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歡樂過後,內心空蕩蕩的。二人並肩躺在狹窄的床鋪上休息,不約而同望向天花板上的一隻蟲子。牠努力地爬來爬去,似乎爬了一段很長的距離。但看真一點,其實相距原點只有一個指頭之遙。說白一些,牠拐了很多冤枉路。兜兜轉轉一場空,很恐怖。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