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

我有冇聽錯?

阿關同我補習?

「就…就我地兩個?」我難以置信地問…

「係呀…」阿關冇我咁好氣咁反問:「唔想就算喇…」





「想呀想呀!」簡直係我夢寐以求既時光呀!

同女神二人世界溫書喎!

「咁就今日放學開始喇!」阿關提議。

仲要即日生效!

「好!」最多做少幾個鐘「兼職」啫~好閒!好閒!





呢餐飯,食得好開心。

btw,最後係阿關埋單,請埋我食飯。

*

夜幕低垂。

心情暢快既我響自己間房入面張床係咁打筋斗。





打打下,我發覺我好似做漏左一件好緊要既事。

唔…究竟係乜野事呢?







柏彼得,你個不孝子!你唔記得左睇黨鐵CCTV呀!

你深入虎穴既目的,就係要搵到CCTV,再由入面搵下有冇班叔叔失踪既線索呀!

我由尋晚開始就淨係記住阿關!





今日同阿關食完午餐之後,放學就同佢兩個單對單咁溫習,開心甜蜜之情充斥住我成個人,搞到我連尋日已經拎到手既CCTV都冇左件事!

哎呀,仲話做乜野超級英雄喎~

一念及此,我即刻由床上面連打兩個筋斗,再輕輕巧巧咁落左響張電腦凳上面,隨即再打開部電腦,放入我尋晚盜取既黨鐵CCTV。

*

完全係單方面既行刑、私刑。

一班全副武裝既防暴警察,用警棍、胡淑槍、胡椒噴霧、橡膠子彈、海綿彈去攻擊一班示威者甚至係普通市民。

然後好多市民被制服綁埋一邊,另外仲有好多傷者訓左響地上面郁都唔郁,一啲反應都冇。





梗係喇,響濫捕既過程入面,佢地用晒上面所講既武器,而市民同示威者最多得把遮,而且就算被制服之後,班黑警都冇停止攻擊,不停用警棍毆打市民頭部、四肢。

就算地面成灘血都唔停手。

點可能做得出架?

有啲仲要係老弱婦孺黎架!

我睇到雙拳緊握…如果我果陣已經有超能力,我一定唔會放過班仆街黑警!

過左陣,都唔見有任何救護人員走入月台…我醒起之前睇過既新聞,話當時係啲黑警封左成個車站,連救護消防都唔比入。

咁入面啲受咗重傷既傷者點算呀?

我睇住佢地好多郁郁下變左微動再變咗郁都唔郁…





睇住呢段CCTV,即使我知道呢段片其實係五年前既片段,我都仍然好著急…

而且班叔叔好有可能都係響果班傷者入面!

不過…我落足眼力,暫時未有任何發現。

再過左幾個鐘,班黑警終於停落黎,唔再濫用私刑。但同一時間,有一部列車進入月台。

奇怪。

班黑警將啲傷者、被捕者好粗暴咁被抬或者趕上車。

我記得果陣新聞有提過黑警將傷者用黨鐵運去另一個站,似乎就係呢架列車。





架列車並冇載晒所有人走,仲有伶伶仃仃五、六個傷者訓晒響地上面郁都唔郁…

莫非…呢啲係最嚴重既傷者?

但郁都唔郁…

我心下一寒,唔敢再諗。

我眼光突然停留左響一個傷者上面…

肚腩突出、著住咖啡色格仔恤衫、一頭似係灰白既頭髮…

係…班叔叔?

班叔叔!

班叔叔!

班叔叔倒臥響血灘之中呀!

我忍住激動既心情繼續睇埋落去,又過咗良久,有另一架列車進入月台…

又有?

想做咩呢?

入面有幾個著白色袍既人由列車走左出黎,有啲似醫生又或者係一啲研究既人員。

佢地響果五、六個傷者上面好似做緊一啲檢查,但係檢查完畢之後又冇做任何治療,只係將佢地放返低。

我望住佢地檢查完班叔叔之後,都係果句,雖然明知段片已經係五年前發生既事,但係個心仍然好焦急,而且情不自禁咁揸實拳頭…

救人呀…救人呀!

佢地受左重傷,再唔救會有生命危險架!

就響呢個時候,所有白袍人員都檢查完,然後指示班黑警將果五、六個重傷既傷者搬入架列車度。

包括班叔叔。

可惡,究竟呢架列車會去邊個目的地!?

雖然係搵到線索,但如果唔知道目的地既話,呢條線索又會斷左!

可惡可惡可惡!

可惡呀!!

咦?

我留心返CCTV畫面入面既其中一個人…

個光頭…

個光頭…

垃圾廢物回收工場個劉澤基?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