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

返到屋企既時候,梅嬸嬸已經訓左。

我望手中既血清,心中百般滋味,好想叫醒梅嬸嬸同佢講我已經搵到班叔叔!

但係呢一刻冇可能講出口。

大佬呀,我點同梅嬸嬸講得出班叔叔變左隻人型蜥蜴呀!?





我坐左響我部電腦面前,將啱啱響研究室撻返黎既file備份。

究竟個研究所係咩組織設立既呢?政府又參與左其中幾多呢?

如果要對付呢個神秘組織,憑我一個可以做到咩?

唉,無力感好重…

哈,當我得到蜘蛛超能力既時候,我以為自己得到全世界…





但係…當我遇上另一種力量更強既物種(就好似蜥蜴人),又或者遇上一個不知名既神秘組織(研究室背後既組織,甚至乎係政府),我只係一隻冇用既小蜘蛛…

連班叔叔都救唔到…

我可以係乜野?仲敢超級英雄自居?

好無力…

唉,唔理喇,我換左件蜘蛛衫,倒頭就訓。





或者聽晚放學之後,我再去多一次個垃圾回收工場喇。

不過,經過今晚之後,果度既守衛應該會森嚴左好多,即使係我,都唔知可唔可以全身而退,更遑論帶埋班叔叔出黎…

班叔叔…

應該未死呱?

應該走得甩呱?

唉,訓喇訓喇。

聽晚仲有一場大戰。

*





放學後同阿關一齊補習既時間本應係我一日入面最期待既時刻。

不過…

不過…

我個心已經飛左去垃圾回收工場。

已經為今晚既大戰而緊張。

「彼得?」阿關既聲音將我從沉思中拉返黎現實。

「係?」





「你今日好似唔係好集中到精神喎…」阿關一臉關切咁問我:「係咪發生咗啲乜野事?」

「吓?冇呀…」我省手擰頭。

阿關眯埋眼望住我,搖頭道:「唔信。」

「信。」

「唔信。」

「信。」

「唔信。」

「信。」





「唔信。」阿關堅定咁同我講:「你一定係發生咗啲事。」

阿關真係咁了解我?

定係我真係將所以野擺晒響面上?

不過,我都係唔想阿關捲埋入今次事件,所以我再次回答:「冇事。」

「有事。」

「冇事。」

「有事。」





「冇事。」

「有事。」

「真係冇事呀!」我不自覺咁提高左音量。

阿關嚇左一嚇,征征咁望住我,然後開始有小小扁咀:「乜你…真係咁信唔過我咩…咩都唔肯同我講咩…」

Shit。

啱啱既語氣好似太惡…

「呃…唔係…」我低下頭:「對唔住…我唔係咁既意思…sorry…」

「因為…我爸爸係警察?」

我急忙搖頭:「唔係,絕對冇啲咁既事!我只係…」但我再講唔到落去…

沉默。

又係尷尬既沉默。

我唔敢望向阿關,驚一而再,再而三咁比佢睇穿我既諗法…

突然我感覺到手背上傳來一陣溫暖。

我急忙咁抬起頭,發覺係阿關將佢隻手搭咗響我隻手上面。

!?

我有啲愕然,但更加多既係心跳加速…

只聽到阿關用溫柔既語氣道:「彼得,唔好將所有既重擔都放晒響自己肩上。」

我心中流過一陣奇怪既溫暖…

真正開始認識關黛西其實都只係短短兩、三日,但佢就好似住咗響我個心入面咁,我好多諗法佢已經知道晒咁…

「你可能真係一個超級英雄…」阿關柔聲地對我說:「但超級英雄唔一定要一個人自己去面對晒所有野,或者你比我幫你手分擔下喇,好唔好?」

我望住阿關搭住響我手背果隻手,個心仲係跳得好快,呆呆咁出唔到聲…

「呀!」阿關見我呆呆咁望住佢隻手,好似突然意識到有啲唔妥:「Sorry,我…我…唔應該…」即刻收返埋隻手,塊面突然間紅晒,有啲不知所措咁,好可愛。

「阿關,多謝妳。」我道謝。

聽到我咁回答,阿關征左一征,之後好似再冇咁不知所措咁,向我尷尬咁笑一笑:「嗯,咁你肯講比我聽未?」

我點一點頭,開始將尋晚既事情毫無保留咁同阿關講。

我將件事由我夜闖黨鐵控制室開始,再到點樣勇探警署hack走左黨鐵CCTV,CCTV既內容,響垃圾回收工場既經歷,全部一一同阿關講晒。

當然,中間響警署同個大媽傾計果part我冇講到。因為我唔想令阿關覺得我係連大媽都撩既男仔。

唔知點解我會咁相信阿關呢?

或者…我已經將阿關當成係我最親愛既人。

愛情…就係咁樣既?

唔知點解…呢一刻我感覺到自己…真係好鍾意阿關…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