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六

我呆呆出神之際…

MJ又飲一啖朱古力。

「總之,對唔住,我唔應該咁細路女。」MJ冇直視我,而係凝視住杯朱古力。

「唔緊要。」妳黎M脾氣係差啲架喇。





「我尋晚成晚都搵唔到你…我有一刻真係響度諗…會唔會…永遠都再見你唔到…」MJ續道。

「妳點解會咁諗呢?」我打個哈哈:「我咁大隻,駛乜驚?」

「班叔叔失踪果晚,你係咪都有咁諗過?」MJ無視我既玩笑道。

「…」我唔知…淨係記得果晚睇住新聞直播鐵路站…好擔心…

「有啲野…唔一早講就可能再冇機會…所以…」MJ好似決定左啲咩咁:「我…有啲野想同你講…我驚…」





「…」好似有啲不得了既情況要發生了…

「我…對你…」MJ道。

「呀!今晚我會早啲同嬸嬸黎捧你場架喇!」我打斷左MJ既說話。

可能我好遲鈍。

但再遲鈍既人,響呢個環境,呢個氣氛之下…都會估到…





唔可以比佢講出黎。

如果唔係朋友都做唔成。

呢啲野我唔想知…

我拿拿淋從衫袋入面拎出果兩張戲劇比賽既入場券,響手度fing兩下:「我會早啲入場!我有野做,要走先喇。」

「我鍾意你!」MJ終於都講左出口。

其實…

我一直以為我地既感情只係青梅竹馬,由細玩到大既好好好朋友,從來冇諗過會演變成男女之間既感情。

我心如電轉,隨即諗到點答,大笑道:「我地由細玩到大,係好好既朋友黎!我都鍾意妳!」





「我唔係指…」MJ見我「誤解」左,急忙想澄清。

「呀,係呢,我有個好消息話妳知!」我扮到好高興咁再次打斷佢:「我拍緊拖喇!」

晴天霹靂,MJ一副如受電擊既表情,呆若木雞,一動不動。

我見到佢既表情,其實一啲都唔好受。但一來我係唔會背叛阿關接受MJ既心意,二來我唔想佢再有幻想,於是我響電光火石之間下左呢個決定。

我無視佢既表情,扮作高興地道:「妳今晚加油呀!我會嬸嬸準時到!仲有…我電話壞左,妳想搵我既話試打比嬸嬸先!」

MJ仲係一動不動,同平時響舞台上發光發亮既佢截然不同…

「係咁…」我都唔忍心再望,轉身向大門移去:「我都走先…今晚見。」





「彼得?」MJ終於吐出一句聲音。

「唔?」

「你…會黎睇架可?」MJ問。

「一定會!」我點點頭。

「咁今晚見!」MJ勉力擠起笑容,但其實成個表情都係苦瓜樣。

「一言為定!妳一定要加油!」

我開門。

開閘。





關門。

關閘。

企左響鐵閘前面,一手扶住牆壁,另一隻手係咁捽返面,試圖令自己冷靜落黎。

痴線,毒左十五年,今日一次黎兩個桃花,咩料?

阿關就桃花運啫,MJ係桃花劫呀…

我之後應該用點樣既心情去面對MJ呀…

*





兒女私情放埋一面先,當務之急係要再次搵到血清。

今晚應承左MJ去睇戲劇比賽,我唔想令佢失望。今朝我已經令佢傷心左一次…

我諗起MJ果副一面灰心既表情,心入面唔知點解湧起難受既感覺…希望唔好影響到佢今晚比賽既表現喇…

始終佢響我心目中都佔有一個好重要既地位。

雖然,只限於朋友。

所以如果我要去研究所再偷血清既,越早出發越好。咁先有機會趕得切去睇MJ比賽。

我一路思潮起伏,一路諗緊點再潛入研究所,一路修理緊蜘蛛衣上面既微電腦。

屌吖,而家屋企有既材料修理唔到添。如果要修理好就要去買零件先得。

唔…算數,反正我之前都入過去一次,今次冇微電腦既幫助應該都入到去既。

雖然會有啲唔方便就是了。

由於電話同蜘蛛衣上面既微電腦都壞左,所以我用web版WhatsApp通知梅嬸嬸今晚去睇MJ比賽。

我都冇打算同阿關講我而家出發去偷血清,因為佢實會好似上次咁阻止我。

突然間,我留意到我地班既同學WhatsApp Group不斷咁有Messages彈左出黎。

阿關呢個時候亦都WhatsApp我。

咩事呢?

“好似有叔叔既消息” 來自阿關既Message。

咁快!?

我都未去偷血清!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