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

「阿關!」我向阿關既方向大叫。

由於現場既人比較多,所以佢地企左響某商場既角落等我。

「彼得,你終於黎到!」阿關露出甜美既笑容,向我招招手。

我行到過去,其實佢地加埋我都係得四個人,其中一個係肥尼。





見到佢望住阿關既眼神,我敢肯定佢有不軌既企圖!

呢個同樣身為女神厹既直覺!

咦,我仲算唔算厹呢…我最近好似升左呢了…

而另一個女仔不妨稱佢為關友A(阿關既朋友A)。

不過呢個關友A…





「點解要搵埋柏彼得?」關友A好似有啲不滿咁問,完全無視我既存在:「佢係敖哈利既好朋友黎,而敖哈利既爸爸係政府既高官!死狗官!」

阿關老豆夠係黑警添喇…無限上綱上線…

「唔好咁喇。」阿關為我護航:「多一個同路人唔好咩?」

「係呀,我同你地一樣,睇班黑警唔順眼好耐…」我諗了一諗,決定講埋叔叔件事出黎:「我叔叔響五年前果單黑警封鎖黨鐵站事件入面,係其中一名失踪者…」

「咁…」





「大家冇意見喇?」阿關問:「唔好未出發,先響度同路人互鬥。」

「邊有互鬥啫…」我喃喃自語:「佢鬥我咋嘛…」

關友A應該聽到,睥住我。

「好喇,彼得。」阿關望一望我。

我聳聳肩。

「我…冇…意見…」肥宅毒尼係冇意見既。

「咁行喇。」阿關帶上口罩,我地其他人見狀都跟住做。

「係呢,彼得。」阿關帶完口罩突然向我道。





「?」

「原來你唔帶眼鏡個樣又幾似Tom Holl○nd架喎。」阿關好似發現新大陸咁笑住講。

提下大家,我副平光眼鏡尋日戰鬥時整爛左。

「吓,但Tom Holl○nd係鬼仔黎架喎…」

「哈哈,咁你咪香港版既Tom Holl○nd囉。」隔住個口罩都見到阿關笑得好甜。

輕鬆既話題過後,就要走向嚴肅既戰場了。

*





在場既市民實在太多,唔單止塞滿政總同添馬公園,仲佔晒成條夏慤道。而因為我地定位唔係勇武,裝備唔算太好,連頭盔都冇,未必抵抗到黑警既武力,所以我地就響人堆入面唔係太前既地方。

呢場示威響我地啱啱到達現場既時候都尚算風平浪靜,有唔少市民經過一晚既抗爭已好疲倦。不過隨住時間既推進,黑警方面開始唔耐煩,不斷用廣播叫在場市民離開,似乎好快會再次有動作。

「政府唔交待清楚五年前既黨鐵事件我地係唔會走架!」

「用傷者去做人體實驗有冇搞錯!」

「政府一定要交待點解廢物回收工場會變左做人體武器研究所架!?」

「黑警食撚屎!」

但在場既市民雖然疲倦,但係並冇退縮既意思,反而一次又一次咁表達訴求。

響示威既聲音始起彼落之際,第一枚催淚彈射過黎了。





嘭!

大家四散!

但有啲有裝備既示威者並無懼怕,繼續堅守原地。

嘭!嘭!嘭!

不斷既催淚彈。

有人後退、有人堅守崗位、有人從後補上、有人掟返催淚彈轉頭。

峰煙四起。





眼見一眾示威者都毫無懼色,黑警暫停左一輪催淚彈攻勢。

然後,水炮車來了。

無可否認,水炮車用作驅散群眾既效用,比起催淚彈更有效。

人群暫時撤退,但冇幾耐又有新血響另一邊聚集。

尤其是越近放學同收工時間,一啲冇罷工罷課既市民都陸續成為我地既新血。

附近既街燈入黑已亮起,我地既手足都越黎越多。

「我宣佈我地即時坐低!其實我地坐低咪得囉,睇你拉得幾多個!水炮車黎到,我地咪手拖手坐低囉!」突然有個左膠衝出黎夏慤道主戰場一路坐低一路大叫。

「喂,搵人抬走姓劉果條友呀!」似乎係講緊坐低左果條左膠。

話口未完,條左膠就比水炮車射到成個人吹飛…

「我地再退後小小先喇。」呢個時候除左我百毒不侵之外,其他三位同伴都已經有啲頂唔順。佢地得個口罩,連豬咀都冇,雖然隔得遠,但已經吸左唔少催淚氣體。

「嗯…嗯…」阿關好辛苦咁點點頭,然後我地互相扶住咁向住主戰場既相反方向離開。

就響呢個時候…

「啪!啪!」我feel到好似有陣衝擊波掠過,之後好似有啲斷電既聲音,再然後全部街燈熄晒。

「政府咁狗!?玩斷電呀!?」

但唔尋常既係…連附近大廈既光都熄埋…

甚至…連黑警車既車頭燈都係…

「屌,電話開唔到既?」一名想拎電話出黎當電筒既手足怒屌。

聽到呢位手足咁講,大家都拎晒手機出黎…

冇用。

開唔到既…?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