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

班叔叔被逼參與既係「蜥蜴人計劃」。

我一邊留意住四周既情況,一邊繼續瀏覽蜥蜴人計劃既檔案。

雖然我已經響我既微電腦入面備左份,但我呢一刻真係急不及待想細閱入面既內容。







當日果六個重傷垂危既傷者,全部都響無意識既情況之下被逼參呢個「蜥蜴人計劃」。

包括班叔叔在內。

根據康博士既記載,呢六個傷者被送到研究所既時候已經重傷垂危,經評估之後,確定佢地即使即刻接受治療,生還機會都好渺茫,於是佢地就「皇恩浩蕩」咁批准呢六個傷者接受「蜥蜴人計劃」既人體實驗,如果成功既話,佢地就可以以另一個形式生存落去。

以「蜥蜴人」既形式。







唔好講佢地最後接受治療既話救唔救得返,而家咁做根本係剝奪左佢地接受治療既權利…



我繼續睇落去。



響呢六個接受實驗既傷者入面,有五個接受注射激素後死亡。







乜話!

我即刻睇落去,睇下班叔叔到底係唔係果五個死者之一!







有喇。

份檔案記載住唯一既成功實驗體,係一個叫做柏班既老年男性。







即係…

班叔叔真係未死!?

呢個原本應該係一個好令人興奮既消息,但係當班叔叔接受左實驗之後,佢既身體狀況又會係點呢…?



我繼續睇落去。











一陣毛骨悚然既感覺傳遍我全身。

份研究檔案入面紀錄實驗既部份有好多幅相去說明實驗既進展,頭幾幅我都仲認得到係班叔叔既樣,佢就被放左響實驗室既圓柱形容器入面…

但係…

但係…

之後果幾張相,班叔叔既輪廓逐漸模糊,然後慢慢咁比一種爬蟲類既頭取而代之…

冇錯,係蜥蜴既頭。





唔止頭,仲有連原本既手手腳腳都變左蜥蜴既四肢…

最後,連尾都有埋。

變左一隻真正既「蜥蜴人」。



屌,有冇搞錯,係咪痴撚線架!?

我完全唔敢想像呢啲野會發生響我身邊既人身上,仲要係好似我爸爸一樣咁親既班叔叔!

豈有此理!





冇可能會咁架!

而家既情況,咪即係我係搵到班叔叔,但班叔叔已經變左另一個人…唔係,係另一個物種!?

我深呼吸一口氣先,儘量保持冷靜。

我要繼續睇埋落去,睇下有冇多啲資料。







接下來既資料其實主要係測試下蜥蜴人實戰既能力,佔左一大部份。

之後我好快咁繼續睇落去。

呢度寫住…而家蜥蜴人已經初步投入實戰,暫時既主要工作係守衛住呢個以垃圾回收工場做掩飾既研究所。



即係班叔叔就響呢度!?

我再睇落去先,會唔會有解救班叔叔既方法呢?

咦…

等等,呢度寫住血清?

血清…即係解藥?

我即刻集中精神繼續睇落去。

原來「蜥蜴人」響成為完全體之後,會保留住某程度既人類既智慧同記憶,但性格同行為會變得極為殘暴,所以有暴走既可能性。

為左應付呢種情況發生,康博士同佢既團隊研發左一種血清,可以抑制入面既蜥蜴人因子,將蜥蜴人變返人類。



呼,暫時鬆一口氣先。

非常好。

首先要快啲搵支血清出黎。

檔案入面有講到啲血清放響邊,我好輕易就搵到擺血清個雪櫃。

我不疑有詐,好心急就咁打開個雪櫃…

但連開都未開到個雪櫃之際…

突然!

警報聲大作!

似乎係我開雪櫃既時候觸動到警報機關!

頂!

我既經驗始終真係太淺,呢次真係太心急喇!

唔駛等班守衛睇CCTV發現有唔妥,我自己率先觸動咗警報!

我本來想夾硬打開個雪櫃,拎啲血清出黎,但我既蜘蛛感應已經感應到有起碼十個守衛衝緊入黎,已經唔夠時間去打開個雪櫃…

冇辦法,我雙手既蛛網發射器瞄準返我跳落黎果個通風口,射出兩線蜘蛛絲,將自己扯返入冷氣槽入面。

就響我跳返入冷氣槽既同一時間,果度睇落好重既大門亦都同一時間打開,十個揸住機關槍既守衛衝左入黎!

研究室既燈都同時著晒!

駛乜咁誇張呀!?

而十個守衛後面跟住既…

係一隻可以用雙腳行既人型蜥蜴…

蜥蜴人…班叔叔!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