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的決定,已經沒有人能阻止。
容國瑞站在空曠的高處,閉上雙眼,感受置身風中的感覺。
想不到畢生最舒適的感受,源自生命最後一秒鐘。
「殘酷的世界,再見了!」
他力竭聲嘶地喊完,身體就向前傾斜,整個人漸漸失去重心。他伸開雙臂,朝著腳底下的萬尺懸崖一躍而下,開展成為飛鳥的瑰麗來生。
「糟了!」
身處葵興邨另一座樓宇的居民剛巧目擊到他的舉動。
「有人跳樓呀!」
「飛翔的感覺,原來是這麼美好的……」
國瑞從來也沒有嘗試過凌空地觀賞世間萬物。雖然它們都是何等的醜惡,但一切都不再與他相關了。


差不多到達地面的時候,他望見死亡的洞穴就在那裡等候他掉進去,從此正正式式地與痛苦的這生告別。
「容國瑞!」
忽然,遠處傳來了一把聲音。他不以為意,只當作是幻聽。怎料到,身軀就在這時候停止了下降,而懸浮在半空中。
「容國瑞!」
他再次聽見這聲音,終於他察覺到它是真實存在的。
這時,一個渾身都穿得黑漆漆的人飛到他面前,原來是這人在叫喚他。
「你,真的決定好了要死嗎?」
「當然!」國瑞堅定地回答,「我深思熟慮過,相信自己的決定是沒錯的!」
「容先生,很抱歉!」這人嚴厲地說,「就算你的意志多麼堅決,若然我們不批准,你是不能擅自死亡的!」
聽罷,國瑞大笑了起來。


「我死不死,是人類可以控制的嗎?」
「一般人不能控制,但是我們就能夠!」
「哼!」國瑞瞧不起那人,「你們真會說科幻故事,難道你們有超能力!」
「你這樣想就太膚淺了!」那人向國瑞展示掛在頸項上的證件,「別小看我們,我們就是香港政府剛成立的法定組織——『死亡事務委員會』!」
國瑞好奇地細看那張證件,上面印有香港政府的標誌,又鑲有精密的晶片,看來不像是兒戲。
「『死亡事務委員會』?!……這到底是何方神聖來的?!」國瑞驚訝地說。
「鑑於近期青少年自殺的個案與日俱增,本委員會成立的目的,就是要盡可能地阻止你們的自殺行為,挽救你們的生命!」
「多麼『堅離地』的想法!」國瑞嘲笑那人,「你們豈不是打算只勸戒我們幾句吧?誰會聽你們的廢話!」
「那就錯了!」那人大聲罵他,「我們才沒有時間輔導你們,反而,我們將會給你們重要的任務,讓你們明白到生存是多麼的充滿意義!」
「我睬你都傻!」國瑞別過臉來,「我現在抑鬱得生不如死了,還能感受生命中的快樂嗎?」


「你現在當然是這樣想的了!」那人忽又友善地笑起來,「但當你的行動成功後,你便會體會到我所說的道理了!」
見國瑞還是一臉不情願,那人就知道這只欠一個驅使他行事的動機而已。
「不如,你先看看地上在發生什麼事吧……」
說著,那人就指向地面,示意國瑞往下面看。
「嘩!那是誰來的?」國瑞被嚇了一跳,「咦?……那不就是我自己嗎?幹什麼我會躺在地上的?……還…還流了那麼多血?」
「其實,你的肉身已經率先跌落地面的了。」那人說,「現在懸浮於半空的,只是你的靈魂。」
「什麼?」國瑞看了看自己的雙手,現在才發現自己的身軀已經變成了半透明,「天呀!怎會這樣的?!」
這時,他又留意到地面上的自己原來正在被許多圍觀者包圍著。忽然,人群中跑出了一個面熟的中年女子。
「啊!那不就是……」
她一看見地上的自己,就馬上跪了下來,對著自己拼命地哭泣,又好像是在跟自己說話。
「阿媽?!」
望見母親因自己的死而精神崩潰,他在一剎那間感到內心酸溜溜的,愧疚不已。
「十九年來,阿媽嘔心瀝血將我養育成人…」他悲傷地說,「如今我輕言自殺,試問我對得住她嗎?」
之後,救護車駛來了,醫護人員用擔架床將他的肉身抬進車裡。他的母親追趕上去,也許是希望能夠陪兒子走生命最後一程。
原來死亡的景象,是這麼令人唏噓、教人痛心的。


這短短的一幕,令他瞬間就好像看透了萬事、明白了許多人生道理。
「如果一切可以重頭再來…」看著看著,國瑞的雙眼濕潤了起來,「我希望我可以想清楚是不是真的要以死亡來解決問題……」
「那你就儘管放心好了!」那人繼續說,「正如我們『死亡事務委員會』的宗旨,我們正是會給你多一次生存的機會!」
「真的嗎?」國瑞頓時雙眼發亮,「原來,生命真的有Take Two的嗎?」
「雖說如此,你必須要在你肉體的血流光之前完成任務,才可以延續生命,否則你的靈魂便會回到肉體當中,與肉體一起死亡!」
「快說,」國瑞萬分期待,「你們要派遣我完成什麼任務?」
「據說在五年前,」不知怎的,那人的神情忽然顯得陰森,「有一個十歲女孩從葵芳邨某座大廈的天台跳了下來,從此與世長辭……」
「是個死去多年的女孩!」國瑞光是想,就覺得驚險萬分,「可是,你們豈不是要我替死人做事吧?!」
「你真聰明…你說中了!……就是要令她復活!」
「什麼?!」他大笑起來,「瘋的!正所謂『人死不能復生』,難道你們當我是有超能力的嗎?」
「你別忘記,你現在已經不是人,而是個靈魂了!」那人正經地說,「靈魂跟靈魂溝通,是大有可能的!」
「你們是在騙我吧?」一時之間,國瑞實在接受不了,「世間上哪會存在這般古靈精怪的事情的!」
「你現在不信是正常的,但當你親身去找她之後,保證你深信不疑!」
說完,那人就拉著國瑞的手將他帶到葵芳邨。飛進某座樓宇的某一個單位後,那人便消失得無影無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