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有人說,我們應該知足,珍惜眼前所擁有的一切,不應強求更多,只可惜我們總是重複犯錯。



「有人說,
我們應該知足,珍惜眼前所擁有的一切,不應強求更多,
只可惜我們總是重複犯錯。」

男孩和女孩原本是兩個世界的人,兩條平行線,沒有什麼共通點,根本沒有什麼機會能認識大家。

男孩出生於小康之家,雖然不算是衣食無憂,但也不用擔心平常生活。女孩卻是經歷過不好的童年,被親人拋棄,被欺凌。從小到大在學校和家裏都沒有感受過足夠的愛,沒有怎樣幸福過。就是這些經歷,令女孩對人產生厭惡,不喜歡跟別人交流,不再相信別人。

這兩個世界的人,長大環境已經南轅北轍,更何況一個在加拿大讀書,一個在香港生活,大家相隔一萬二千公里,本來就沒有任何機會認識彼此。但卻因為女孩寫的一個故事,將兩條平行線的距離拉近。



三月的加拿大,因為武漢肺炎疫情非常嚴重,所有大學課堂都轉為網上授課。男孩在家無所事事,在網上無意中發現了女孩寫作的社交平台。男孩覺得既然自己在家裏都是過著頹廢生活,不如閱讀女孩的故事,消磨時間。就是這樣,他和她有了第一個關係,讀者和作者的關係。

男孩只用了一整天便完成閱讀女孩的故事。而對於故事的某些情節,男孩感到了一些興趣。他決定鼓起勇氣,在社交平台上找女孩聊天,與她聊故事的劇情,希望能了解更多關於故事的概念和作者的寫作構思。

當然,女孩也有很友好地回覆男孩的信息,解答男孩的疑問。他和她本來只聊寫作概念,不會即時回覆,關係就像作者和欣賞她的讀者那樣,很普通。但不知何時,回覆的速度逐漸增加,兩人的關係也變成連其他共同話題都會聊。慢慢地,他和她越走越近。

女孩患有抑鬱症,也會常常因抑鬱而失眠。正因如此,男孩和女孩的生理時鐘變得越來越相似,聊天的機會自自然然就變多了。男孩當然開心能跟她每日聊天,但這也令他越來越擔心她的情緒。女孩每次抑鬱都會獨自一人去面對,都會過度聯想太多。於是,男孩決定跟女孩說,希望能和她一起分擔和一起面對未來不如意的事。

就是這樣,他獲得了她的信任,一個不相信人的女孩,決定相信這個「陌生」男孩。女孩決定把自己不安和過去的身世告訴給男孩知道,希望男孩能陪伴著她,聽她訴苦。但即使如此,兩人的關係還是停留在作者和讀者。兩人雖然日日夜夜地聊天,但是她還是稱呼他為讀者。男孩漸漸感到不知足,他不甘只做女孩的讀者,他還想做女孩的朋友。男孩希望,即使有一天,女孩無論因為任何原因不再寫故事,他和她還會有一個連繫。



女孩一開始很抗拒跟男孩做朋友,她覺得讀者比朋友更加重要,讀者能夠和她討論寫作話題,但朋友只會寒酸問候幾句。她害怕如果和他做了朋友,有一天吵架,自己會同時失去一個讀者和一個朋友。但日子一天一天的過,男孩和女孩每日聊天,陪伴著她無數個日與夜,女孩慢慢默認了和男孩的朋友關係。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