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二

「咁你要應我先得架!」我一邊避開蜥蜴人既反擊,一邊回答:「你唔應我,咁我唯有繼續問喇!」

今次呢一避我就跳返落地。

蜥蜴人跟住我落地。

我啲拳腳攻擊對於普通人黎講可能好大好大力,但對蜥蜴人黎講竟然好似不值一提。





佢啲皮膚係裝甲黎架?

不過我既主要目的唔係要傷害佢,只要制服到佢我就算贏。

而我其中一個既長處就係靈活,所以我既策略係儘量引蜥蜴人出手,再伺機用蜘蛛絲制服佢。

蜥蜴人一路出手,禮堂入面有啲獎盃既展示櫃都比佢既攻擊整爛晒。

展示櫃…





唔…我有個戰術…

「哎呀,啲獎盃爛晒喇!」我隨手射出一條蜘蛛絲將其中一個獎盃痴住,再將個獎盃掟向蜥蜴人:「你睇下呢個學界發明比賽冠軍我拎架!」係我拎架,所以我咪拎黎掟你囉!

「唔…好再…咁…多…廢…話…!」蜥蜴人側身避開左,向我正面衝過黎。

我向後再跳,跳到幾個獎盃展示櫃附近,順便應道:「唔係廢話黎架,整爛啲獎盃校長會嬲架!」再引佢過黎。

佢真係衝過黎,而且擺出飛撲既攻擊姿勢。





係時候!我就趁呢個機會對住佢雙眼射出蜘蛛絲。

蜥蜴人冷不防我有呢一著,雙眼比我既蜘蛛絲纏住,失去視線既佢呢一下飛撲自然落空,比我輕輕鬆鬆鄧梓峰就避開左,而且佢仲跌左響地上面。

我向住佢既四肢射出無數發蜘蛛絲。一條蜘蛛絲射落去本來係冇乜威力,但當無數既蜘蛛絲射落去既時候,由於本身蜘蛛絲既韌力本身已經好強勁,加上射出既數量,成功將蜥蜴人既四肢暫時固定響地上面。

我再向後跳幾步,再將蜘蛛絲射向旁邊既兩個展示櫃,然後大力將個櫃扯落黎,將兩個展示櫃壓住蜥蜴人。

「哎呀!點算呀!整爛個櫃喇整爛個櫃喇!」我順便響度鳩叫。

將兩個展示櫃壓住蜥蜴人之後,我仲驚唔夠,再向兩個展示櫃射出蜘蛛絲將佢地固定響地上面。

搞掂。

「呼!」我打個後空翻:「我係咪叫做贏左呀?」





「吼…」櫃底傳出蜥蜴人既低嘶聲…

「好喇,真係跟我返屋企喇。」呢個真係我既心聲:「打返支血清,好快我地就可以回復返以前既生活…」

「㗅…」櫃底仍然傳黎低嘶聲…

「叔叔…?」

兩個展示櫃突然有小小震。

唔L係呱?

我下意識再向後跳多兩下筋斗移開距離再出戰鬥姿勢。





兩個展示櫃突然爆開!

蜥蜴人掙脫左蜘蛛網既纏繞,再一次企響我面前。

又…唔L係呱!?

蜥蜴人既力量比我想像中更強!

「嘩,你咁都出到黎,真係犀利!」我對住蜥蜴人讚嘆。

「未…完…!」蜥蜴人大吼!

唉,又要再打過…

「係喇,係喇。再打過喇,再打過喇…」我keep住個戰鬥姿勢:「COME ON!」





「吼!」

第二回合…開始!

正當我咁諗既時候…

我既蜘蛛感應感覺到有一大班人衝緊上黎!

應該唔會係我啲同學…

唯一合理既推斷,就係黑警甚至乎係研究所班人收到消息趕過黎!

「有人!」我大聲叫道,想提醒蜥蜴人:「閃先!」





我先唔想同時對付黑警同埋蜥蜴人…

我準備射出蜘蛛絲將自己扯走既時候,見到蜥蜴人望住禮堂大門,雙眼仲好似好憤怒…

「走喇,仲望!」我向蜥蜴人叫道。

「哼…」蜥蜴人留低左句不滿既哼聲,就成個人撞爆禮堂旁邊既牆走左去…

撞爆牆…

如果響戰鬥入面比佢撞中都幾係野…

就係咁,我同蜥蜴人既呢場打賭,就咁不了了之…

不過佢如果想搵我幫手報仇既話,一定會再黎搵我,到時只要我隨身帶備支血清,就可以響戰鬥既時候趁機打落蜥蜴人身上,令佢變返班叔叔。

咁佢既性格都一定會變返返黎。

我係咁樣相信的。

我順手拎起自己個書包,再射出蜘蛛絲將自己扯上禮堂既天花板,再揭開個假天花匿響上面…

我一邊伺機逃走,一邊慢慢觀察下面既形勢…

衝入黎既黑警,全副重型武裝,應該係飛虎隊又或者飛虎隊啲friend…

不過帶頭既…

係著住白色研究袍既劉澤基!?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