以算係幾成功既。

我好快就拎到晒所需要既資料,仲可以成功全身而退。

我響條街上面fing黎fing去,叫做巡邏下咁,但響呢個時候,比我由遠處望到附近公園入面有個熟悉既身影坐左響張長櫈上面。

係…女神阿關?

我望一望個鐘,凌晨兩點左右。

咁夜,佢一個女仔響公園做乜?而家香港既治安差左好多,佢一個女仔咁夜響公園坐…好危險架喎。

我儘量不動聲色咁跳去佢附近既燈柱上面,透過微弱既燈光凝視住佢…

佢一副眉頭深鎖既樣,似乎係滿懷心事咁。

真係…我見猶憐…

哎呀,我好想衝埋去攬住我既小關關呀!

我本身應該繼續巡邏(就算唔巡邏都應該返屋企訓),但見到小關關我又唔想走住…

我唔係佢啲乜野人,冇資格陪響佢身邊,或者…而家咁樣呆響條燈柱上面望住阿關,已經係最好既陪伴…

良久…

佢又真係唔郁…只係有時會雙手掩下面咁…睇黎佢都真係有心事…

我都好想陪佢分擔下…

就響呢個時候!

我望一望遠處,有幾個紋身佬由公園入口處進入…

係之前毆打湯普深果班黑社會!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