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人注意到自己的存在嗎?
 
這是一個嚴肅的問題,對童佐櫻而言。
 
童佐櫻剛從廁所返回課室,立刻發現自己的座位不意外地,再次被佔據了。更讓她憤怒的是,她的書包居然被丟到角落的座位!
 
童佐櫻抿緊嘴唇,板起臉孔,一如概往地走到自己的座位,拉開椅子,用力坐在霸佔者的大腿上。「喂!今天調位呀!」霸佔者愣住,先是被她特如其來的行動嚇一跳,隨後推開她,不滿地提醒。
 
熟悉的聲音劃過耳際,童佐櫻身體一僵,那些快要從嘴唇瀉出的罵人説話此刻被硬吞回肚。她的血液沸騰,心跳加速。她感到面額異常燙熱,趕忙低下頭,盡量不讓「那個人」見到她的臉。她很想逃離現場,雙腳卻彷彿生了根,整個人動彈不得。
 




「妳坐在Emily隔壁。」「那個人」見到她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遂好心提醒她。童佐櫻立刻頭也不回地飛奔到自己的新座位,一頭扎進抽屉裏。為甚麽要跟他有交集?!雖然她也很想拉近與他的距離,但現在並不是一個好時機!
 
心跳回復正常後,童佐櫻才離開抽屉,深吸一口氣。她決定徹底忘記一分鐘前經歷的一切。然後,她開始整理抽屉。把紙張和書本取出後,她突然發現,心肝寶貝消失了。腦袋頓時一片空白,雙手反射性地瘋狂撥弄枱上的紙張書本,不顧旁人奇異目光,心裏想的只有心肝寶貝。直到書本紙張散落一地,童佐櫻才頹然地靠在椅背。是誰奪走唯一不會背叛她的東西?如果她永遠失去了心肝寶貝,她該怎樣做…
 
想到這裏,童佐櫻的視線落在不遠處,正在跟人聊天的「那個人」身上。她凝視那個對自己而言獨一無二的身影。如果…是他把心肝寶貝據為有,她願意送給他嗎?她猛地搖頭,怎麼可能!它可是自己的護身符,無論如何也絕不會拱手送人!但…如果連一把便宜的文具都不肯送他,她又有甚麼資格喜歡他…
 
在她陷入兩難的狀態之際,一幅景象突然開過腦海。童佐櫻終於想起,她臨去廁所前,把心肝寶貝脱下,用能紙巾包裹住,就這様放在枱面上。相信任何人見到一團紙巾,都會小心翼翼地丟掉,然後九秒九衝進廁所拼命地洗手。她來不及多想甚麼,就衝到垃圾桶前,打開桶蓋,無視傳出的異味,徒手翻找垃圾桶。
 
童佐櫻聽到責罵聲,竊竊私語聲,還有不能缺少的尖叫聲,但她完全不顧外界的變化,專心地翻找垃圾桶。隨着兩旁的垃圾堆積如山,她終於找到那團包裹住心肝寶貝的紙巾,她緊握住它,展現小一以來第一個發自内心的笑容。
 




童佐櫻凖備關上垃圾桶蓋,一抹深啡色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她彷佛着魔似的,伸手把那抹深啡色抽出,盯着它的封面陷入沉思。
 
那是一本書。準確來説,那是一本歷史悠久的書。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