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

我嚇到即刻放手!

「衰人!衰人!衰人!」MJ打左我心口幾下:「你捉到我好似尋日咁好痛呀!」

「Sorry,Sorry。」我即刻瘋狂道歉:「我都唔知自己咁大力,唔好嬲喇。我地而家去食飯喇。」

「唔去呀!」MJ望住我:「你根本都冇心同我食飯!又遲左個半鐘,仲要著到咁,著住對人字拖,仲要成身臭味!」





「吓…妳住我隔離座…咁我一身街坊Look著住人字拖都冇乜問題啫…」MJ住我隔離,不嬲都係咁架喇…

「你同關黛西出去食飯又會唔會咁著呀!」MJ問。

「呃…」做咩提起阿關?「咁點同呢?妳係我鄰居黎架嘛…住咁近又成日都見…」

不過我望一望MJ,佢又好似真係有悉心打扮過,仲化左個淡妝…

「咦…妳…化左妝?」我發現到呢樣野,忍唔住問。





「係呀!我一陣間仲要去排戲架!所以而家係我唔得閒同你食呀!」MJ發脾氣。

「排戲…?」我疑惑:「妳唔係話…今日唔駛返學架咩?」

「聽日就係個戲劇比賽喇!個比賽唔會因為遷就我地而改期架!」MJ道:「所以我地點都要排戲架!」

呀,我都唔記得左聽日就係星期六,係佢地比賽既日子添!

MJ說著說著,由佢個手袋仔拎左兩張飛出黎:「本來我諗住食飯果陣交比你,邀請你同梅嬸嬸過黎睇。」之後將果兩張飛掟落我度:「你鍾意黎就黎,唔黎就唔黎喇!」





然後轉身準備離去。

我見狀諗住行上去追佢。

「我而家去排戲呀!你唔好跟住黎!」MJ唔比我跟住佢。

佢都講到咁,我唯有停下腳步,默默咁目送佢離開…

*

我求其買左個飯就返屋企沖個涼同食飯。

唉,真係女人心,海底針…

我係遲到同著得hea左小小啫,唔駛嬲成咁下嘛?





我仲要尋日都叫做救左佢…算係佢既救命恩人黎架嘛!

呢幾日佢做乜野呢?點解好似發多左脾氣咁架!









唔通係M到?





一定係嘞!女仔響一個月總係會有幾日為左呢樣野而煩惱既!

等我search下M到應該點先!

好似話飲熱飲有助舒緩M到症狀,等我一陣搜索完,佢又排完戲,買杯熱朱古力比佢降下火先!

就咁話喇!

就響我search得興起既時候,突然間電話響。

我望下個來電顯示,係阿關。

女神!

即刻狗衝過去接電話先!





「阿關?」我接電話。

「彼得,有冇睇新聞?」阿關問。

「新聞?」我響電話另一邊搖搖頭:「冇呀,尋日全日都響度搞緊同調查緊關於叔叔既事,搞到好晏,我都係啱啱起身冇耐。」

「布生個報導出左之後,出現左好大既迴響,尋晚都好多人去左政總度示威抗議,到而家都未散!」阿關道。

「咁大件事?」我如夢初醒:「而家咩情況?」

「尋日啲警察射左催淚彈同水炮車,啲示威者徹左小小,但今日又聚返。」阿關道:「今日唔駛返學,我同幾個同學都會去現場幫手。」

公民覺醒,其實好多學生初中已經留意時事。





「好危險架,班黑警痴線架。」

「嗯…」我諗其實阿關都好矛盾,畢竟佢爸爸都係黑警。

「我陪埋妳一齊去喇!」搜索蜥蜴人既事,就暫停一陣吧…

「嘻,我就係等緊你呢句!」唔知點解我可以想像得到阿關響電話對面甜甜地笑…

「係咩…」我有啲難為情咁回答,不過實際上我既表情應該都係含春地笑吧…

之後我地就約好左時間同地點…

*

蜘蛛俠梗係鳩fing過去喇。

我去到現場附近先搵個位換返件去街衫,再將件蜘蛛衣同其他裝備放響背囊度。

順帶一提,為左不時之需,我今日出黎既時候有帶埋支血清。

我地約左響附近既一個Office連商場既入口等,不過我去到既時候已經極多人,有大人、有學生,有啲已經湧緊去政總既方向,大家既表情都好嚴肅,甚至有啲緊張。

我睇返新聞,其實黑警尋日既驅散行動並冇令大家市民退縮,係撤左小小,不過今日大家又有唔少人罷工罷課重新加入戰團。

我響度東張西望,然後終於見到阿關同其他同學了。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