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三

只係蜻蜓點水式既輕吻。

不過阿關滿面通紅,但並冇表現出任何唔願意。

輕吻完之後,我地呆左響度,你眼望我眼咁…

我R一R頭…錫完之後應該要點做架?





或者係我R頭個樣有啲滑稽,阿關忍唔住有啲尷尬咁笑左出黎…

我就唯有跟住一齊傻笑…

「喂…咁而家…」啱啱先喊完仲眼濕濕既阿關紅住面咁問我:「…算點喎…」

事到如今,我就唯有繼續厚住面皮講落去啦…

我舉起拖實阿關既手,十指緊扣咁拖實:「咪…咁囉!唔放架喇。」





阿關甜絲絲咁回答:「你係先好講呀…」

「……」我喜出望外,搞到個腦要load一陣先function到…估唔到竟然響呢個情況之下同左阿關一齊!「…係架喇!妳係我女朋友喇!妳係我女朋友喇!」

「睇你個樣開心到…」阿關腼腆地道。

「唔開心就假喇!」我開心到響阿關張床上面打左幾個筋斗,開心個腦入面淨係得阿關:「我係關黛西既男朋友呀!」

「喂,彼得!」阿關扁扁咀(嘩,原來女神都會扁咀架!):「又話唔放手既…」





原來我啱啱興奮得滯響床上面打筋斗既時候,唔覺意放開左拖隻阿關既果隻手…

「Sorry…sorry…」我即刻拖實返阿關:「唔放…唔放…」

「咁你要點補償返我…」阿關越講越細聲…面上又再微微泛紅…

我將個頭再一次慢慢咁貼近阿關既面頰…吞左啖口水…緊張咁問:「咁樣…ok…嗎…?」

阿關冇出聲,不過就紅住面咁點點頭…

我就輕輕咁…響佢面豬登上面錫左一啖…

*

「咁之後嗰位自稱做電魔既人兄點?」兒女私情過後,我都要問返啲正經野。





「現場果陣好混亂,我掛住搬你走所以冇留意到。」阿關講講下拎左部手機出督幾督,再將部電話交比我,道:「不過新聞就咁寫。」

我拎過電話,係號角日報既新聞。

係好大篇幅去報導電魔既出現。

報導中描述既經過大致上同尋晚事件既發生吻合,咁係因為當時應該現場有好多記者同埋市民目擊晒所有既情況,所以即使所有攝影戲材完全冇辦法運作,但綜合記者所見同埋現場既目擊者,都唔難將成件事寫返出黎。

而且難得地號角日報冇寫臭我…真係…耶穌顯靈…

我睇一睇個記者署名,原來係布艾迪,唔之得冇寫臭我喇。

另外仲有一個篇幅係分析返電魔既出現,會唔會係同人體實驗、地下研究所有關…





同樣地,都係布艾迪既傑作。

至於電魔既下場…

我再望下先…

有喇。不過好官腔…

係政府同黑警既發言交待。

關於電魔,佢地隻字不提。

政府既發言人同黑警既版本就話響尋日既示威圖中,有一班有組織既示威者剪斷左附近既電纜同供電站,令到政總附件一帶完全斷左電,仲更加利用外國勢力由海外輸入既特殊裝置干擾現場所有機器既運作,政府同黑警對此表示強烈譴責。

另外,黑警響現場拘捕左一名禿頭既中國藉男子,懷疑係案中既主腦,並且將會通輯在逃既人士。





有記者就問返有關電魔同我既果場戰鬥,仲有疑似黑警讓路比電魔準備屠殺市民,政府同黑警都表示有關指控完全「子虛烏有」,無論係電魔、蜘蛛俠都冇響現場出現過。佢地批評示威者、反對派同外國勢力為左中傷政府無所不用其極,政府會堅定不移咁嚴肅跟進…所有既行動只會徒勞無功…

屌,跟住果啲政府同黑警既鳩up,真係冇眼睇落去…

反正佢地既大話其實連佢地自己都唔信。

佢地只係擺個姿態出黎,同埋呃鳩啲廢老藍屍啫。

「即係光頭佬變隻棄卒喇?」我將部電話遞返比阿關。

「嗯。」阿關再沉思片刻,然後道:「而且…佢可能會被自殺。」







「畢竟佢再冇利用價值。」阿關補充多句:「而且佢變返人類之後,難保佢唔會亂講野。因為聽你之所講,血清…似乎可以令佢成個人連埋性格恢復原狀。」

「我要去救佢。」我道:「我響研究所睇過啲資料,佢地其實都係被逼參加呢啲人體實驗。」

「而且…而且…佢話唔定有資料可以搵到叔叔。」

阿關冇回答我,淨係望住部電話。

「關?」

「我諗你唔駛去喇。」阿關遞部電話比我。

我接過部電話。

「佢地做野真係好快手。」阿關補充一句。

我呆左咁望住個mon。

係突發新聞。

電魔死左。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