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

我換上件蜘蛛衣。

蜘蛛俠又出動了。

我貼住廢物垃圾回收工場既外牆慢慢咁爬上去通風口。

既然CCTV入面有出現過劉澤基既身影,呢個地方係唯一既線索。





再加上之前我就係響呢個地方比隻變種蜘蛛咬親,我直覺話比我知呢個地方好古怪,可能真係隱藏左一啲秘密。

通風口是個好地方,除非你要去既目的地係一個密封既地方,如果唔係九成時間總係會連接到通風口。

個垃圾回收工場佔地好大,仲有分室內同室外,我打算先由室內搵起。因為憑上次黎參觀時既記憶,室外好多都係處理垃圾既大型機械同堆填區,唔似會有啲秘密可以隱藏到。

除非係…埋屍。

屌。





亂講野。

*

的確,響一個咁大既建築物入面搵一件唔知存唔存在既秘係一件好困難既事。

而且即使我跟學校黎過參觀,但佢比得我地睇既,都一定係啲好正常既地方,唔係話對搜索冇幫助,但幫助非常有限囉。

好彩既係爬通風口同冷氣槽我唔係第一次。





而且呢個時候我個微電腦就幫到我小小手。

我設計件蜘蛛衣既時候,我有將微型溫度計整埋落去,再接駁落部微電腦度。

呢個時候拜個溫度計所賜,我發覺到有小小唔尋常既地方。

呢個係一個垃圾回收工場,有核廢料處理區同焚化爐等等高溫既設備,溫度係會偏高,呢樣野即使響通風口冷氣槽都感覺到。

但係當我響冷氣槽入面穿梭左一陣,我發覺到幾個唔同既地方都指向一個方向,而果個方向係溫度偏低既,於是我就向果個方向爬過去。

我越爬,就感覺到個溫度越黎越低。

終於,我停左響其中一個通風口上面,向下望去。

唔同其他區域,呢個地方有一幢睇落好厚既白色牆,上面有一扇好大好似升降機門既鋼門。而大門既前面有兩個守衛似的人守住門口,而呢兩條友手上面竟然係拎住把機關槍。





唔尋常…一個垃圾回收工場點解會有人陀槍守住?

要收拾呢兩條友,應該唔難,但問題係我做乜要正面突入?再加上我收拾咗呢兩條友之後都唔見得搵到方法開門,同埋我見個冷氣槽係接駁住鋼門封住果間房既,根本唔需要冒險落去正面衝突。

正當我想冷氣槽繼續向前爬既時候,我既蜘蛛感應突然感覺到危機!

我停低,望住前面既冷氣槽…

危機感黎自果度。

我向住果忽地方射左一撻蜘蛛絲。

啪噠!





燒焦了。

係…高壓電網?

知道咗就簡單了。

我向入小小既冷氣槽瞄準,再射出蜘蛛絲。

啪。

蜘蛛絲只係正常咁痴咗響通風槽入面。

呼,好彩既係入小小既冷氣槽並冇通電。

於是我舉起雙腕上既蛛網發射器射,向入面既冷氣槽射出兩條蜘蛛絲,再將自己凌空扯入去。





呼,冇事。

我由通風口望落去下面,呢間房好大,好似一間實驗室、研究室,而響呢個深夜時份,入面已經冇人做野,只係著左幾盞昏暗既燈,照住成間房。

我輕輕拉起通風口既鐵欄,再將佢放好,唔好發出任何聲響。

然後,我開著眼罩入面既夜視鏡,再慢慢爬出去,痴住呢間「實驗室」既天花板,好輕力咁移動。

我好快就搵到幾個CCTV鏡頭,確認全部都比我搵左出黎之後,我同一時間瞄準,射出蜘蛛絲將啲CCTV鏡頭遮住晒。

然後翻身落地。

我估計呢度既守衛一發現CCTV個鏡頭一被遮,佢地應該好快會派人黎望望,所以我剩低既時間其實唔多。





除左啲研究室枱、實驗枱之外,仲有啲充滿液體,高過一個人既容器,同埋又有啲動物昆蟲既疑似實驗體。

我以我電腦專家既直覺,走到去一部電腦前面,開始hack入去。

我主要係想睇下呢度有冇班叔叔既資料,於是我主力hack入電腦伺服器睇有冇啲關於「柏班」既資料。







竟然…比我搵到!?

班叔叔當日真係被送左黎呢度,而唔係醫院!?

「蜥蜴人計劃…?」我搵到份咁既文件,上面全部係殘體字。

呢份文件,係由一個叫康納斯博士既人同佢既研究團隊所寫既。

入面記載左一個用活生生既人體做既實驗。

當日,黨鐵站入面有六位比黑警襲擊而傷勢極嚴重既傷者,當場被判斷為冇得救,特區政府於是應某國政府駐香港機構既要求,將呢六個傷者轉送去一個以垃圾回收工場做掩飾既生物兵器研究所。

即係呢度!?

而且根據檔案上面既記載,呢度應該唔止第一次用活人黎做實驗!

仲有…「犀牛人計劃」、「電魔計劃」、「禿鷹計劃」、「蜘蛛人計劃」…

五年幾前果場社會運動,傳聞有好多人失踪,竟然有好多人係被運左黎呢個研究所做人體實驗!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