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

失驚無神比由條燈柱倒吊落黎既蜘蛛俠拍一下膊頭,連身經百戰既布艾迪都比我嚇咗一嚇,不過隨即鎮定落黎,淡定地道:「真係你。」

我打個筋斗跳落黎,落咗響佢身邊,道:「當然喇,唔係你以為係邊個?你媽咪?」

「哈哈!」布艾迪豪邁一笑:「同傳聞中既蜘蛛仔一樣咁寸寸貢喎!」

「係蜘蛛俠。」我糾正佢。





「哈哈,你真係有趣!」布艾迪又豪邁一笑。

哼,我先唔有趣。

「唔怪得知我個女咁鍾意你!」布艾迪笑住續道。

咦?

阿女?





「大叔你結咗婚?」我帶住小小吃驚既語氣問:「仲有個女?」

「哈哈!好奇咩?」我發覺布艾迪真係好鍾意笑:「我廿幾歲就結咗婚架喇!」說著show一show左手無名指上面既結婚戒指。

唔知點解,我竟然有鬆一口氣既感覺。

「估唔到你會信我個電郵,仲肯出黎,唔驚係一個陷阱黎咩?」我問:「記者成日得罪人架喎!」

而且你又唔似我咁,你都冇超能力…





「如果乜都驚既話,咁我就冇可能報導到咁多驚人既事實出黎。」布艾迪好成熟咁微微一笑:「由我第一日做記者我就已經決定左,幾危險都好,一定要將真相報導出黎。」頓了一頓又道:「縱使…真相有時要付出代價…」

望住布艾迪,呢一刻又真係覺得…佢真係…幾有男子氣概…

「係呢,你所講既CCTV片段同埋垃圾回收工場既資料呢?」布艾迪已經急不及待咁問我拎資料。

佢睇黎真係一個急於做正事既人,希望我冇信錯人。

不過唔驚,阿關係唔會睇錯人既。

我將隻裝住左CCTV片段同埋響研究所度hack返黎既資料既手指交左比布艾迪:「希望你可以報導成件事出黎。」

布艾迪接過隻手指既時候個樣變得好凝重,點點頭咁回答:「呢層當然。」

既然啲資料都交接完成,我都無謂再逗留,於是我舉起手瞄準條燈柱,準備射出蜘蛛絲離開呢個郊野公園。





「多謝你相信我喎,蜘蛛仔。」布艾迪突然向我道謝:「號角日報成日寫衰你都仲咁信我。」

我冇理由同佢講其實我都唔係咁想比你,但係阿關向我強烈推薦所以我先將啲咁重要既資料交比你架嘛。

我一條死仔都唔知點應佢好,所以最好既方法就係…

唔應佢。

我頭也不回咁向後揚一揚手道別,再射出蜘蛛絲,離開郊野公園。

*

「布生篇野又真係幾快手…」我響放學後既二人補習時間,一路loop手機一路講:「正常消化晒咁多野再寫篇有說服力既報導都要用唔少時間…」





「係咪呀,我都話我冇介紹錯人架喇!」阿關好得戚咁笑一笑。

「係喇係喇。」但唔知點解,見到阿關笑住咁讚布艾迪,我都係唔鍾意:「佢最威喇!」

就算布艾迪結左婚都係咁話。

同埋啲資料係我冒生命危險拎架嘛。

「啲資料我搵命搏返黎架…」我忍唔住低住頭咁喃喃自語。

雖然我講得細細聲,但阿關似乎都聽到,佢忽然用佢雙手將我個頭抬高對住佢,溫柔地道:「我都冇話過你冇幫手…你冒住生命危險先拎到啲資料,我知架。」

頓了一頓,又道:「我知你好勇敢,就好似…好似…果晚響公園度救我咁樣…」

我感覺到自己塊面紅左。





「而且…果晚仲令到你因為救我而受傷…」阿關講下講下,都低下左頭,好似有啲怕醜咁:「我真係…唔知點多謝你好…」

我冇出聲…

正確啲黎講,係響呢個情境之下,我緊張到出唔到聲…

我feel到自己個心噗噗咁跳…

除左緊張,仲有開心、甜蜜…

見我唔出聲,阿關再次抬高頭望住我…

四目相交…





個心跳得越黎越快…

我情不自禁咁將個頭哄前…

阿關見我哄前左個頭,佢塊面刷地即刻紅晒…

咦…

我…會唔會太過急進呢…?

不過…就響呢個時候…阿關佢…突然間都合埋眼睛,慢慢咁將個頭哄埋黎…

塊面仲…越黎越紅…

咁即係…代表…?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