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

我一路聽阿關講有關布艾迪既事,心入面唔係幾有味道…

或者係我冇出聲太耐,又或者我真係將我既感覺寫晒響我塊面上,阿關好似突然察覺到我有啲唔對路咁,於是向我伸一伸脷,道:「對唔住,好似掛住講佢啲野添!」

諗起阿關一提起布艾迪就眉飛色舞個樣,我個心就唔舒服。

「彼得,你冇事吖嘛?」見我冇回應,阿關帶點關切既語氣問我。





「冇…冇…」我唔知點解,不能自控地用垂頭喪氣既語氣回答。

諗起阿關啱啱仲掂住我隻手,就好似發緊夢咁,而而家就係夢醒既時候。

「你突然粒聲都唔出既?」阿關好似突然明白咁:「你仲係擔心佢會寫衰你?放心,以我識既佢,佢一定會公正咁報導件事出黎架!」

我…其實唔係諗緊呢樣野…











我決定鼓起勇氣問阿關一個問題。

「係呢…」我問,語氣中透出小小苦澀:「妳識咗呢個…布先生好耐?」

「一年幾左右喇。」阿關望住我,表情變得有啲微妙:「但係睇咗佢既作品就小學已經開始睇喇。」





即係…由細已經好瞳景既…偶像?

「即係…即係…佢係對妳一個好重要既人?」我唔知痴咗乜野線,竟然有勇氣問出呢個問題。

問咗之後我先發覺得到,自己塊面…好似紅晒…

「重要既人?」阿關塊面突然間都變到有啲紅,定睛咁望住我:「佢係影響咗我好多,都令我好想去做一個記者…但係…但係…」

突然間阿關又沉默咗,移開咗佢既視線:「就只係咁多…」突然又dup低頭,問:「你係咪誤會咗啲咩?」

「誤會…」我個心突然突突一跳,然後尷尬咁笑:「冇呀,冇呀!」

「有。」

「冇。」





「有。」

「冇。」

「有。」

「冇。」

「你呷醋!」

「冇!」

「有!」





「冇!」

「有!」

「冇!」

「有!」

「係喇係喇,我有呷醋喇!」

阿關定睛咁望住我,我又定睛咁望住佢。

我地突然好有默契咁相視大笑。

彷彿,大家好似互相明白咗小小野咁。





係…大家既…心意…?

「講返正經野先。」阿關拎出佢部手機㩒㩒㩒:「我諗我比佢個email你先喇,因為呢個係公開既聯絡資料,如果我直接比佢個電話號碼你好似好怪咁。冇理由蜘蛛俠會有個記者既手提電話架嘛。」

「唔該。」我都拎部手機出黎。

「我WhatsApp你?」

「嗯。」

總覺得…

經過今日既補習之後,我同阿關既距離,好似響短時間之內縮短咗好多…





*

估唔到既係,我用蜘蛛俠既身份用email一聯絡到布艾迪,將CCTV同埋垃圾回收工場地下研究所呢兩件事一講出黎,佢唔駛十分鐘已經回覆我電郵,想今晚即時約出黎見面。

都好,早啲採取行動,去對付果個似乎有政府響背後支持既研究所並唔係乜野壞事。

所以我都即刻換咗件蜘蛛戰衣出發。

為咗安全起見,今次既會面我地選擇咗響一個偏遠既郊野公園進行。

對於我黎講就冇問題既,雖然附近冇高樓大廈,但係街道連綿不絕既燈柱,為我提供咗周圍fing既用具。

至於布艾迪,我就唔知佢用乜野方法夜媽媽去郊野公園喇,但佢身為一個出色既記者,應該都有車黎代步既。

我比約定時間提早咗半個鐘已經到達約定既地點,踎咗響條燈柱上面。

我留低咗個太空卡電話號碼比佢,叫佢如果到時搵唔到我就打比我。

既然提早咗到達,我又冇乜特別事做,就拎部電話出黎玩。

得閒click返湯普深比班紋身大隻佬圍毆既片黎無限loop又真係幾過癮。

等等下,終於見到有個大約三十幾歲,著住白色Polo Shirt,牛仔褲既中年男人行緊過黎,企咗響個郊野公園專用既電話亭隔離。

呢個就係我地約定既地方。

我望一望眼罩個mon入面個鐘,布艾迪都早咗十五分鐘到。

布艾迪望一望自己隻手錶,之後就響個電話亭附近四圍望,睇下我幾時會出現。

我心下覺得好笑,心諗你又前前後後左左右右都望晒,係唔望上面都有既。

於是我慢慢將個身倒吊落去,響佢旁邊停低,然後拍拍布艾迪既膞頭,輕快地道:「你係咪搵緊我?」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