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四

我同電魔非親非故,仲要比佢打左鑊甘,正常黎講我係唔應該覺得傷感。

但我胸口入面卻有一種悲憤莫名既感覺湧出黎。

講到尾,電魔同班叔叔一樣,只係響唔知情或者唔情願既情況下接受左人體實驗,變成電魔咁既樣。

有陣陣無力感湧現出黎…





我露出左一副頹廢既表情。

「唔好咁喇彼得。」阿關靠過黎拖實我隻手,我心下流過一陣暖流。

「嗯。」我勉強打起精神。

「呀,仲有…」阿關拎起部電話㩒左幾㩒,再遞比我:「呢段新聞唔知係咪真…不過我諗你都會有興趣睇下。」

我接過電話,一望段新聞,類似係講緊由美國白宮流出黎既消息,神盾局留意到香港尋晚既事件,會派相關人員黎香港視察。不過白宮同神盾局發言人例牌乜都唔答,就咁留低左傳聞,由佢繼續發酵。





「其實尋晚咁多外國記者響現場,唔止美國,應該好多國家都會加緊留意呢度既情況,甚至採取行動。」阿關道。

「不過我都係乜都做唔到…」無力感又黎…我有氣冇力咁遞返部電話比阿關…

而且今次似乎又斷左搵蜥蜴人既線索。

「你好叻架喇。」阿關對住我嫣然一笑,似乎係想比我信心。

「係喎,而家幾點?」我問。諗起成晚冇返屋企訓,梅嬸嬸一定好擔心。





「七點幾…都仲早。」阿關回答。

「可唔可以借電話黎,我想打比嬸嬸報平安…」我問。我自己個電話連埋啲衫褲都收埋左響個袋入面,而響尋日既混亂之中唔見左。

至於蜘蛛衣上面既微電腦雖然接駁左電話,但響尋日既戰鬥入面受到高壓電既傷害,響戰鬥途中部微電腦連埋部電話一齊打左柴。

「你用喇。」阿關又遞返個電話比我。

「關…」

「?」

「多謝妳…冇左妳,我可能已經死左…」如果…響我短暫失去戰鬥力果一刻,冇阿關拎住支滅火筒出現,可能我已經升仙…

唔…





做蜘蛛仙好似都唔錯…

「同你做既相比,我做既算得乜?」阿關嫣然一笑。

*

我打左比梅嬸嬸報平安。

我約略同佢講左話尋晚同同學去左示威,然後就發生左新聞報導入面既電魔襲擊,部電話響混亂之中唔見左,不過最後都平安咁走得甩,去左個同學屋企留宿左一晚,只不過因為大家都實在太攰,所以上左去冇幾耐就訓著左,先唔記得打返屋企報平安。

佢鬧左我一鑊甘,真係比佢鬧到我狗血淋頭。不過隨即又哽咽咁講話佢好擔心我,驚我會好似班叔叔咁一去不返,成晚都訓唔著。

「而家妳唔駛擔心喇。」我柔聲咁安慰返梅嬸嬸:「妳既姪仔我而家咪冇穿冇爛生勾勾…?」





「我知你地啲後生唔會聽我啲老野講架喇…」梅嬸嬸把聲仲係帶點喊聲:「不過你地出到去…真係要小心啲…唔好行咁前呀…啲差佬…仲衰過啲日本皇軍…」

雖然尋日我就唔係決戰差佬,但梅嬸嬸講得一啲都冇錯,班黑警冇人性架。

「知道喇。」我道:「妳都唔駛再擔心我喇,我一陣就會返屋企架喇。」

頓了一頓,我又道:「妳尋晚成晚冇訓過,駛唔駛請一日假去休息下呀?」

「我請假唔返工既話邊有錢養你個衰仔呀?」梅嬸嬸佯怒地道。

「第時等我大學畢業到我養妳架喇!」我氹返梅嬸嬸。

「我尋晚煲左啲湯響雪櫃,返到黎記得叮返熱黎飲呀!」

「知喇,長氣~」





「吖,你個衰仔,第時我死左你想搵人長氣都冇呀!」

「啋!」

「唔講住喇,我要返工喇。」梅嬸嬸正想收線,好似突然間醒起啲野咁,向我道:「彼得,你都打個電話比阿瑪莉報個平安啦,個傻妹好擔心你。」

MJ?佢唔係嬲緊我既咩?而且…點解佢又會知道我成晚都未返架?

梅嬸嬸見我冇出聲,於是補充道:「我尋晚見你冇返黎,咪打比阿瑪莉睇下佢知唔知你響邊囉…」

「嗯,我明白架喇,我一陣搵佢報平安喇。」

MJ…佢唔嬲我喇咩?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