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七

“真既?” 我回覆返阿關。

阿關:“你冇睇班group?”

我:“冇呀”

我返到黎掛住修理件蜘蛛衣,乜都冇理到。





阿關:“唔止佢地,網上好多人都討論緊”

我:“比條link我”

阿關:“ok”

我同時間亦都click入班group入面睇,不過啲訊息好混亂,但有啲同學send左啲瘋傳緊既相出黎,入面好似真係有隻巨型蜥蜴,好似同另一個巨型背影交戰緊。

巨型背影…?犀牛…?





我click入去睇真啲,似乎背景係一個鐵路站月台,影相既人似乎係逃走緊既時候影既。所以其實係睇得好唔清楚。

同一時間,阿關已經send左幾條link比我。

我求其揀左幾個○登既討論區link入去睇。



似乎…





我要快啲出發先得!

綜合左網上啲資料,應該只係十分鐘之前,響好近警署果個鐵路站(即係我上次去拎CCTV果個)度,一幅牆突然間好似被打碎左咁,一隻人型蜥蜴比一隻好似披左層犀牛皮既怪物由入面掟爛度牆咁掟左出黎,之後兩隻「怪物」就響月台上面打起上黎。

而差唔多同一時間,一班黑警已經趕到,將在場既市民驅趕離開鐵路站,並且封鎖埋鐵路站既所有出入口。

所以而家入面既戰況,除左在場既黑警之外,其實已經冇人知。

班增援既黑警點睇都唔似係黎幫蜥蜴人,最多只能祈求佢地兩邊都唔幫,如果唔係蜥蜴人響人少打人多既情況下會好危險。

由於鐵路站封鎖左,我只能夠響早一個既鐵路站入去,再恃機由月台跳入路軌趕去現場。

我fing到去鐵路站入口附近,先知原來連呢個鐵路站都落左閘封埋。

屌。





我無視住周圍途人既目光,一野將入口道閘拉起,然後衝入去踢閘,再落去月台,打碎個玻璃幕門走入去。

由於呢幾個黨鐵站既列車服務已經暫停服務,所以我無後顧之休直衝過去,希望可以協助蜥蜴人先。

先唔好理蜥蜴人肯唔肯聽我講放下屠刀,但呢一刻至少我唔可以比佢出事。

我跑呀跑,好快已經黎到出事車站既月台。

但我響去到月台之前停低左腳步。

一隻巨型犀牛已經停晒手咁企左響月台上面。

唔見…蜥蜴人既?





唔止咁,仲有一班十幾個飛虎隊模樣既黑警圍住左響月台上面…

仲有個…光頭佬響度發號司令…劉澤基?,佢著到住件白色研究袍,就好似響黨鐵CCTV果陣咁。

不祥既感覺…

同蜘蛛感應冇關,純粹係一種感覺…

就好似…我已經黎遲左咁…

我跳上月台既天花板,再慢慢爬過去…希望聽得清楚小小究竟班人講緊乜野…

點解會停止左打鬥既?

係咪因為蜥蜴人走甩左咋?





應該係喇,如果唔係既佢地唔會停晒手既…一定係咁!

我一定唔會估錯!

蜥蜴人響研究所都走得甩,冇理由會響呢個月台走唔甩既!

唔好擔心,一定冇事既!

我攝手攝腳咁爬過去…

唔駛擔心…

爬近小小,儘量聽清楚…





唔需要擔心既,蜥蜴人生命力咁強,點會有事吖…

我咁急想爬過去係因為我都想確認下啫…

並唔係因為我擔心…

終於爬近到一個可以聽到佢地說話既距離…

「回收屍體。」劉澤基指示啲黑警。

轟!

我個腦好似一陣暈眩…

屍體?

邊個既屍體!?

「就算佢已經死左,條屍都仲有好多值得研究既地方。」劉澤基講完之後再慢慢行過去隻犀牛度:「仲有啱啱既對戰記錄方面都係。」

「實驗體之間既對戰資料係好珍貴既。」劉澤基眼光上下掃視左隻犀牛:「美中不足係你受左重傷。自從隻死蜘蛛出現左之後,我地已經損失左兩隻實驗體。」

死蜘蛛?我?

而犀牛受左重傷…?

咁條屍…?

我眼光望向犀牛,但因為佢背住我所以我睇唔清楚佢既傷勢。

「收聲!」犀牛怒吼!

劉澤基身邊有個助手咁既物體走出黎:「做咩咁對康博士講野!?冇佢既話你邊可能有咁強大既力量!?仲有,又話自己既力量係實驗體入面最強大,今日唔係靠我地幫你,你打得贏隻蜥蜴咩!?」

康博士…?

呢個一時扮到黑警咁,一時又著白袍,一時又成個導遊咁既光頭佬劉澤基,就係文件入面所記載既康納斯博士!?

「每隻實驗體都有佢既個性。」康博士擺一擺手:「只要佢地仲係受我地控制就得了。」

然後眼睛環掃左一周,嘆左口氣道:「可惜今日唔似五年前咁,有咁多傷者比我地拎返去做實驗…」再轉頭向疑似黑警指揮官道:「靠你地逐個逐個後生仔捉比我地根本唔夠…你知唔知要幾多個實驗體先有一個係成功架?」

飛狗隊指揮聳聳肩:「你同我講都冇用架…一次過失踪或者自殺太多人會令人起疑架。」

呢幾年斷斷續續失踪/被自殺既人…唔通…唔通!?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