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四

「果隻人形蜥蜴係叔叔黎。」我望一望周圍,確定冇其他同學可以偷聽到我既說話,再向阿關說道:「而妳之前既推測都係啱既,佢係特登黎搵我。」

然後我頓了一頓,又問:「其實…妳又會咁叻估到佢會黎搵我或者嬸嬸既?」

「我都係推測…如果照你講既,佢恢復左部份意識同記憶,而你同你嬸嬸又係佢響呢個世界上唯一既親人,而你又有超能力同唔驚佢,咁佢出到黎好大機會會搵機會搵返你地既。」阿關分析道。

其實聽落係一個好合理既推理。





不愧係阿關。

「不過,叔叔佢雖然暴戾化左,但佢並冇真係傷害過啲同學。」我道:「妳睇,全部同學仔都係自己扭傷,或者逃走果陣撞親。」

阿關點點頭:「我都留意到。或者佢…叔叔既本性都開始慢慢恢復…」

我都希望係,不過…「我都係覺得要打左血清先有用。」

「係呢,佢走之前有冇同你講過啲咩?」阿關問。





「有呀。」我回憶起班叔叔既要求:「佢想我幫佢手…」

「幫手?」

「係…殺晒啲研究員同警察…」我嘆左一口氣:「所以妳話佢本性係咪真係恢復緊呢…」

「咁你點答佢?」

於是我將啱啱發生既事全部講比阿關聽。





阿關聽完之後,低頭諗左陣…

「彼得,你叔叔知唔知你嬸嬸響邊度做野?」阿關問。

係喎!

叔叔可能會去搵嬸嬸架喎!

點解我諗唔到既!

我嚇左一嚇!

咦?

不過…





「我諗暫時唔駛擔心住既,嬸嬸做外判清潔既工作,佢返工之前都唔會知自己去邊度做野。」我回答。

「咁都好啲…不過我覺得你最好都係返屋企先。」阿關繼續低頭思考:「雖然可能已經遲左…」

「咩意思?」我唔係好明。

「叔叔失踪果陣讀你幾年班?」阿關問。

「小學五年級…」我有啲疑惑:「關事?」

「咁佢點知你而家讀邊間中學?」阿關答。

噢,真係一言驚醒洛克人!





「佢今日黎之前一定查過你同嬸嬸響邊度返工同返學。」阿關望住一臉驚愕既我道:「最大既可能性就係佢返左屋企,從屋企既文件知道左你而家響邊度讀書…而響你嬸嬸同你之間揀左搵左你先可能係因為想搵你幫手報仇先,又或者係佢都唔知嬸嬸而家究竟響邊度返緊工。」

不愧係讀書全級第一既阿關…分析得頭頭是道。

「我要返去睇下先。」我想返去睇下屋企變成點。

同埋最緊要係支血清仲響唔響度。

「小心。」阿關對我關切地道。

「嗯。」

我講完之後有啲心急咁走,不過行左幾步我就諗起同MJ既約定。

唔理喇,嬸嬸緊要。





最多今晚send個message同佢道歉喇。

*

不出阿關所料。

雖然我返到屋企門口既時候,度大門仲係完好無缺,但係我一打開門既時候就知道蜥蜴人已經黎過。

屋入面既傢俬、衣櫃、書櫃,所有野都凌亂不堪。

成地都係文件、雜物。

但窗又完好無缺。





我有啲奇怪,究竟佢響邊度入黎?

不過呢個時候我都唔理得咁多了,第一件事就係要衝入廚房,睇下支雪櫃支血清仲響唔響度。

我將支血清放左落個食物盒度,唔打開個盒都唔知係咩黎。

我好緊張咁拎左個盒出黎,打開。

呼…

好彩仲響度。

蜥蜴人應該係黎搵我決鬥之前黎既,並唔知我拎左枝血清諗住幫佢打,所以支血清先仲可以完完整整咁響雪櫃度。

我放返支血清落雪櫃之後,好快速咁檢查下屋企有冇野唔見左。

似乎冇。

蜥蜴人黎應該係想搵我同梅嬸嬸先,而當佢唔見我地既時候,自然會想去我地返工返學既地方搵我地,所以佢先會周圍搵啲文件睇下有冇相關資料。

而佢之所以知我讀邊間學校,應該就係因為搵到我既入學文件吧。

另外,其實我想講…由我一入屋果下已經聞到有陣異味…係由廁所傳出黎。

於是,我小心翼翼咁走入廁所,發覺坐廁連屎渠成個爆左…道牆穿左個大窿…條外牆加埋條屎渠爆開左。

我向下望落去,見到地下有個渠蓋,似乎蜥蜴人係由下水道上黎。由於屎渠個位比較隱蔽,所以佢先選擇沿住條屎渠爆入黎吧。

唉。咁我點去廁所?

我坐低響疏化,打比嬸嬸,話佢知屋企個廁所連牆唔知做乜鬼爆左。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