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re.」
雖然我想試,但我咩都唔識,好驚到時候要我做主動,
我咪仆街 就算之前有對象,全部都未去到扑嘢...
好Puppy Love咁拖下手 
佢約我 去佢屋企
叫我到樓下打俾佢我只喺估唔到
原來約人 第一次就會去約去屋企~ 
係撘車時候 我內心小劇場就開始上演
「我一陣間要點好?」
「我係咪要攬佢」




「不如✈️ 扮肚痛」
「屌 佢嫌我7咪仆街」
「會唔會好痛」 
「都就到啦 去啦 試下去啦」
講到尾 都係想去
我想試下 呼~呢到好適合住人
有單車俓 有海旁 有商場
我都想係到住
「Er... Hello...我係小小...我到啦」
「好.我落嚟」




佢把聲好温柔 係好似冬天被窩入面咁
「Hi」
佢著住一身素Tee加條短褲 無Gel頭
喺一個經典薯仔齊陰髮型素Tee好簡單
越簡單嘅嘢越難著 好睇呢個人有無氣質~
不得不說 素Tee好襯佢 好似佢把聲咁 好温柔 
喺佢身上完全冇頹嘅感覺 相比之下我喺特登用Oversize 掩蓋自己身型無辦法
被人笑太多其實我好無自信即使我有好鐘意嘅衫 但唔喺Oversize我都唔敢著因為我Over Size 
我哋呢個組合好似完全9唔撘8一肥一瘦 成個Mario 一入門
有一股淡淡花清香味佢屋企唔大衣櫃




餐枱都喺黑色木系列
張床喺廳嘅中間床前面有一張長枱
上面擺咗部IMac播緊溫室雜草Easy weeds-在這個年代,我們不浪漫 
「你有冇聽過台灣Indie Band」
「無啊 」
「聽下」
「你飲唔飲咖啡?」
「好少飲」
「沖杯你飲」
 我坐底咗係佢地下 周圍望下望下佢行咗去拎嗰咖啡機出嚟
好認真甘沖咗一杯咖啡俾我一杯Espresso喺我面前 
Espresso喺一種用高壓熱水撞落咖啡粉對某啲人嚟講喺一種好重口味嘅咖啡好難令人忘記嘅味道
佢一杯 我一杯 
我唸Espresso好似佢甘
我呢一世都忘記唔到嘅味道 





不過我唔記得咗
對佢嚟講 所有咖啡都喺一樣
無分別 
「點啊?咩味啊?」
「有啲苦」
「苦啊 苦喺咪會刻骨銘心」
「你講嘢好文皺皺 ><」
「喺咩 可能同個世界距離遠咗 可能我聽太多迷迷糊糊音樂嗰人無咁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