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五

「你同你嬸嬸好似都幾好感情。」阿關接過我遞過去既電話。

「係呀。咁我自細就無父無母,佢同叔叔就好似我爸爸媽媽咁。」一諗起叔叔,我就情不自禁咁皺埋眉頭…

唉,又冇班叔叔既下落…最慘既係…連手上面唯一既血清都冇埋…就算呢一刻真係比我搵到蜥蜴人,我要點樣將佢變返班叔叔呢?

「你諗緊叔叔既事?」阿關問。





「世事都給妳看透了。」咁都比妳估到…

「唔好咁灰心住,我地一齊諗辦法喇。」阿關跟住細細聲咁講:「我都會儘力去幫手。因為…你叔叔…咪即係我叔叔…」

「妳講咩話?」我其實聽到…所以面上不禁露出左一絲笑意。

「聽唔到就算。」阿關擰轉面。

「等到呢件事完左,我帶妳去見嬸嬸同叔叔,一齊食飯。…好似一家人咁!」不過唔知呢日幾時先黎呢…





「係架喇。」阿關露出一絲甜蜜既笑意:「好似一家人咁!」

*

同阿關傾多一陣計之後,我都同佢道別,準備返去屋企。

一來我驚關爸爸唔知幾時會返黎,二來我都要返屋企休息下…同埋…我要去搵MJ報平安同氹返佢…

托蜘蛛異能既福,我尋晚先比電魔電到半死,而家一晚訓醒覺就可以生勾勾咁靈活地活動。





雖然有啲受左傷既位都仲係好痛下,不過整體上都唔影響我既活動能力。

由於我啲衫響尋晚既戰鬥入面唔見晒,我唯有用蜘蛛俠既身份fing返屋企。

*

叮噹!

門鐘聲響起。

我返屋企換過衫之後,就去左隔離搵MJ。

因為電話唔見左,所以唯有親身上門搵佢…不過佢好似仲發緊老皮…

聽到腳步聲。





有人黎緊開門。

啪!

門已開。

係MJ。

「Hi…我…」我句說話都未講到一半,MJ突然撲向前攬實我…

「…」MJ攬實我…

「喂…我杯朱古力會倒瀉架…」MJ撲過黎攬住我果陣冇為意我手上面揸住杯熱朱古力…





杯熱朱古力係因為我認為MJ佢亂咁發老脾係因為M到,而我響網上面見到熱飲可以舒緩M痛而買比佢既…

「朱古力?」MJ抬頭望一望我揸住杯朱古力隻右手。

「朱古力!」我搖兩搖隻右手:「比妳架。」

MJ鬆開手,伸手接過:「…多謝。」

我而家先發現到MJ佢原來眼泛淚光。

「妳黎M嘛,客咩氣。」

「咩黎M?」MJ一臉疑惑咁…

「呀…冇…冇…」我講完出口好似先覺得怪怪地…





然後我同佢就咁企左響門口。

妳眼望我眼咁…

「…入唔入黎坐陣先?」MJ問。

「哦…好呀,好呀。」我當然唔係第一次上佢屋企喇。

「叔叔同姨姨呢?」我入到去發覺全屋得MJ一個。

「返左工喇。」

「星期六都要返工真係慘。」香港地,窮人含撚,為左搵食,咩都要做架喇。





入左黎之後,我響疏化坐低,MJ走過黎坐響我身邊,雙手揸住我買比佢果杯熱朱古力。

「你冇事就好了。」MJ緩緩咁吐出呢句。

「會有咩事啫,哈哈。」仔細一望,MJ雙眼除左有淚痕仲好似佈滿血絲…「反而…妳好似好攰咁。」

「冇事呀。」

「話左唔駛擔心我架喇!我上次單挑隻蜥蜴佬都冇事!今次係部電話壞左啫!」哎…諗起部電話比隻光頭佬電壞都唔知Ap○le肯唔肯換?

「…」MJ沉默不語…

「妳去訓陣先喇!睇妳個樣攰到…」

「…Sorry呀彼得。」MJ打斷左我。

「Sor咩ry?」我一頭霧水。

「你之前響學校奮不顧身咁救左我…我仲發你咁大脾氣…」

「哦,客咩氣,舉手之勞。」我笑笑口聳聳肩道:「好小事,好小事,哈哈!」

「見到隻咁恐怖既怪物仲肯返轉頭救我…」MJ低下頭:「仲點止叫舉手之勞呢?」

唔知點解呢一刻MJ係咁講呢啲道謝既說話既時候,我有小小開始覺得原來MJ都係一個女仔黎架喎…

加埋佢果一副為我擔心既樣…

係扮唔到出黎既。

唔知點解呢?

呢一刻…

係我真真正正…

我有生以黎…第一次…有小小覺得…MJ其實都係一個女孩子…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