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八

「哈…」康博士嘲笑一聲:「你地驚輿論既咩?」

面對康博士既質疑,飛狗隊指揮官辯解道:「引到啲外國勢力就唔好喇。」

「你以為佢地咩都唔知?」康博士督一督飛狗隊指揮個死人頭:「我地就係要響班美國佬採取行動之前,製造到足夠而又成功既實驗體同佢地抗衡!」

飛狗隊指揮推開康博士督佢果隻手,道:「你同局長講喇。」





呢個時候,疑似康博士既助手又出聲:「係既,同你啲嘍囉講有用咩?」然後嘲笑地道:「你地…都係狗黎架咋。主人要你死,你都係要死!」

或者呢句係我暫時唯一認同佢既說話…

不過而家最緊要確認返蜥蜴人既安危…於是我再慢慢嘗試走近佢地…

再近啲…

再近啲…





「你…!?」飛狗隊指揮官面對助手既嘲弄,好似好大反應想郁手咁。

崩口人忌崩口碗,講中要害當然令班狗嬲。

「你唔好諗住打完我會冇事呀?」助手得戚地笑道:「你應該知我地咩身份,同你地平時亂咁打既果班蟻民完全唔同。」然後靠近佢講:「定係…你都想變埋實驗體?」

飛狗隊指揮官面色登時變得非常難睇。

康博士呢個時候抑一抑手,道:「夠喇。」然後命令飛狗隊指揮官:「叫你啲伙記回收蜥蜴人既屍體先喇。」





飛狗隊指揮官一言不發,向佢既手下命令道:「執野,爽手!」

就響幾個飛狗隊隊員將蜥蜴人搬出黎既時候,我終於見到佢。

蜥蜴人。



唔會有事既…

絕對係未死既!

理智突然斷線,我用迅雷不及掩耳既速度將抬住蜥蜴人既幾隻飛狗隊隊員踢開。

蜥蜴人跌落地之際,我都穩穩咁降落響月台之上。





我一言不發,雙手極快咁射出蜘蛛絲將在場既所有飛狗隊隊員手持既步槍繳械。雖然班飛狗隊隊員應該受過嚴格訓練,但我既速度實在太快,佢地響意識到咩事之前手上面既武器就已經唔見左。

今次我好心急想救返蜥蜴人出去,所以冇好似平時咁打咀炮,而係跳過去蜥蜴人隔離想將佢抬走。

康博士見狀命令道:「實驗體好珍貴,唔可以比佢帶走!犀牛人,阻止佢!」

前一秒仲響度休息緊既犀牛人,呢一刻就好似弦上面既弓箭,響我衝過黎!



呢個比喻唔啱,應該係話有架貨櫃車向我衝過黎!

比佢撞倒真係不得鳥!





我及時向橫打個筋斗順利避開左。

響呢個時候…蜘蛛感應!

我順住自己既本能又打左幾個筋斗…

砰!砰!砰!

原來係我背後班飛狗隊拎出腰間既手槍向我攻擊…好彩我順應住自己既蜘蛛感應行動,先可以避開啲子彈…

似乎要救走蜥蜴人唔係一件易事…但望到蜥蜴人全身一動不動咁,唔快啲救走佢唔得架…

另一邊箱犀牛人調轉頭,再次向住我衝埋黎。

今次我向天花射出兩條蜘蛛絲,將自己拉上半空中避過呢一擊。





不過我後面果兩個飛狗隊就冇我咁好彩,比隻大犀牛直接命中,即時斃命。

「昌仔!狗爺!」雖然班飛狗好似好憤怒咁大叫住果兩位殉職同袍既名,而且好嬲咁舉起手上既槍對住隻犀牛人,但就係唔夠膽開槍。

「你班垃圾,瞄準蜘蛛俠呀!」疑似助手大叫:「瞄住犀牛人托咩!? 」

「你地攻擊還攻擊,儘量唔好射死蜘蛛俠!我要活捉!」康博士都下令:「今日已經死左一隻實驗體,再死多一隻你地擔當唔起!」

死!

亂講!除左果班飛狗之外冇人死過!

犀牛人呢個時候再次轉過身黎,甩一甩頭上犀牛角既血,準備再次向我進攻!





就咁睇黎,犀牛人既力量應該係我見過三隻所謂既「實驗體」入面力量最大既!但相反地,佢既攻擊模式非常單調,只係獨沽一味咁衝撞。

當然我唔排除佢係因為受左重傷先至發揮唔到真正既實力喇。

但而家既情況係,犀牛人不斷向我衝擊,而班死飛狗又不斷咁開槍牽制住我…

但…調返轉諗,犀牛人受左傷令佢既衝擊慢左、班飛狗啲步槍比我繳左械得返手槍…其實可能係一個難得既機會?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