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

帶住複雜既心情,終於到咗午餐時間。

哈利今日同佢班籃球隊隊友食飯,MJ就自己掟埋一邊嬲爆爆咁食飯盒。

我拎住梅嬸嬸盒飯過去MJ度:「妳食唔食呀?」

「唔食呀唔食呀!」MJ繼續嬲爆爆咁:「你去同你既關黛西食Lunch喇,哼!」





「都唔知妳嬲乜…」我大惑不解,轉身而去。

*

我同阿關並肩咁行出學校搵食。

「你有冇啲乜野想食?」阿關問。

「吓?」我通常都響學校食梅嬸牌住家飯盒,都唔知附近有乜好食:「冇…冇乜特別野想食呀。」





「嗯。」阿關點點頭:「咁…不如跟我黎?」

「哦,是旦喇。」

我地沿路都冇乜點出聲,而且因為阿關太靚既關係而成為條街上面既焦點,搞到我有小小尷尬,不過阿關就神色自若。

女神真係連氣質都唔同啲。

我跟住阿關入左一間叫比較平民既西式餐廳,我入去之前睄一睄個餐牌,雖然比起出面啲茶餐廳或者連鎖店貴,不過都唔係貴得太過份,一般學生間中食一次都OK既。





餐廳既裝修當然唔同正式既西餐廳,有啲似花○餐廳既格局,不過有少許昏暗的燈光,都幾浪漫。

而家係學校午餐時間,入座既都係附近幾間學校既學生,都有八成full。

「我要個A餐,唔該。」阿關揀左乜乜天使麵。

「咁我要C餐,唔該。」難得黎食西餐,梗係要食下扒先。

叫完野食,大家都沉默左。

阿關有時望住我,好似想問啲咩咁。

欲言又止應該就係呢種感覺…

「妳成日黎呢間餐廳食?」到最後都係由我打破沉默。





「嗯,間中都會黎食,因為啲食物質素好之餘又唔會太貴。」阿關微微一笑:「而且唔算太多人。」

我被女神既笑容電到了。

我係咪應該開門見山咁問佢做乜突然約我出黎食飯呢?

關唔關尋晚救佢件事事?

之後又沉默左一陣…

「嗯…或者我都係老實問你喇。」阿關歎左口氣,有小小試探性咁問:「你尋晚…大約凌晨兩點幾左右既時候,你做緊乜野?」

噢,真的來了!





阿關真係懷疑我同尋晚救佢件事有關!

「訓覺!」我一早預備好既答案。

阿關深深咁望住我,望到我有啲唔自然,道:「你唔係訓覺。」

「係。」

「唔係。」

「係。」

「唔係。」

「係。」





「唔係。」

冷不防阿關突然伸前扯起我右手衫袖!

雖然佢企唔晒起身令到佢唔可以將我成隻袖扯起晒,但係已經夠晒令我刀疤痕顯露晒出黎。

「咁點解你隻手會受傷架?」阿關質問,但語氣中帶點關切。

「R痕刮親。」

「R痕唔會整到咁傷。」阿關道。

「會。」





「唔會。」

「會。」

「唔會。」

「會。」

「唔會。」

「會。」

「好,你唔認吖嘛。」阿關正色道:「我晚晚都響果個公園度坐,等你黎救我。」

「唔好呀!」我急道:「果度好危險架,班紋身佬話佢地成日響果度搵食架!」

阿關冇再出聲,淨係微笑住咁望住我。

「喂,妳應承左我唔出去先喇!」我急道。

「我都冇話過我響公園出過咩事。」阿關滿意咁笑住講:「但你竟然知道果班紋身黑社會響果度出沒,你仲唔係蜘蛛俠?」

呃…

妳又真係…

幾醒…

「…」我無言以對。

「我估得啱唔啱?」

「唉。」我歎左口氣:「妳幾時開始估到架?」

「主要係你把聲。」阿關道:「如果你真係想好好隱藏自己既身份,不如諗下裝個變聲器?」

呀,都係喎。

湯普深認唔出我把聲係因為佢蠢啫。

「多謝妳既提議。」我無奈咁笑笑。

「多謝你。」阿關由衷地道謝:「今餐我請你食飯當道謝你喇。」

「咁點得架?」

「相比起尋晚你為左救我受傷,一餐半餐飯又算得係乜?」阿關淺淺一笑。

佢個笑容真係好靚。

「但…」

「唔好但係喇。」阿關唔比我再有機會拒絕,轉移話題:「係呢,點解你會打扮成蜘蛛俠既?」

我望一望周圍,再次確認冇人聽到之後,我就大約將自己得到超能力既經過大概咁講出黎。

仲有班叔叔既失踪同埋名言點影響到我。

所有野,毫無保留咁話晒比阿關知。

我都唔知咁樣係咪正確,但我當下真係好相信阿關。

愛情會令人盲目?

嗯,可能喇…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