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到大我是一個渴望瘋狂但又擔驚受怕的人。
爸爸媽媽經常灌輸我的墨守成規唸法
我不是什麼壞小孩也不是瘋子。
因為我不夠瘋狂。 

上到大專,參加所謂「學會」
當真參加了自己興趣學會就定會有一群伙伴
曾經有一刻我也會以為莊員會陪伴
我好耐甚至係我人生重要的人會出現在自己婚禮
有一張在自失落失意陪伴 分享大家成長各種時刻





的確 我認識咗好多人 都只是偏面之交
我融入不了 像水和油沒有一刻可以相溶
我知點 我明點喺無錯就得
我係變咗好多


如果係一年前我一定唔敢打甘多嘢 唔敢講
唔知係點依加我會打 可能因為有啲感覺唔打出來係隨時間遞減
我想提醒自己有啲嘢係要記一世
有啲情感係唔可以忘記  






我好記得自己以前好鄙視啲玩交友App嘅人
因為我覺得好Dirt
個啲人一定係不重質量
好似每日食麥當勞無要求
成日玩One Night 生活充滿煙酒
只求當下快活無目的 浪費錢 同埋倫敦金呃錢

好似由9月份起 我忍住唔住好奇心同無聊
我Download咗交友App





我唸我依加完全就係自己以前鄙視嘅人
煙酒迷漫係我生活每一個片段甚至用情不專 哈哈
每一日係屋企都將音樂推到好大大到擾亂我唸嘢同做嘢
等我沉迷於此如此墮落
大慨原因是我無法投入我生活失焦了
 

交友App真係好搞笑
一左一右就決定同陌生人有無交流
我唔信一見鍾情 唔信一時半刻好奇心
我賭自己最多維持2星期因為我對人 好奇只會維持5小時
我特意用看不清樣貌的照片當Icon
一來驚被人點相 二來驚多是非被人話

我掃咗成晚 全部向左無咩人特別吸引




我口味比較古怪
無論音樂 食物 衣著 想法 角度 同鐘意的人

我好鐘意啲人個樣生得醜 有紋身(OldSchool)
最好就同我一樣 鐘意王家衛啦 哈
終於我見到有一張相個男仔瘦 長髮 長過我啊 個樣好醜
哈哈哈佢嘅profile 淨係打咗幾句 film同唔知咩
唔知點解有種莫名奇妙吸引我就即刻掃向右
然後match咗之後

我就再陸陸續續match咗幾個音樂品味差不多的人 
我好期待佢會唔會同我傾計終於有晚
我收到佢同我Say Hi
我狗衝甘覆佢
話題都係甘9下9下下刪500字





我記得有次講起咖啡
佢話佢鐘意
其實我唔算好鐘意 但由我讀設計後唔可以無咗
佢終於佢約我話去CoffeeShop 坐下
其實我好驚 我未試過同虛擬世界人見面同埋我外型又唔係好討好 屌
我肥妹嚟嚇親人點算

到個一日佢無提起
我唸應該係佢太忙後尾再斷斷續續傾左幾次都話約
但都無出嚟期間我拎咗佢IG睇曬全部佢嘅Post但佢IG俾我感覺係相簿
佢每個Post都會用HashTag都描述張相
仲要每一張都係輕描淡寫 

我諗我唯一的少女心就係當產生好感後會好細緻甘去觀察推測佢係個咩人 「投其所好」 
中間再係IG甘傾下計




不過次次都係我主動我都唔知係咩心態可能係歌詞入面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 」

 我記得有一晚 去咗LKF飲酒係酒精助攻下又係到同佢9流流吹水
我仲回饋咗一句等你有時間先啦 Hahahaha 你甘忙
佢話等佢日本翻來見面同Chill
但條件係我唔可以Say No After Chill
我個時唔明白咩叫唔可以SayNo
心唸唔係打劫啊 到12月中
終於我地約咗

不過地點係時鐘酒店
我唸應該唔會玩甘大嘅同埋我對佢好奇心重
所以我去咗入到房
無論房間定燈光都充滿著情愛的感覺個床好大
好似係傳說中圓床?




佢一句聲都無講 我又驚就好安靜甘除咗外套
「你之前無食過煙?」
「無啊 有食過Shesha」
「一定要學識食煙先可以」之後係佢教學下我學識咗食煙 一呼一吸下
我覺得所有嘢都放大甚至慢咗
我淨係記得訓低前一句係
「你今年幾多歲?」
「20」
佢將嘴唇貼近我
我保持著初生嬰兒嘅動作佢個嘴好軟 好似棉花糖
每一下都好温柔我都好小心翼翼甘回應
佢隻手無周圍游走只係好慢甘放入我胸前
甚至連力都無加上
「除衫」低沉又帶有磁性甘由佢口中講出

我好聽話甘除曬啲衫
唔知係時鐘酒店原因定咩
我覺得一刻空氣瀰漫著情慾 好唔清醒 
佢好温柔甘擺咗入去 之後不斷抽插每一下我心口都跟著佢郁動
任由佢擺佈我好耐無做愛 再做竟然同一個唔係男朋友
因為係正面赤裸裸甘對住佢但係我都盡量避免有眼神接觸
驚有啲尷尬但係到後尾佢加快咗力度
我都係忍唔住甘好細聲甘叫
我都分唔清係快感定咩佢拍一拍patpat
叫我轉身趴底我趴底無耐之後就聽佢問
「你有無食藥?」
「無」
之後佢就繼續保持節奏
再慢慢加快到最後我Feel到一股熱流
係PatPat到佢好冷靜甘拎紙巾清潔完事好似好熟悉每一個步驟 
之後我地再聊咗一陣 不外乎做嘢同9up幾句睇下佢d紋身

我由完事之後都一直唸緊係咪發夢
到夠鐘 時鐘酒店會打入來 吹你
我好快甘整理好自己
「你走先?」
我點點頭之後我去咗Coffee Shop
食食下收到佢訊息 : Nice Meeting
可能是沒有試過 同時體內的瘋狂依然分泌
「I Like You . 」
我唸都無唸就Send咗俾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