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二

「…」

我手腳好似有返啲知覺…

「…」

我嘗試郁下啲手手腳腳…





郁到…

「…」

我嘗試打開雙眼…

陌生既天花板…

我勉強望一望四周既環境…只見間房漆黑一片,僅靠窗戶之中透入黎既月光微微咁照亮呢間房既事物…





我訓左響張床上面…面罩已經除低左,但仲係著住件蜘蛛衣…

而呢度…睇啲裝飾擺設…似係一個女仔既睡房…

我頭痛欲裂,一時間醒唔起點解自己會響度?

我啱啱好似先同隻光頭識發電既怪胎打完場架…







我想坐直個身…

然後一郁既時候,我感覺到好似有野壓住我雙腳…

「嗯…」果樣野發出左啲聲音…係一把好甜美既聲音…

我向住床尾望過去,發現有個女仔坐左響床邊伏響我對腳度…應該訓著左…

應該係阿關?

佢好似好攰咁…

既然係咁,我都係唔好坐直個身喇,廢事郁到佢、整醒佢…

我訓返響床上面…望住個天花板,努力咁去回想返究竟發生左咩事…





我最尾既記憶…淨係記得我響同電魔既戰鬥入面,危急關頭將原本用黎救班叔叔既血清注射入佢體內,然後佢就慢慢咁變返人類…再比我用蜘蛛網五花大綁…

然後呢?

點解我會黎左呢度既?點解我會響呢個疑似係阿關既房間?係佢救左我?

不過…都唔再重要了…

最緊要既係…我同佢都平安無事…

好攰…成身都仲係好酸痛,不過可能因為蜘蛛異能既關係,已經回復返好多…

抖多陣先…





示威現場搞成點、用左班叔叔支血清咁而家點算、我昏迷果陣發生左咩事、我究竟點解會黎左呢度…

唔理了…

訓醒先算…

*

唔…

好似有啲殘眼…

我緩緩咁打開雙眼,陽光由窗邊透入黎…

嗯,已經第二朝了?





我慢慢咁坐直個身…

「彼得,你醒了?」我聽到阿關把聲。佢由坐尾企起身,好關切咁望住我。

「嗯…呢度係?」我有啲明知故問。

阿關俏面微微一紅,好可愛,道:「我…既睡房。」

比起尋晚扎醒時其實我已經好返唔少。我搖一搖頭,嘗試令自己更加清醒:「而家幾點?點解我會響度既?」

阿關由坐尾走過黎床頭,響我旁邊坐低。

我個心突然又跳得好快…





「你尋晚制服左果個發電既怪人之後就跌左響地上面昏迷左…」阿關回憶道:「果陣情況好混亂,我就將你拉去一條橫巷…」

「彼得…」阿關突然眼泛淚光:「我以為你…要掉低我走左去呀…」

兩行眼淚由阿關面上流落黎…冇諗過會見到女神為我而流淚…

見到佢為左我既安危而哭,我心下一陣感動,又一陣甜蜜,情不自禁地輕輕咁摸一摸佢既秀髮,道:「傻妹,我點會掉低妳…」

叫MJ做傻妹就叫得多…但叫女神做傻妹…

好似發夢咁…

又好似將我同阿關既距離,一下子縮短左好多咁…

阿關伸手抹一抹眼淚,又道:「好彩關友A同阿尼有幫手…A既爸爸係家長黎,係佢車我地返黎架…」

「咁真係唔該晒佢地…」我又諗起一樣野:「佢地…知唔知我係蜘蛛俠?」

「A有提過要除你個面罩既…不過我阻止左佢,話你幪得面點都有你既理由既…」

「真係多謝妳…」又一次…比阿關救左…

「係呢,妳屋企人呢?呢度係妳屋企定妳婆婆屋企?」我問。

「我屋企。」阿關好似估到我下一句想問咩:「放心,我爸爸唔響屋企。」

「嗯…」

「每次一有呢啲示威,佢就一定要當更。」阿關解釋。

「其實佢知唔知妳有去示威?」

「唔知呢?」阿關聳聳肩:「我好似除左同佢鬧交之外,都冇乜交流…」說著露出一個苦澀既笑容。

「嗯…」我唔知那來的勇氣,將自己隻手拖住阿關隻手…

阿關望返住我…

「以後…無論發生咩事都好…比我陪住妳?」我響自己既勇氣用盡之前,一口氣將呢句說話講晒出黎…

嗚!

我究竟響度講緊乜野…

好緊張…

心跳得仲快過同電魔對戰既時候!

「嗯…」阿關紅住面咁低下頭:「你…記得自己講過啲乜野呀…」

卜卜!卜卜!

我尋日先比電魔電完,個心臟承唔承受得住咁劇烈既跳動架!

「我…會守承諾…」我慢慢將塊面靠近阿關…

今次…

應該唔會再有人阻到我地…?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