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

「點算呀…真係開唔到呀…」肥尼班聲騰晒雞:「你地部電話都係…?發生咩事…?」

「冇事既,只要冷靜就唔會有事。」面對突然既變故,阿關依然好冷靜。

而關友A就冇出聲,但佢又驚又辛苦咁拉住阿關手臂。

確認大家冇事之後,我再望向主戰場果面。





突然果邊傳來一陣驚呼。

「哇!」驚恐既叫聲此起彼落。

我第一樣野諗到既係危險!

前面既人羣好似好驚慌咁…

就響呢個時候,我終於知道點解前面既人突然間咁驚。





一隻充滿住電流既光頭人形物體響人羣既上空漂浮…仲要啲皮膚全部都係藍色發緊光…

屌,拍戲咩!?

「關,妳帶佢地走先。」我察覺到有啲唔對路,於是拜託最冷靜既阿關撤退先:「有古怪…可能有危險。」其實前面有部份人都開始撤退,但仲有好多人唔怕呢隻光頭電妖留左響度。

「咁你呢?」阿關問。

「我去前面望望。」我答:「話唔定有野幫到手。」





「你要小心啲…」阿關既語氣透出絲絲既關心。

「唔駛擔心!」我回頭對阿關笑左一笑。

然後…

轉身離去,向住主戰場行過去。

*

響人羣既上空…

光頭電妖對住班黑警道:「你地太垃圾喇…連小小既蟲仔都趕唔走…我老大好唔滿意…」

「差人做野唔駛你教!」





「我而家懷疑你違反左禁蒙面法!」

「藍色既面具好撚型呀?」

「你而家非法集結!」

樓下成堆黑警紛紛舉起手上既武器對住光頭電妖,似乎並唔認識佢。

「搵槍對住我…」光頭電妖冷笑道:「你地真係唔識死…」

「收隊收隊!」突然有個白衫黑警好急咁響架指揮車走左出黎:「呢度既野唔駛我地理!」再轉頭向光頭電妖道:「班細既唔識世界,唔好介意!」

「我地未打夠曱甴呀!」





「警棍都未出!」

班黑警唔想走。

「This is an order!」

就響班黑警撤退緊既同時,隻光頭電妖轉身對住成班示威者講:「礙事既人走左喇…我老大好唔滿意你地…」光頭電妖揚一揚佢果隻充滿電流既手:「為左維護國家安全,唯有全部消滅你地…」

人羣中一陣驚呼…

「所有既通訊設備已經比我干擾左,冇人知今晚呢度發生咩事…今晚呢度既人全部都係被自殺!」的確,連現場記者既採訪設施都失效故障!冇外人可以確實得知今晚呢度發生乜野事!

但係咁樣實在太瘋狂了…

光頭電妖舉起右手,電流突然間滙聚起黎,似乎想要向人羣作出攻擊。





「睇黎好快可以搞掂…」光頭電妖向人羣道:「再見喇…擾亂國家安全既人們…我咁做都係為左國家…」

就響光頭電妖準備揮手向人羣攻擊既時候,一條蜘蛛絲從旁邊激射而出,扯住佢隻右手。

「蜘蛛仔!」人羣中響起歡呼聲。

冇錯,係我。

「Hi!怪胎!」我已經換左件蜘蛛衣,倒吊左響主戰場入面其中一條燈柱上面:「我黎左好耐喇,你連招呼都唔同我打既?」

「係你…」光頭電妖冷冷地睥左我一眼。

「咪就係我囉!」估唔到隻光頭電妖都識我,真係受寵若驚:「係喎,點解你可以浮響半空既?可唔可以教我點做到架?怪胎!」





「我叫電魔…」電魔冷冷地道。

呢個名…

有印象…

莫非…係電魔計劃提到既電魔!?

「電魔…」我扮左沉思既樣,搖搖頭,道:「邊個改架,咁難聽…我覺得叫光頭電妖就夠晒好聽嘞。」

「同聽返黎所講既一樣…」電魔繼續保持住冰冷既語氣。

「講我?」我阻止佢咁快開估:「唔好開估住…等我估你地講我咩先…唔…夠晒風趣?」

呢個時候…

蜘蛛感應!

「係好多野講呀!」電魔響講呢句既同揮起左手,一條電流由左手直飛出黎!

「哇!」人羣中一陣驚呼。

好彩我感應得早,我夠晒時間作出反應,射出蜘蛛絲將我fing去另一條燈柱度。

原本既果條燈柱就好似比雷劈中咁分開兩截…

嘩屌,好似做戲咁既…

可憐既燈柱…

我響另一條燈柱上面著陸,不滿地道:「喂光頭電妖你真係冇禮貌,你老大有冇教你響人地講緊野既時候唔好隨便亂咁發電…」

「我唔理咁多…」電魔再用另一隻手發電。

地面上既人羣本身已經散緊,見到我地開始交戰更加作鳥散,但場面混亂,而且現場冇晒燈光,接近漆黑一片,市民爭先恐後咁逃離主戰場既時候出現唔少危險場面。

而另一邊啲黑警竟然都痴晒線咁向反方向逃走…嘿嘿…

而我避開左電流,再跳上另一條燈柱,擺起架式。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