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es你今晚喺咪翻去啦?」
「喺,我要翻台灣」
我哋無再對答 默默地將大家擁入懷



我唔記得講 
我哋喺各自都有男女朋友
呢一種關係喺世俗眼中應該喺一個錯





我哋喺「偷情」

我同James識於微時
因為Feel

Marcus喺我男朋友
我哋拍咗拖好耐
所有感情終需面對一個「小問題」
因為時間慢慢成為一潭死水





所以
我同James周不時會飲下酒,扑下嘢
幾健康啊 幾刺激啊 幾內疚啊 各取所需
我特別著迷於呢一種快慰

我好喜歡James
James嘅香味好過Maraus身上濃列古龍水
Marcus無James對我咁坦誠相對
James唔會好似Marcaus限制我食煙
Marcaus無James咁催眠無問題發生





不過,我清楚過James
我唔會破壞一切嘅「美好」

James有唸過放棄她
我都有唸過放棄Marcus
但無奈Marcaus可以俾到我一個安穩生活
我可以唔需要擔心生活上所有BullShit

現實吧

.............

言歸正傳





最後一晚
我同Marcus照舊約咗喺老地方等

我上到去 見到一地玫瑰 沿著去到床邊
一個好簡單嘅盒 加 一封信

我打開咗封信
「晴,我愛你,嫁俾我好冇」

如果如果仲未大個,諗嘢冇咁現實,可能我真係會願意放棄一切,應承佢

但係大個咗,我知道有feel唔係大撚晒

係我擰轉身,
我見到佢單膝跪低搦住我最愛嘅凋謝晒嘅玫瑰





我真係有一刻好想應承佢

「對唔住,再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