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九

無論點睇都好,一隻犀牛實驗體再加成隊飛狗隊同兩條花生友對住我,表面上我都係處於不利狀態。

但實際我最要小心既其實都只係隻犀牛人。

就算佢受左重傷影響左佢既速度都好,如果中左一次佢既貨櫃般既攻擊真係不堪設想。但好彩係佢好似冇乜戰鬥策略咁,一味鳩衝。

我一邊戰鬥,腦海入面一邊飛快咁思考緊作戰策略。





之前研究所蜥蜴人同守衛內哄加埋啱啱兩隻飛狗隊既死,其實比左個好大既提示我。

引佢地自相殘殺!

既然犀牛人既衝擊係出儘全力,響我跳起黎避開既時候,佢根本唔會煞得切掣,亦唔會轉得切彎,而只能夠衝撞落我後面既物體上面。

所以,我只要能夠確保響我避開犀牛人既攻擊既時候後面係飛狗,咁就可以令班飛狗直接承受返個撞擊。

冇錯,班飛狗係有槍,但只要我唔係靠到佢地咁近,憑住我既蜘蛛感應,要避開佢地既子彈應該唔難。





當然,比犀牛人直接撞到真係死左大半。

為左貫徹我不殺生既原則,我既策略係響我跳起避開既同時向犀牛人射出蜘蛛絲將佢扯後,減低撞擊力。咁比佢撞到既飛狗最多重傷失去戰鬥力啫。

既然策略已訂,就係時候付諸實行!

就響我再次避開犀牛人既撞擊之際,我打個筋斗落地既時候突登降落響班飛狗身前。

佢地紛紛對住我舉槍。





同時間犀牛人已經再次擺好架勢,打算衝過黎。

係時候!

我向住天花板射出兩條蜘蛛絲,將自己扯上去,後面既子彈紛紛射中犀牛人,而犀牛人就直接撞左落其中一隻飛狗度,而我亦同時射出蜘蛛絲將犀牛人扯後。

如我所料,隻狗跌左落地,但冇死。

班飛狗見狀好似想向犀牛人還擊,但又唔夠膽…

加埋之前既對話…睇黎黑警一派同實驗體一派其實一啲都唔和諧,仲好有火藥味!只不過受制於某啲原因,佢地唔夠膽反抗啫!

咁仲好,我再落地,諗住再次採取同樣既策略…

我響下面又跳又叫,想引犀牛人再次撞擊班飛狗,但班飛狗唔係傻既,佢地開始作出反應,至少一見到我落地佢地就會由我背後快速移動去另一邊…





咁樣我既戰略即刻效用減半,睇黎我要加快速度,呢佢地走唔切先可以令我既戰略再湊效…

不過班飛狗都要快速移動,所以黎自佢地既牽制都少左。

就響呢個時候,一件我估唔到既事竟然發生左!

犀牛人對住飛狗既撞擊再一次落空之際,正常佢應該係瞄準我去撞擊…

但係!

呢一次佢調返轉頭之際,竟然唔係瞄準我…而係瞄準康博士!佢直頭係對住康博士擺好個架式!

犀牛人呢一個舉動,令在場既所有人都停止晒手上既戰鬥,淨係望住佢!





「咩…咩事?」疑似助手好似驚呆左咁。

莫非…又一隻實驗體暴走?

「發生咩事?」康博士強自鎮定:「你想點?蜘蛛俠響果面呀,仔。」說著向我方向一指。

「不…自由…毋寧死…」犀牛人逐粒字逐粒字咁吐出黎,反而幾有氣勢…

「你想攻擊我?」康博士問道:「唔好講笑,你係冇可能違抗到我既命令!」

「但…除非…除非…」助手戰戰兢兢咁道:「係…實驗體暴走…」

康博士指住響地上一動不動既蜥蜴人,道:「冇可能!兩隻實驗體同時時暴走既機只係得0.28%,冇可能咁巧合!」然後指住我:「你既敵人響果一面!」

「而家…係…千載難逢…既機會…」似乎恢復左自我意志既犀牛人道:「殺左你…我就有自由…」





助手一臉驚青咁向飛狗隊發號司令:「你地…快啲攻擊犀牛人,快啲!」

不過此言一出,即刻比康博士打斷:「你痴線架!?呢隻係實驗體黎架!好珍貴架!」

「嗱,你聽到喇?係康博士唔比我地攻擊咋。」飛狗隊指揮官擺一擺手道:「你啱啱唔係好威既咩?自己拆掂佢喇!」

不過觀乎佢既語氣同我既蜘蛛感應,佢應該由頭到尾都冇諗住出手相救,只係諗住食下花生睇下康博士同佢既助手點死。

「痴線…痴線架!」助手似乎意識到唔係好對路,臉都青晒腳又震晒咁退後兩步,然後突然轉身逃走!

同一時間犀牛人都開始衝擊!但佢既方向有些少偏離,竟然係向助手既方向衝過去!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