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

我響等梅嬸嬸返到黎之前其實有換過蜘蛛衣落下水道調查過一下,但結果一無所獲,所以唯有返屋企坐住等梅嬸嬸返黎。

呢個時候,我都拎部電話出黎打比阿關,同佢講返個情況。

「妳覺得…叔叔今日之內仲會唔會過黎?」我問阿關。

因為阿關既推理能力真係不得了。





「我認為佢短時間之內都唔會搵你地住。」阿關分析:「發生今日呢件事之前,對面都仲可能會低調處理件事,咁就會比左個空間叔叔去行動。但今日搞到咁大件事,佢地隨時會聯同埋政府大規模搜索,儘早免除後患。」

「妳覺得政府參與其中?」

「嗯…正如之前咁分析,由研究所既建設、到今日你話果個劉澤基都在場聯同一班警察去對付你叔叔黎睇,我覺得呢個機會好大。」阿關續道:「所以呢個情況底下,我認為你叔叔唔大機會響短時間之內再搵你地。」

「嗯…」我諗一諗:「我要早佢地一步搵到叔叔。」

「我明白你既心情…」阿關道:「所以…雖然我好擔心你…但我唔會阻止你…」





聽到阿關話擔心我,我心入面流過一陣暖流。

根據阿關既分析,由蜥蜴既習性,同蜥蜴人會由渠底再沿住屎渠爆入我屋企黎睇,可能佢而家棲息既地方就係下水道。

之後我換左蜘蛛衣落去再調查既時候,有再擴大個調查範圍,不過依然一無所獲。

再者,屋企發生咁大壇野,我唔可以離開屋企太耐,所以調查左好短時間就返左屋企沖個涼換件衫等梅嬸嬸返黎。

響爆屎渠爆左,一大陣異味既情況下沖涼,都真係別有一番風味…





沖完個涼,我攤左響疏化,望一望個電話…

有十幾個WhatsApp…

同幾個未接來電…

唔駛問都知全部都係MJ…

入面全部都係鬧我放佢飛機既messages…

哎,經過今日既經歷,其實我已經好攰,而且仲要諗一陣點同梅嬸嬸講返件事…真係好煩…所以我完全冇意慾去回覆MJ既訊息…

大姐呀,一次半次唔同妳一齊放學啫,唔駛發咁脾氣send咁多個messages比我下嘛?

之後大把機會喇!





我隨手將部手機掉開,攤響疏化上面休息…

*

雖然之前有響電話報定案,但梅嬸嬸一返到黎見到個爆左既牆同屎渠,爭啲嚇到暈左,仲響度問我知唔知點解會咁。

我就唯有答唔知喇,唔通同梅嬸嬸講班叔叔返過黎,仲變左隻蜥蜴撞爆屎渠入黎咩。

至於啲散落一地既文件、傢俬等等,我地就唯有兩個人執返好喇。

我地一路執一路點算,都冇唔見左啲乜野。

雖然個破壞程度好嚴重,不過梅嬸嬸都冇諗過報警。一來而家香港普遍既市民都唔再信黑警、二來我地又冇財物上既損失,所以就咁算數。





麻煩就麻煩在點修理道廁所牆同屎渠啫…去廁所要問鄰居借…

由於我地住緊公屋,所以梅嬸嬸即時打電話通知房署。但係即使我地既個案屬於緊急維修,由於時間太夜,所以最快都要聽日先可以上到黎維修。

唔經唔覺,已經到左十一點幾,今日經歷左實在唔少,所以我決定偷一下懶唔出去巡邏,哈哈~

等我上下網,睇下野先~

不過首要做既事,係覆返MJ先…

「喂,大明星,唔好意思,屋企有急事,所以掉低左妳走左添!」我send左個message比MJ。

藍剔。

但冇覆。





見佢今日放學之後係咁用WhatsApp轟炸我放佢飛機,仲諗住佢會好快應機添。

「我知妳睇到既!做咩唔覆(笑喊)」我再send多個WhatsApp比MJ。

又藍剔。

但一樣係冇回覆。

唔…

我諗佢可能唔信我,以為我搵藉口…

於是我走左去浴室,將個損壞情況影左張相比MJ睇。





上面既caption係:「嗱,真係冇呃妳架。道牆同個坐廁唔知做乜突然穿左個大窿(笑喊)」

藍剔。

Send完幅相冇幾耐,部電話終於響起黎,我望一望個來電顯示,係MJ。

哈哈,終於捨得打黎喇咩?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