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

「咁我今晚唔去夜探垃圾回收工場,咪即係冇野好做?」我問。

「咁又未必既。」阿關向我眨眨眼。

「嗯?」我露出咗疑惑既表情。

「我咪話過你可以唔好一個人咩起晒所有責任既。」阿關向我道。





「妳意思係…搵人幫我?」我疑惑:「香港邊有咁多超能力者?」

「唔一定係超能力者先幫到你既。」阿關開始解開我既疑惑:「有冇諗過…搵傳媒記者幫手?」

「傳媒…記者?」我越黎越糊塗了。

「冇錯,傳媒同記者。」阿關繼續解釋:「你保護緊呢個城市既人,而呢個並唔單單係你一個既責任。」

「即係叫記者參戰?」我問。





號角日報記者戰隊大戰巨型蜥蜴?

「用參戰黎形容又好似太誇張…」阿關調皮咁拍一拍我個頭:「但佢地其中一個責任就係去報導真相同揭發一啲社會上被隱藏既壞事同埋啲唔公平既地方。」

我點點頭。

雖然我聽唔明阿關講咩,但好似幾有道理。

「最初既時候,或者未必可以即時對呢個研究所背後既神秘組織造成即時傷害,但係如果社會上比到足夠既壓力政府,佢地一定要調查既。」阿關續道。





我閉目沉思。

雖然阿關講既唔係冇道理,但呢個香港政府咁仆街,會唔會真係肯查呀?

而且…呢個垃圾回收工場更加係大陸政府有份資助,咁香港政府更加唔會徹查。

我打開雙眼,將我既疑慮話比阿關知。

「呢個我都諗過,但其實形勢未必真係咁惡劣。」阿關聽完我疑慮之後回答:「自從五年前既社會事件之後,全世界都一直望緊香港。如果去到完全違反國際法兼危害到全世界人類既話,再加埋呢啲生物兵器,神盾局同復仇者唔會坐視不理。」

去到神盾局、復仇者班超級英雄…

玩到咁大…

不過,如果對方真係響香港研究之後整左隊擁有超能力既軍隊,咁我明白事情既嚴重性。





所以我點頭示意明白。

「如果有傳媒拎得出可靠、可信既證據,證明響香港有個做非法人體實驗既地下研究所,而香港政府明知道都唔查,又或者係查得好求其,到時就會到外國黎查。到時候,對付呢個組織既,就唔係你,而係神盾局、復仇者甚至係全世界。」阿關續道。

我再點點頭,心中同時好佩服阿關。

不愧係年年考全級第一,美貌與智慧並重既女神。

「另外,你除咗拎研究室啲資料之外,果段黨鐵封站之後既月台CCTV你應該仲有keep?」阿關問。

「呢啲野,我又點會唔keep呢?」我回答。

「好。」阿關微笑道:「我地可以將段CCTV交比記者公開。」





「交比記者?」

「冇錯。」阿關點點頭:「鐵路公司同政府都欠香港人一個真相。」

的確係。

香港人需要一個真相。

去還所有受害人一個公道。

「妳講得啱。」我同意阿關既講法:「就交比記者等佢地去報導喇。」

「嗯!」

咦,我突然諗起一個難題…





「但係…我地比邊間報館既記者好?」我其實冇乜閱讀報章既習慣…

「呢層我有個都叫熟悉既記者。」阿關提議:「佢叫做布艾迪先生,響號角日報度做記者,佢所做既報導好多時都係揭露一啲社會上不公既真相,而且佢寫既評論都好獨到,論點一針見血。將啲資料同CCTV片段交比佢,我覺得係一個好選擇。」

號角日報…







咪住,號角日報好鍾意寫臭我架喎!





正確啲黎講,係寫臭蜘蛛俠!

「我記得佢地好似好唔鍾意我,好鍾意將我講到係個壞人咁。」一諗到呢度,我就有小小不忿!

明明我就係守護緊香港架嘛,做乜寫到我十惡不赦咁!

「我諗呢個只係佢地報館老闆詹生既方針。」阿關諗一諗:「不過佢地響香港係擁有最多既讀者,而且布生好出名,佢寫既報導同評論真係好好,所以我依然認為將啲資料交比布生係一個好選擇。」

既然阿關都咁講,咁我唯有點頭同意喇…

可能係見我個樣有啲唔情願,於是阿關開口安慰我:「放心喇,雖然號角日報好鍾意寫衰蜘蛛仔…」

「係蜘蛛俠。」我糾正。

「係喇係喇,你唔好打斷我啦!」阿關又拍一拍我個頭:「號角日報除咗鍾意黑吓你之外,其實佢既報導都勇於揭露社會同政府既黑暗面架!而且我印象中布生寫既報導又好、評論又好,都冇針對過你架!」

「好喇好喇,妳話點就點喇!」我無奈地道。

但係阿關真係犀利,連咁猛料既記者都識既。

於是我好奇地問:「係呢,點解妳會識到呢位布生既?」

「我之前代表過學校參加過校園小記者徵文報導比賽,佢就係評判之一!」阿關突然講到眉飛色舞:「果陣佢睇完我篇報導作品之後,話我好有潛質,仲同我分享佢既睇法!就算係完咗比賽之後,佢都有約我出黎,分享吓佢對時事既睇法,仲會免費幫我批改作文添!我而家希望讀好啲書,等畢業之後可以好似布生咁做個好記者…」

見到阿關滔滔不絕咁講呢一位布艾迪,提起佢就好開心個樣,唔知點解我心入面就好似乸住乸住咁…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