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

雖然呢個助手應該都係一個仆街黎,但我總唔能夠響呢一刻見死不救…

我雙腕向住犀牛人射出兩條蜘蛛絲,不過似乎已經太遲,佢已經全速撞左落個助手身上。

慢左一步…

響呢個時候,犀牛人轉身扯住我果兩條蜘蛛絲,我雙臂登時感覺到一股極強大既力量傳過黎…然後全身感覺到一陣離心力…





犀牛人徒手將我掟左出去!

「屌你老母…」我成個身飛緊出去果陣忍唔住爆左句粗…

砰嘭!

一陣劇痛傳來!

我撞左落路軌隧道入面塊廣告牌上面再跌落路軌,塊廣告牌比我撞到粉碎晒!





「嗚…」我爭扎左一陣先企得返起身…

好彩隻犀牛冇乘勝追擊啫…比佢撞多鑊就真係大檸樂喇…

我望一望向月台上面,登時明白點解犀牛人冇乘勝追擊…

因為佢走左去撞康博士!

康博士條屍體掛住左響犀牛人副裝甲上面既犀角上面,面上係一副難以置信既表情…





響犀牛人附近既飛狗隊紛紛對住犀牛人舉起槍,但並冇攻擊既意思…

而犀牛人隨手將康博士條屍掟埋一邊之後,就咁企左響度…

機會!

雖然我啱啱同犀牛人激戰左一個回合,但我冇唔記得我此行既目的-將蜥蜴人救出!

我射出蜘蛛絲,將訓低左既蜥蜴人扯過黎,然後就抬起佢逃走!

整個過程犀牛人同班飛狗望實,但並冇出手阻止…只係繼續對峙中…

求之不得!

走!





我回頭望左一眼。

一眼。

犀牛人呢個時候咁啱同我對望左一眼。

嗯…

佢既眼神話比我知…

佢同我諗既一樣…

我地會再見的。





*

「叔叔!醒呀!」行左好遠既距離,確保左飛狗同犀牛人冇再追過黎,我將蜥蜴人…班叔叔放響路軌入面一個凹左入去既位置,諗住叫醒佢:「起身返去見嬸嬸喇!」

一動不動。

「唔好訓喇…」我開始意識到…「起身喇…叔叔…」

我開始意識到…

班叔叔…

佢可能真係…

真係…





「上次場比試唔係未分出勝負既咩…」我除左個蜘蛛俠頭套,跪左響班叔叔隔離…

「我呢…上次對付電魔果陣…唔小心用左支血清…」我發覺我眼眶入面好似有眼淚想流出黎咁…

「不過…我應承你…我好快就會去研究所度拎多支出黎…」我勉力一笑:「好簡單架咋…」

「到時呢…你又可以見到嬸嬸…佢好掛住你呀…」

「佢好堅強呀…一個人努力咁賺錢,供到我讀中三…」

「仲有呀…你醒返就可以去馬會再賭馬…不過記得跑緊馬果陣唔好響屋企睇同落注呀…會比嬸嬸鬧架…」

「最多呢…我同你研究埋賭波喇…因為我都唔識賭馬…」





「所以…唔好扮訓喇…」我發覺自己已淚流滿面:「拜託你唔好再開呢個恐怖既玩笑…醒喇…求下你…」

*

我最後都唔記得左發生咩事…

我響路軌隧道入面坐左好耐…

好耐…

然後唔知點樣我已經返到屋企…坐左響自己張床上面…

至於班叔叔既屍體,我就咁放左響隧道入面…因為我內心總有一絲希望,佢只係好似一般爬蟲類咁冬眠,總有一日會醒返…

只係有一日,我返到去既時候,發覺已經唔見左佢條屍…

佢真係未死?

定有人回收左?

不過…我已經冇任何期望…

*

同犀牛人決戰完果晚我理所當然地係冇去到睇MJ既戲劇比賽。

冇心情。

冇動力。

果幾日我就好似行屍走肉咁。

我淨係記得果晚我收到MJ既WhatsApp問我去到邊、完左比賽之後話想見下我、之後佢見到梅嬸嬸先知原來我冇去睇…

其實…

我諗佢唔記得左我電話壞左。

之後…直至到學校復課之前,我同MJ都再冇交集。

人同人之間既感情可能好脆弱,我同佢坦白左我同阿關既情侶關係、再加上我放左佢戲劇比賽飛機、而且響我行屍走肉果幾日完全冇諗過搵佢之後,唔知佢係咪誤會左啲咩,好似刻意避開我咁,同我形同陌路人。

連哈利都察覺到有唔妥,走黎問我同MJ之間係咪發生左咩事。

我又可以點解釋呢…?

感情,即使係友情,都係雙向既。

我並唔希望同自己由細玩到大既青梅竹馬既關係變成咁。

但呢個似乎係MJ既選擇。

咁其實我自己都冇乜採取啲咩補救措施又係真既。

所以我都冇資格指責任何人。

畢竟我同MJ既關係搞成咁我自己都有責任。

因為班叔叔而令自己心灰意冷並唔係咩藉口。

*

響我走出陰霾之前既果段日子,我每一日都響懊悔之中渡過。

每一日放學之後都會fing到去班叔叔既墳(之前梅嬸嬸整落既衣冠塚)前,靜靜咁企響度追憶。

不斷響度回憶…

如果我響禮堂決戰果日有隨身攜帶支血清…

如果我決戰電魔果陣冇用到支血清…

如果我響出事之前再花多啲時間去尋找班叔叔…

如果我一早發現隻犀牛人…

如果我出事果日早半個鐘、甚至只係十分鐘到達現場…

呢個世界上,係冇如果的。

發生左既事,就係發生左。

日復日。

墳前。

「彼得…」阿關響我旁邊,緩緩咁拖起我隻手。

呢段日子,多得阿關響我身邊不離不棄。

「無論發生咩事,我都會響你身邊。」阿關關切地道:「所以,千其唔好再消沉落去。」

我點點頭:「我明白既…只係…我需要小小時間。」

「記唔記得你同我講過…」阿關回憶道:「班叔叔既名言?」

「嗯…」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阿關道:「所以,我批准你消沉埋呢幾日喇!」佢突然露出甜美既笑容:「之後你就要好似之前咁,要回復返晒精神架!」

「阿關…」

我心中湧入一股暖流。

我忍唔住大大力咁攬住佢。

「彼…得?」阿關有啲驚訝:「呢度墳場黎架…」

「比我…任性一陣…」

然後,我感覺到阿關雙手回攬住我。

心中既灰暗好似開始慢慢退卻…

「咳…咳…」附近突然有聲。

我猛地抬起頭。

一個身穿大衣、其中一隻戴住黑色眼罩既黑人,響一排墓碑既樓梯入口度慢慢咁向我地靠近。

「搵左你好耐…」呢個黑人用英文道。

「你係…」

《如果蜘蛛俠係香港人…Season 1 全文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