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

我嘗試掙扎…「師父,好撚痛呀!」

「吼!」蜥蜴人怒吼,用嘶啞既聲音問:「你…究竟…係…邊個…黎…呢度…做乜…」

呢個時候十個守衛都衝到埋黎,圍住用槍指住我地。

吾命休矣。





死到臨頭,我唯有搞下gag自娛下:「唔好咁大聲…你個口好臭呀…」

「吼!」蜥蜴人又怒吼:「我…問緊…你野…呀…」

「聽到喇聽到喇…你咁大聲…」我忍住劇痛一邊掙扎一邊答道:「放手先喇不如…你鍊爆左我個頭我就乜都答你唔到架喇…」

如果唔係我比蜘蛛咬完之後身體機能(似乎包括肌肉同骨骼)大幅強化,我而家應該已經爆左頭慘死…

「你…究竟…黎…呢度…做乜野…」蜥蜴人再問…





「嗚…」我痛到發出左輕微既呻吟聲,再用力擠出不在乎既語氣:「你…響變左蜥蜴之後…做乜鬼唔刷牙…你個口好臭呀…」

「班叔叔…」我用力將最後幾粒字擠埋出黎…

蜥蜴人突然好似靜止左咁。

雖然仲係鍊住我個頭,不過力度好似放鬆左小小…

「你叫…我…做咩話…」蜥蜴人用佢嘶啞既聲音問。





「班叔叔…?」班叔叔記得自己個名?「班叔叔!」

「我係…」蜥蜴人語氣好似好疑惑:「我係…柏班…?」

「班叔叔!」我估唔到呢一刻班叔叔好似認得返自己咁,我內心都一陣激動:「我同嬸嬸都好掛住你呀!」

「嬸嬸…?」蜥蜴人好似有小小反應:「梅…?」

「叔叔!」

「叔叔…?」蜥蜴人突然用佢對蜥蜴眼定睛咁望實我:「彼得…?你…係…彼得…?」

「叔叔!你記返起嗱!?」我連語氣都激動起黎!

班叔叔佢…仲保留住蜥蜴化之前既記憶!





「蜥蜴老先生,你還在等些甚麼?快點把這個入侵者交給我們吧!」守衛A似乎察覺到氣氛有啲唔對路,於是對蜥蜴人道。

不過蜥蜴老先生呢個稱呼真係…好娘。

蜥蜴人好似呆左咁郁都唔郁…又或者佢根本冇將守衛A既說話聽入耳。

「蜥蜴老先生?」守衛A又試探性咁問。

「吼!」蜥蜴人突然隨手將我掟埋一面:「走呀!走呀!」然後抱住頭咁踎左響度,然後突然再大吼一聲,攻擊果十個守衛!

「我操!」守衛A發號司令:「開火!開火!」

蜥蜴人冇我動作咁靈活,但係啲子彈打落佢身上就好似不癢不痛咁,而且唔知係咪因為佢身體入面有蜥蜴既基因,所以啲子彈打左落去有傷口都好,啲傷口都好快就癒合。





我比蜥蜴人掟開既時候射出左一發蜘蛛絲,將我向外飄緊既身體稍為緩衝,再落左響地上面。

我望一望果邊蜥蜴人同守衛們既戰況,佢好明顯佔儘上風,有三個守衛已經倒臥響血泊當中,其中兩個心口穿左,另一個就冇左半邊頭。







即使係為左救我,但佢落手實在太殘忍喇…

我一定要將班叔叔由暴戾既蜥蜴人身體之中救返出黎!

於是我射出一發蜘蛛絲,將自己扯到去放血清既雪櫃既位置,再粗暴咁打開個雪櫃,將入面支血清拎出黎!





「走呀…仲留…響度…做乜…快啲走…」蜥蜴人向我怒吼,呢個時候佢因為分心比子彈打爆左成隻右手手掌!

雖然蜥蜴化左既班叔叔有再生能力,但係如果不斷受到攻擊,傷口響再生之前再受傷既話,生命隨時會受到威脅!

我本來想睇下有冇機會即場直接將血清打落蜥蜴人體內,等佢即場回復原狀,再即刻帶佢離開呢個鬼地方。

但而家蜥蜴人處於暴走既狀態之中難以接近,再加上佢同班守衛激戰之中,佢一回復為人類既話即用血肉之軀對住班持槍守衛,咁樣既話響我帶到佢走之前佢已經死左。

之前由錘頭幫手中救走阿關既經驗話比我知,一個人戰鬥同要救住個人戰鬥係完全兩回事。

於是我把心一橫,將心中既血清捉得更緊,向蜥蜴人大叫:「我會返黎架!一定會返黎救你架!」

之後,我地就可以一家團聚,溫溫馨馨咁生活落去。





蜥蜴人冇回應我,但一手又鍊爆左其中一個守衛個頭。

我回頭,向住我落黎果個通風口射出一條蜘蛛絲,將自己扯上去,再沿住原路逃離呢個垃圾處理工場。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