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十五世紀回憶



十五世紀時的回憶


警察趕到現場把這對禽獸不如的狗男女帶上了警車,受害少女則在其督察母親的陪同下,坐上了救護車前往醫院檢驗,期間少女情緒不穩,又是哭又是大叫,醫護人員用心的安慰,並且為她打了鎮靜劑,才能令她安靜了下來。


「這個妹妹也太可憐了吧」「之前好似見過她」「她好似就是之前果單神根殺人強姦案果個女仔」「D人仲話她是狗女,殺人犯」「她才那麼小,用下腦都知不可能殺咁多成年壯漢,想不到居然有白天相信神棍的鬼話」不少醫護人員私下在議論紛紛,但結論也是:這小妹妹太可憐了!有部份護士更流下眼淚。正當少女父母憂心地守護在女兒的病床旁邊,醫護人員各自流言滿天飛的時候,沒有人想像到,少女的夢中,回到了她所屬識的地方,十五世紀的英國,位置北海的某個神秘小島,那一座神秘又恐怖的堡壘,一個他親手建造的根據地,他永遠也是這裡的真正主人,這裡叫做阿兹卡班。


少女靈魂是來自十五世紀一個著名黑巫師,之前已經多次提及,所以作者大人不再在此多加介紹,因為作者他文筆尚幼,加上想像力所限,未能夠把想像中的他完全描寫出來,為了彌補這方面,他決定在本文簡單描述一下,這個創造催狂魔,建造阿兹卡班堡壘,JK羅琳筆下只有少量描述,一個古代失心瘋的可憐孤獨邪惡巫師的平常日子,以及他與東方世界的奇特命運交錯。




在少女夢中的回憶,他回到了自己的根據地,而且看到自己的身體正值五十歲盛年,之前在未來世界明國海港城市的一切,似乎都是他自己的幻想,現在他感覺到自己無比的欲望,從內心心裡如噴泉一樣湧現出來。沒錯,他正是想要享受屠殺麻瓜的樂趣,在這個孤寂冰冷的北海荒島之中,在這個沒有智能電話的時代,殺人就是他唯一解除苦悶的方法,另外他也發現了,自己堡壘中的糧油食品以及淡水,不到一個月內將會完全用盡,他又不太喜歡自己去打魚維生,荒島更不可能耕種,這個根本就是一個廢島。


因此打劫這個海域附近的麻瓜船隻,除了是他娛樂的方式,亦可以說是他維生的唯一方法,我們的主角艾克,主要打劫商船尤其是些來往殖民地的船隻,這一種船隻通常也有各種各珍異寶,例如是東方的香料,新大陸的新奇農產品,以及可供殺戮的奴隸,與此同時他也很喜歡打劫海盜船,以掠奪邪惡的人類靈魂以及男性性奴隸,然後他會把可憐的女孩全部釋放,或者留在他的堡壘中養成,外界秘傳他是男女也喜歡的雙性戀,在封建時代他的所為令外界更肯定:艾克斯蒂斯絕對是一個瘋子,最變態的黑巫師。


今天,他看到了遠方有一隻遠洋大船正向自己的島嶼中航行過來(島嶼附近有黑魔法,可以令麻瓜水手誤以為有美人魚而航向島嶼,然後永遠也無法離開),當船達到這島嶼附近,他才發現原來這船是一隻海盜船,甲板上更有些在各地掠奪回來的可憐婦孺,不過艾克這個時候有現實要解決糧食問題,於是他準備行動。




海盜船上的船長叫做布沙,剛剛殺害了前船長積克,他不甘心於積克船長的幼稚無能以及婦人之仁的所謂俠盜風範,因為他只想要金錢,權力和女人,在某一天的晚上,他發動了水手集體叛變,把積克的頭斬了下來餵魚,從此以後他便成為了英國其中一個最可怕的海盜,基本上所到之處都是滿目瘡痍,可憐的漁港被血洗掠奪,無數可憐女人更慘被姦淫之後賣掉,甚至吃掉(航海可是很難有新鮮肉吃的,在物質極度稀少的15世紀,人性的醜惡被無限放大),基本上這群海盜根本就是壞事做盡,完全沒有一絲無辜的,相比之下不姦淫和不殺害女孩,而且從未侵略島嶼附近居民,只以劫掠海盜船、殖民者的艾克,簡直是一個超級大好人(以黑吃黑也)。


船隻上的瞭望塔,一個負責觀察的水手,發現前方有一個美麗的小漁港,於是便向了船長報告,他興奮的大叫:布沙船長,船長。布沙船長此時正在船艙內享用一個十五歲女孩的身體,突如其來的叫聲打斷了他的意欲,故此他很不耐煩地大聲問:有什麼事呀,你們這些廢物難道連小小的事也要我教?

布沙船長說完之後,便隨手用刀斬了女孩的乳房下走。啊啊啊,整艘船伴隨女孩的慘叫聲,令人不寒而慄。現在就來看看你們這些廢物到底有甚麼事,搞到我什麼心情也沒有了,布沙船長手持染滿鮮血的尖刀走上了甲板,然後被眼前的景象搞到一臉呆滯。


這……這是黃金之島呀?難道我們無意中到了傳說中的黃金王國?船長一臉疑惑,但生性貪婪的把他仍然下令,全員登陸這島嶼,更下令大開殺戒,誰表現最好將會得到最多的黃金。這是所有水手的情緒也被調動起來,他們搭上了登陸的小艇,向著這個神秘的小島衝了過去,完全沒有發現天氣冷得並不尋常,海面的波濤洶湧。




結果上到島上的時候他們才發現,找到的只有海鳥的糞便和一個美少女,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是傳說中的什麼海市蜃樓?有可能是詛咒。海盜們七嘴八舌地胡說八道,布沙船長十分憤怒:這個根本就並不是什麼黃金島,不要說金銀珠寶,就連一些小漁村也沒有,只有這個毛也沒有的女童。但一看這個女孩就覺得她很可愛,於是海盜們紛紛決定把女童掠走,並不知道這個決定將會令他們永遠的後悔。他們想把這個女孩變成漫長航海中的性奴,也許他們並沒有想過將會永遠也無法離開這裡,因為這個女孩其實是艾克用變形咒假裝而成的。


海盜用一些繩子把女孩雙手綁住,之後再押送上船隻上。當所有海盜都上了船之後,突然之間一陣陣狂風湧現起來,帶着一絲絲陰冷的氣息。發生了什麼事,難道這島真的是受到了未知的咀咒?布沙船長見識廣博,他多年的航海經驗令其深刻了解,世界絕不是表面的簡單,充滿了各種未知謎團的,因此雖然他是終極大惡人了,但仍然十分迷信,也對於未知力量十分敬畏。


船……船……船長,正當布沙感覺到有些地方不對勁時,聽到了船員們突如其來的尖叫,這個女孩是巫師啦,惡魔呀。船長回頭一看,只看到原本的金髮小妹妹消失不見了,而眼前的人是一個身穿長袍,頭髮有些花白的陌生中年男人,雖然對方只有一個人,但是這些海盜們多年的經驗告訴他們,此人十分十分的危險,完全感覺不到對方任何的情緒,完全不知道對方的目的,直覺告訴他們對方是個力量強大的敵人。


剛才奇怪的地方就是這個,布沙終於想通了,什麼黃金島嶼、漁村全部也只是幻覺,另外一個普通的荒蕪小島又怎可能有一個小女孩獨自存活呢?難道這一切也是眼前這個陌生人造的幻象?但為什麼要戲弄我們?傳說巫師都是十分可怕的怪物,眼前這個能夠創造如此強大幻象的更加實力高強的巫師,我們死定了。布沙船長平常為人十分兇狠,但遇上自己難以想像的力量和強者,卻也是十分懦弱的,海盜只是一群烏合之眾,追求女人和財富,而不是有榮譽感的騎士,海盜十分分崇尚弱肉強食,對於比自己弱勢的會毫不留情的欺壓掠奪,面對遠比自己更強的對手,他們不介意示弱、投降。因為在他們眼中沒有東西比生命更緊要,什麼面子在生死面前算條鐵!


那……那個……尊貴的巫師大人,請問你想要什麼?我們只是普通的航海家,沒有甚麼可以招呼,請勿見怪。布沙下跪地說,樣子十分緊張。




如果我說只是要你們陪我玩,你信嗎?艾克天真地問?布沙不明所意,心想這巫師是否傻子,於是他回應說:當然啦,我的貴賓。


海盜在戰戰兢兢的情況之下招呼了艾克,起初數小時還沒有什麼東西,艾克跟海盜打成一片,如果不知道還認為他們都是一員,但突然間有講有笑,想到艾克突然就打了三個人的腦袋下來,然後用來當足球。哇,十分好玩,不少水手一邊在哭,一邊被迫跟艾克踢人球,然後艾克又叫又笑,之後就不斷用各種新的手法折磨他們,他把水手吊起再放入海水,之後放些老鼠咬再放入油中,又或者用烈酒浸人,用各種瘋狂手法玩。他就像孩子般的心理,讓人無法了解。正當艾克玩到喪的時候,發現布沙船長竟然帶領着一個十二歲女童走上來。布沙緊張的說:大人,我送上這個活寶貝給你,希望你可以放過我們。可惜的是他沒有看到,艾克全身也抖震起來了。大人,這女孩合口味了吧!小賤貨,還不快去服侍大人。


眼前本身傷痕全身赤裸的小女孩正在大哭,她也是海盜船上最後的生還者,女童在布沙催促下,爬往艾克的腳下,正當海盜都在想,這女童多半慘死時,令到眾人大為震驚的事出現。只見艾克徒手用魔法把女童扶起,並且在治療術的協助下,虐待而成的各種傷痕全部也消失了,艾克把小女童安放在地上,並且在女童耳朵旁邊溫柔安慰:不要哭了,我的公主!


他輕輕地撫摸小女孩腦袋,心想回想起小時候跟他一起玩耍,沒有血緣關係的姐姐,看到女童的傷痕和被虐待的慘狀,把內心所有所有痛苦也激發出來了,他原本只是想玩弄這些海盜來打發時間,之間再掠奪他們全部食物、淡水和寶貝,也並不打算直接殺了他們,反正他們如此乖巧,又願意奉承自己,忍受自己的殘酷玩弄。但如今看到這個小女孩遭受的一切,他知道自己還是太仁慈了,忘記了麻瓜的野蠻不仁。


布沙看到了艾克全身殺氣的回頭,並且手持魔杖和短刀,他知道今晚所有人也完,船上發出強大量慘叫的聲音,不少人慘受到比火燒更病苦的酷刑咒攻擊數小時,除了魔法咒語艾克更用各種物理手段虐死他們,例如鼠刑,鐵牛刑,最後更雞姦了他們,很多人肛門下體爆裂而亡,布沙慘受大量惡咒玩弄致瘋癲,最後跌入大海。女童在過程中一直是被下了沉睡咒,在船艙中安心睡覺。艾克把所有血肉也用魔法清理乾淨,並且點算了船上的財富、糧水,他十分高興,各種乾糧和大量淡水足夠他五年的日常了,而且還有各種新奇的玩意,例如是明國的茶葉、新大陸的可可果等等。於是他用大袋把東西也放入去了(因為有伸縮咒,所以可以擁有數噸的容量),最後他來到了女孩睡覺的地方,看到小女童靜靜乖巧地睡覺,他笑了一笑。




艾克把女童背上了身,其實他感覺女童有些奇怪,黑頭髮黑眼珠在歐洲也有,所以他沒有覺得有什麼,但奇怪在女孩臉孔跟普通女孩都不一樣,艾克想了很久,才回想起曾經在多年之前看到的東方女修士和她的師父來到英國著名魔法學校霍格華茲交流的事。這些東方人正是如此樣貌的,莫非一個小女孩是一個東方人?但她為什麼來到如此遠的地方呢?


後來他才知道,女童在大明廣東某村莊出生,但不久就被父母賣了,比人口販子帶走,本來是了送去妓院的,但後來她逃走了,再經過很多的波折,被葡萄牙人殖民者當性奴捉走,販賣去歐洲,殖民者商船再在歐洲附近海域被英國海盜攻擊,女童於是落入英國海盜手上,最後被黑巫師艾克他救起!


艾克養了女童十年,教了女童很多的知識,女童亦教了艾克一些粵語(粵語在明代已經出現,但音節有些分別),女童不會任何文字,亦因為見識和年紀的關係,因此並不能夠告訴艾克他更多中國的見聞了。女童在這十年,是她生命中最幸福的十年,這個綠眼鬼老伯伯知識豐富,更教了她番文(中古英文),又教她各種基本的謀生方法。


艾克決定送女孩回到中國(大明國),當然考慮到女孩已經很沒有回到故鄉生活,自己一個人難以保護自己及生活,因此艾克決定陪同女孩去這個神秘的東方古國去。另外他也想了解一下中國的術法奧秘,直此找到長生不老的方法。


二十年後,艾克要回家了,女孩此時已經四十歲,憑著出色的才能吸引了大戶人家公子注意,早已下嫁,艾克一直以變形咒假裝東方人外表,另外聲稱是女孩的父親。同時也方便艾克在中國找尋長生不老的方法,以及提升法力的方法。




離別的時候,艾克把一件小玩意送給了女孩,是一個小巧的音樂盒,打開的時候可以發出悅耳的音樂,裡頭更有一個天仙般的美少女,女孩沒有名字,一出生父母便賣掉了她,十一年來在中國她一直被人叫賤貨或者其他名稱。艾克為女孩改名林泳怡,祝她永遠平安愉快,不用再受苦了。已經八十歲的他便回去英國,一個只有絕望的孤島之中去!


艾克在醫院中回憶一切,突然熟悉的音樂喚醒了他……


陳子欣把自己外婆世代相傳的家傳之寶放在女兒床上,希望播放一聲好聽音樂幫助女兒,據說音樂可以使人安寧,是十分重要的寶物,即使後來家道中落,後人仍記住祖先之話,傳承下去。艾克在腦袋中聽到了熟悉的音樂,才夢回當年與東方女孩生活的所有經歷。


沒錯,艾克奪舍的身體,以及陳子欣這個女人,正是林泳怡的後代……(母系後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