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

阿關靜靜咁聽我講完。

佢一路聽一路皺眉,神色都越聽越凝重。

到我講完之後,佢凝重既神情略為一鬆,呼出一口氣,道:「彼得…你講既野真係令人難以置信。」

我心中一愕,冇諗過阿關竟然唔信我。





「不過唔知點解,」阿關向我堅定地道:「由你講出黎,我就覺得你一定冇講大話,全部都係講真。」頓了一頓,又好肯定地道:「我絕對相信你。」

呀…我太快反應…

阿關,佢話佢相信我…

將我既心情瞬間由地獄拉返上黎。

心中一陣暖流流過。





「唉,我都唔知點做好。」我無力地道:「我打算今晚再去多一次垃圾回收工場,睇下可唔可以搵到叔叔。」

阿關低頭沉思咗一陣,然後向我搖一搖頭,道:「我唔建議你今晚再去。」

我望住阿關,面上露出迷惘既表情。

「三個原因。」阿關向我分析:「首先,經過尋晚發生既事,垃圾回收工場既保安嚴密程度一定會以幾何級數上升,唔好講全身而退,你要再次潛入去而唔比人發現,已經非常困難。」

「我明白。」其實我都知今晚去既話會好危險:「但我冇可能置叔叔既安危不顧。」





「呢個就係我跟住落黎要講既第二個原因。」阿關回答。

「哦?」我好迷惘。

「如果叔叔係有生命危險既話,佢尋晚好大機會已經唔響度,你而家去救佢已經太遲。」阿關繼續分析:「如果佢係安全既,咁即係佢應該已經走甩左,好快會黎搵你同你嬸嬸。」

「吓…但係…我驚叔叔佢…尋晚唔夠打,比人捉返去做實驗…」我依然係好擔心:「我唔可以走咗去唔理佢架…」

「我聽你講既情形,尋日佢其實已經佔晒上風?你走果陣,佢仲要已經將幾個都殺左,又破壞咗唔少既研究設備?」阿關再三確認。

我心中一陣難過…

班叔叔變咗殺人兇手…

我難過地點點頭確認。





「如果我係指揮官,可以趕得切去現場增援,見到咁既情形,權衡利弊之下,最好既決定就係將暴走中既實驗體消滅。」阿關分析:「好過冒住大量人命傷亡同埋喪失研究入面既重要資料既風險,去博一博活捉隻暴走咗實驗體。所以,你叔叔而家好大機會已經定咗生死。」

聽完阿關一席話,我低頭思考。

的確,阿關所分析既好合邏輯。

「至於第三個原因…」阿關打斷左我既思考:「就係你尋晚已經拎到支血清,其實再入去冒險既回報實在太細,而風險又實在太大。」

我點頭同意。

但係…果個係待我如同父親既班叔叔黎架…

我真係可以至佢既安危不顧?





「我明白你會想去救班叔叔。」阿關道:「即使你明知可能徒勞無功都好,你都會想儘下自己既努力,係咪?」

我呆呆地點一點頭。

「但你要諗吓,如果萬一你遇上咩危險,咁梅嬸嬸一個人點算?」阿關道。

我諗咗一諗,搖搖頭:「能力越大,責任越大。梅嬸嬸佢…會明白既。」

「咁我呢…」阿關突然低頭細細聲咁講。

聽到呢句我個心突然又再次跳得好快。

「吓?」我…啱啱有冇聽錯?

「冇野。」阿關塊面好似突然間好紅…





「有野。」

「冇野。」

「有野。」

「冇野。」

「有野。」

「你聽唔到就算。」阿關擰轉頭,唔同我對上視線。

「呃…我…但係…」我嘆咗口氣:「只要有1%機會都好,如果叔叔佢真係未脫離危險既話,咁我就會後悔一世。」





「咁…你可唔可以當為咗我…」阿關用蚊滋咁細聲既聲音同我講:「至少…至少等多幾日先行動?」

但救人如救火呀…

見到我個樣仲係猶豫不決,阿關又道:「請你相信我。」

我望一望阿關既眼神,佢既眼神既堅決又好有信心。

我突然覺得好平靜,覺得佢講既野好有說服力,令人信服。

而且阿關既頭腦一向都好聰明,所以或者佢真係諗到一啲我諗唔到既野,分析到一啲客觀既事實。

同埋,我心底入面其實都覺得,佢啱啱既分析其實好有道理。

「我相信妳。」我道。

阿關鬆左口氣,向我嫣然一笑。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