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等我班兄弟黎到你地就知死…」紋身佬C既下場同紋身佬A一樣,響野都未講完之際已經比我用蜘蛛絲封口。

「收皮喇。」我道。

「關同學,捉實我!」我轉頭向阿關大叫:「佢地搵班緊人過黎,我地最好都係退一退先!」

「嗯。」我感覺到阿關攬實我。





我面上一熱。

呃,我塊面而家一定好紅。

好彩帶住左個面罩啫。

我將蛛網發射器向住條燈柱瞄準,發射!起錨!

我同阿關既身影騰空而起,響充滿高樓大廈既夜空中穿梭。





「啊啊啊啊…」阿關尖叫,呢一刻既佢冇左女神既光環:「嘩嘩嘩嘩…」

我放眼望向地面,有二、三十人去緊公園方向,似乎係增援。

我諗我一個人可能都對付得到佢地,但如果要保護埋阿關可能有啲難度,所以撤退係一個正確既決定。

我地響石屎森林之中穿梭,直至到錘頭幫既人完全追唔到我地為止。

我一手抱住阿關,一手扯住蜘蛛絲慢慢降落。





我地而家響一條橫街既後巷入面。

我選擇響呢度降落,咁樣比較唔會引人注目。

「安…安全喇,小姐。」我一降落即刻放手,生怕褻瀆左女神。

「嗯…」阿關仲好似驚魂未定。

「咁夜唔好出夜街喇。」我舉起手準備射蜘蛛絲走人。

「喂。」阿關突然向我開口:「你隻手受左傷。」

我望一望右臂,係有一道長長既傷口,劃破左衫袖、劃破左我既皮膚。

係啱啱比紋身漢B用刀劃傷既傷口。





「哦,好少事啫。」我揮一揮隻手:「仲郁得!」

「啱啱…真係唔該晒你。」阿關柔聲地道:「你都快啲清洗傷口喇。」

嗚呀!

阿關從來都冇用過呢種語氣同我講野架。

「唔駛,應份既!」我突然有小小得意忘形,扮下型仔pose(好似保特跑完100米個pose):「因為我係妳友善既鄰居蜘蛛俠!」

阿關噗哧一笑。

好靚呀。





係喎,我突然醒起一樣野。

要幫人就要幫到底,何況係我女神?

「而家咁夜,不如我送妳返屋企?」我問。

「用啱啱既方法?」阿關有小小猶豫,畢竟又要再fing多一次。

「冇計,我得呢個方法。」我聳聳肩。

「係呢…其實我啱啱已經想問…」阿關突然轉一轉話題。

「嗯?」

「你把聲…我係咪響邊度聽過?」阿關試探性咁問:「好似…有小小熟悉咁既?」





我大吃一驚,上次救湯普深既時候我都冇諗過會比識既人認得出呢個問題,但或者阿關份人比起湯普深細心得多,竟然會留意到我既聲線!

「冇!冇!」我急忙耍手擰頭:「妳聽錯啫!」

「我就覺得冇聽錯…」

「有哩~」

「冇。」

「有。」

「冇。」





「有。」

「冇。」

「唔講把聲…」阿關再眯一眯眼,問:「你點知我姓關?」

「我唔知妳姓關。」我慌忙搖頭。

「你啱啱叫我關同學。」阿關不慌不忙地說。

吓,我有咁講咩?

「我好似冇咁叫妳下嘛?」我語氣好似有啲唔自然…

「有。」

「冇。」

「有。」

「冇。」

「有。」

「冇。」

「其實…我係咪識你真人?」阿關問。

「拜拜~」我射出蜘蛛絲逃離現場!

「喂…我未講完架…」阿關把聲響背後越黎越遠…

一路fing一路fing,fing到返屋企,跳入窗返入房。

一返到入房我即刻除左個面罩,響鏡入面清楚睇到我自己塊面好紅好紅。

咦?

其實我點解要逃走呢?點解我唔向阿關透露我自己既真正身份呢?因為我唔信得過阿關?

不過我既身份實在太敏感喇,又得罪黑幫,又得罪黑警,佢地全部都想攞我命,唔小心啲唔得呀…

我除左件蜘蛛衣,隨手咁掟埋一邊就灘左落床,一時望望天花板,一時望望窗口,心入面思潮起伏…

諗起啱啱同阿關既相處,我嘴角就不自禁咁泛起左甜甜既笑容…

呢個不就是我夢寐以求嘅時刻嗎?

可惜…我隔住左個面罩…阿關永遠冇可能知道我係柏彼得…

真正既柏彼得同關黛西,只係同班同學,冇多冇少。

唉…

諗到呢度,嘴角既甜笑變左苦笑…

我成晚響度諗埋啲兒女思情既野,竟然唔記得左睇我辛辛苦苦hack返黎既CCTV…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