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新手。不定期更新、填坑,不保證每個故事都寫得好,但我會盡力。



我叫王彥廷,今年25歲,在一間電腦公司上班。

那日下班後,我和一個同事去了酒吧喝酒。他由於最近失戀,喝多了,醉得不醒人事,我只好替他在附近找間酒店過夜。

辦好入住手續後,我扶著他來到房間。房間非常寬大,有兩張單人床。

我把他丟下了床,他睡得跟頭死豬一樣。就算被我這樣摔到床上也依然聞風不動,看來今晚也醒不過來。

放下他後,我正想睡覺。但我心想:「房間的錢是我付的,要是不體驗一下,不就很虧?」



我聞了聞身上的衣服。剛剛扶他來酒店時花了不少力氣,弄得我一身汗,於是我就到浴室洗了個澡。

洗完澡後,我穿著浴袍在床上看著手機。忽然門鈴響起,我打開門一看,是一個年輕女生。

那女生有著一頭長髮,臉上有點泛紅。身穿一件黑色連衣裙,配上一雙白色高跟鞋,給人一種溫柔又大方的感覺。雙峰亦極其豐滿,衣服絲毫不阻礙她表露自己的身材。

「你是?」沒等我說完,他已經把我推到床上。

「兩天沒見就不見得人家了?」她溫柔的責備道。



「我真的不認識你。」

「我是小雲,上一次你還說要我做你女朋友,怎麼現在就不記得我呢?」她用身子把我壓在床上道。

「小姐,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我沒有。」

我再想說話時,她的手已經捂住了我的嘴,然後輕輕的把我的浴袍脫下。我沒有穿內褲,浴袍脫下後,我的肉棒便露出來了。



「浴袍都穿出來了,還想裝不認識我?今天一定要給你些懲罰。」說完她便拿出一瓶藥膏,塗了些在我的龜頭上。

我迅即感到一種極其痕癢的感覺,好像有幾萬隻螞蟻在爬。我心覺不妙,想起床離開。但痕癢的感覺使我發不出力,活活的將我釘在床上。

「很癢是嗎?這藥還不錯。」

「你......」癢感甚至令我話也說不出來。

「別掙扎了,乖乘受懲罰吧。」她邪笑道。

她脫去衣服,裏面沒穿胸罩,兩個圓潤乳房完全進入我的視線中。我看上去,最少也有36D。

「大嗎?」我沒有回答。(其實是因為太癢了,我回答不了。)

她用舌頭輕輕的舔著我的右側乳頭,左側就以手指柔和的挑逗著。



「別!」身體的刺激讓我突破了痕癢的「封印」。

她沒有理會,繼續刺激著我的乳頭。我的肉棒也隨著這份刺激而硬了起來,反而沒有這麼癢了。

她也注意到了,說道:「我的功夫還不錯吧。」她邪媚的笑了笑,轉為刺激我的龜頭。

她用那殷紅的小嘴把我的龜頭含著,舌頭輕柔的舔弄著。一種酥酥麻麻的感覺直衝腦門,再加上剛才塗的藥膏,那種感覺更為強烈。

「呀!」個劇烈的刺激使我不禁叫了出來,身體亦在哆嗦著。

她更強烈的刺激著我,手指一邊套弄著我的肉棒根部,嘴上吸吮著我的龜頭。

我感到一股尿意,急說:「我快射了,先停一下。」



她停下動作,略帶嘲諷道:「不行了?」

我心想:「要不是你那藥剛剛弄得我生不如死,我也不會這樣想射。現在還嘲諷我,看我怎麼對付你。」

我抓著她的肩膀,反過來把她壓在床上,撕開她的內褲,一個粉嫩的陰唇出現在我眼前。陰毛不是太密,看起來平常有在修剪。

她有點受驚,一時沒反應過來。我翻開她的陰唇,裏面已經有些濕了,我柔和的按摩著她的陰蒂。

「唔......」她輕哼了幾聲。

不一會,她小穴的四周都是淫水,陰毛也被沾濕得捲在一起。

「真是淫娃,這麼小的刺激就濕透了。」我心中暗想。

我用龜頭在她的小穴口輕插。



她下身蠕動著說:「別這樣,快插進來,我受不了了。」

我當然要讓她感受一下生不如死的感覺,我還是不插進去。

「快插進來,主人」她一臉誠懇的哀求著。

我深深的插入一下,又拔了出來。

她抓狂的說:「我要癢死了,快進來吧!求求你,主人。」

我見她已經受到教訓,便提起肉棒插了進去。

她解放的說:「好舒服呀!不要停,主人。」



她小穴比我前幾次做愛的女生緊上不少,蜜穴緊緊的吸吮著我的肉棒,濕濕暖暖的,像在按摩一樣。

我一邊抽插著,一邊用雙手揉按著她兩個豐滿的乳房。她的乳房很柔軟,如綿花一般。

「啊...好舒服...啊...啊...插死我...主人的肉棒...好硬...啊...好...好爽啊...」

她的屁股慢慢的往上抬起,配合著我的抽插。

「啊...我...我要被主人...啊...插...插死了。」

她兩個乳房在我抽插下不停的晃動著,臉上漸漸紅豔起來。

「啊...我...我要去了...啊...啊...」她的小穴劇烈地收縮著,我的肉棒受到更大的刺激,體內的精液已經快要爆發。

「雲,我要射了。」

「啊...射吧...全射進去。」

配合著她的高潮,一股濃白的精液射進了她的子宮裏。

我拔出肉棒,她下體一邊顫抖著,裏面滿滿的精液一邊慢慢的流出來。

我和她一起洗完澡後,便送了她離開,而那個同事也不記得昨晚發生了什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