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

憑住我既靈活身手同蜘蛛感應,我總算避開左電魔第二波攻擊…

但係咁搞落去唔掂喎,佢一路懸浮響空中係咁放電,我都好難埋到佢身…

「喂,玩雜技咩!落黎表演你啲雜技比我睇下喇!」我向住電魔叫囂。

面對我既邀請…佢會落地…











先至怪…

佢冇直接答我,佢舉起雙手放電答我。





「喂,你地一個二個都係咁既,冇人同你地講過響人地講緊野果陣郁手郁腳係好冇禮貌架!」我一路避開電擊一路發晒嬲咁話。

電魔終於回話:「你咁多口…因住冇命…」

我突然間見到馬路上面有個渠蓋。唔…有個方法可以試下…

淨係得你識遠距離攻擊,我唔識咩?

「多口?」我雙手射出兩條蜘蛛絲,將一個渠蓋扯起再向電魔掟過去:「痴線,我得一個口架咋!」





渠蓋向住電魔飛過去,但比佢隨手用電擊落左。

不過隨住一個渠蓋而黎既,係幾個渠蓋、石躉、欄杆、路障…總之可以用黎掟既野,我都掟晒過去。

終於電魔擊唔晒啲「子彈」落黎,加上佢響半空中移動得其實唔快,中左個渠蓋同欄杆。

「哼…」電魔悶哼左一聲,但其實似乎唔係好傷。

不過呢堆子彈只係掩眼法黎,真正既後著係我!

我向兩條燈柱射出蜘蛛絲,然後將自己拉後,再好似支弓箭咁將自己射向半空中既電魔!

「我都識飛架…係咪好有創意呢?」我響背後捉住電魔,踩住佢既背部對佢拳打腳踢:「仲捉你唔到?」

我既力量比普通人起碼大十倍,電魔比我咁打法,仲慘過啱啱中「子彈」。





咦…蜘蛛感應…

突然我感覺到有危險!

電魔全身突然間放電!

原來唔止佢雙手識發電,佢全身都識發電!

由於我係騎住響電魔背脊,所以今次真係避唔到,太近了!

嗞…嗞…

「嗚哇!」我被電到成個人吹飛,再由空中直撻落地面…





屌,好撚痛!

全身好似麻痺晒咁!

人羣中又一陣驚呼!

「嗚…」痛到出唔到聲…

電魔呢個時候乘勝追擊,由空中慢慢咁降落到我身邊…

可惡,中左招電擊,全身又痛又麻又痺…唔係好郁到…

電魔企響我隔離,望住比佢所放既電電到響地上面典下典下既我…

電魔一手捉住我條頸,再將我成個身舉起,再舉起頭同我講:「啱啱唔係好多野講既咩?」





「你…放開…我條…頸…我咪…同你…繼續…吹下…水囉…」我虛弱地道:「你…老母…冇教過…你…鍊住…人…條頸…再叫…人…講野…好…冇禮貌…既咩…?」

「你可唔可以唔好成日提老母?」電魔竟然反唇相稽。

「咁…老豆…囉…」我好痺…講句野都好辛苦…「仲有…老母唔講…講邊個…講老豆…感覺…上總係…冇咁…過癮…」

「過癮?」電魔嘿嘿咁冷笑左幾聲,突然間捉住我條頸既果隻右手發起電黎。

果種錐心刺骨既痛楚又黎!

本來慢慢回復緊既活動能力再次被一陣陣強烈既麻痺感所取代!

「哇!」我全身觸電、抽搐地痛苦地大叫。





「我問你過唔過癮呀…」電魔冷冷地問。

呢個時候佢右手既電流終於停止,令我有喘息既機會…

屌…

真係好痛苦…好難受…

如果唔係有蜘蛛既異能我應該去左見爸爸媽媽…

電魔依然係高高咁舉起我、冷冷咁望住我,就好似一個成功獵殺左獵物既獵人高舉自己既戰利品一樣。

「喂…你咁想知…過唔過癮…你自己…電下自己咪知道囉…」唔夠打…都唔可以唔夠講…

「哼…」電魔冷冷地道:「比我再用全力電多一下,我睇你仲有冇得出聲…」

蜘蛛感應!

而且呢次感覺好強烈…唔通今次真係要去見爸爸媽媽?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