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

MJ呢個舉動雖然令我感動,但其實反而令我冇辦法同變左蜥蜴人既班叔叔展開真誠對話…

「酒呀!」我對住MJ大叫!

「要走一齊走!」MJ係都唔走!

「我唔拖得幾耐架咋,妳走到好過我地一鑊熟!」妳仲留響度就真係一鑊熟喇!





「但係…」

呢個時候,一個意想唔到既人影響門口出現,而且拉走左MJ…

係阿關!?

「關?」我大叫:「妳地快啲離開呀!」

「彼得,華同學就交比我喇!」阿關講完之後順手將我個書包拋入黎,不過佢唔夠大力,落地既位置同我有啲遠:「仲有,你個書包呀!」入面有我件蜘蛛衣響入面!





雖然唔可以即時提高戰力,但入面部微電腦對我既戰鬥都好有幫助。

阿關一路拉住MJ一路同我講:「小心,唔好有事呀!」

我對住阿關比出一個OK既手勢。

「唔走呀!」話雖如此,MJ終究都響不情願既情況之下比阿關半拉半扯咁拉走左。

始終佢唔同阿關知道我有超能力,亦唔知蜥蜴人其實係班叔叔。





我右手射出蜘蛛絲,將個書包扯過黎,之後擰返轉頭望住蜥蜴人:「Hi,叔叔!」

蜥蜴人望住我唔出聲,良久先道:「彼得…你…咁…大個…仔喇…」

係喎,上次響垃圾回收工場相遇既時候,我係以蜘蛛俠既樣示人,班叔叔都冇見過我個樣…

我就長大左喇,但叔叔反而變左蜥蜴人咁既樣…再諗起呢五年佢受既苦…我心入面一酸,覺得好難受…

不過,呢段日子將會結束架喇!

因為我已經響果個地下研究所入面偷到支血清!

我掩蓋住心中既激動,對住蜥蜴人打起精神,微笑道:「係呀,叔叔,我地…真係好耐冇見喇!」

蜥蜴人冇咩動作,淨係望住我…似乎並冇出手既打算。





我再望一望周圍被破壞既櫃、枱枱凳凳咁,但始終冇一條屍體,睇黎蜥蜴化雖然令到班叔叔變得暴戾,但始終冇抹殺左佢既本性…

對住我,似乎佢並冇出手既打算。

於是我開口:「我上次拎到枝血清。」

蜥蜴人好似震左一震,但冇出聲。

「快啲跟我返屋企,我幫你用左佢,咁你就可以變返做班叔叔喇!」我繼續道。

蜥蜴人依然冇出聲,企左響度望住我。

雖然好衰,但老實講,比個咁核突既蜥蜴頭望住其實都幾令人唔舒服。





我等左一陣,蜥蜴人都係冇回應。



咩事?

「叔叔?」我試探性咁問。

蜥蜴人突然輕輕咁搖一搖頭。

吓?

「叔叔,用左啲血清你就可以好似以前咁再同我仲有嬸嬸一齊開開心心咁生活落去!」我急道:「快啲跟我返屋企喇!」

「唔…會…用…」蜥蜴人逐粒逐粒字咁吐出黎:「我…要…力量!我…要報…仇!」





吓?

「我…要…殺晒…佢地!!」蜥蜴人突然怒吼!

「叔叔,冷靜啲!」我叫道:「有乜野想做都好,打左支血清先再講喇!」

「唔…打…」蜥蜴人怒道:「我要…力…量…」

然後突然定睛咁望住我:「彼得…我…要…你既…力…量…」

吓!?

莫非呢個先係你怒闖我間中學既目標?





「但…殺人?」我呆左一呆,冇諗過我自細敬重既班叔叔竟然會要求我去殺人,仲要係幫佢手殺…

「殺晒…研究…所…既…人員…」蜥蜴人怒吼:「殺…晒班…黑警…!!」

呢啲都係因為果個仆街實驗先會令到班叔叔性情大變!

等我仲話班叔叔本性冇變…







唔係,班叔叔既本性一定係冇變既!

我要做既只係喚返醒佢!

「叔叔!」我儘我努力:「呢啲野等其他人去做喇!你返黎我同嬸嬸身邊喇!」

「其…他人?」蜥蜴人打個哈哈:「仲…有…邊個…會…做?」

我冇辦法回答呢個問題。

因為我真係諗唔到有咩人會咁做。

「彼…得呀…」蜥蜴人再問:「得到…過…力量…之…後…你…就唔…會想…再…失去…呢…種力…量…」

中學雞既我其實好enjoy呢種有力量既英雄感覺,所以我答唔出否定班叔叔既說話。

「只…有…力量…先至…係…一切…」蜥蜴人道:「只要…有…力…量…先可以…支…配一…切…」

「但有力量唔代表可以周圍破壞,唔代表可以亂咁殺人!」我終於諗到點樣反駁。

「殺…人…?」蜥蜴人發出一個好令人心寒既哈哈笑聲:「比我…殺…既…人都…係罪…有…應得…」

「以前入侵研究所既人都係罪有應得?」我問。

蜥蜴人意味深長咁望住我:「冇…殺過…你…係…第一…個…入侵…者…」

原來我係第一個入侵者?

不過個研究所咁隱蔽,冇人懷疑都正常既。

「你…既…能力…有…目共…睹…所以…我…要…你既…力…量…幫手…」蜥蜴人續道。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