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香港天才籃球員意外地來到東方文明、熱愛籃球的異世界,與異世界的籃球好手結緣,冒險的故事。



1.我是誰? 

司馬楓在睡夢中驚醒 『這是那兒?』 

司馬楓打量四周,只見房內空無一人,他坐在一張深色胡桃木製架子床內,床是東方的花鳥紋裝飾,房內擺放著一張木桌子以及木衣櫃門,司馬風望向樓頂,入榫橫梁縱橫交錯,角落上卻裝著一部分體式冷氣機,但整體而言,整間房子古色古香,充滿東方色彩。

 司馬楓感到房間佈置有點不協調,但說不出來,更對此地感到陌生,毫無印象。 

『對了,我是誰?』 司馬楓看著自己,身上有不少經過包紮的傷口,猶幸只是皮外傷,不感痛楚。他嘗試努力回想,但什麼也記不起,自己姓甚名誰,為何出現在此地,一概不知。 



『無辦法,只好外出望望』司馬楓放棄思考,走出房外看看有什麼線索。 才剛踏進大廳,便聽到女子叫喊:「楓!你醒來了?」

 「楓?是叫我嗎?」司馬楓心想,還沒來得及反應,一樣貌姣好,清麗脫俗的年輕女子便緊張地跑過來對她噓寒問暖。 

「你已昏迷了三天呢,當初在海灘發現你時,以為你已死了,但哥哥發現你一息尚存,便把你揹回來。幸好你醒了,哥哥和爸爸正在煩惱如何處置你這昏迷不醒的怪人,大概你若再過兩天不醒來,便把你賣去柳大夫那裡。」 

「柳大夫是誰?」司馬楓問 

「柳大夫你也不認識!?你外地人嗎?他是灣區有名的外科手術醫生耶,對器官摘取及保存有相當的心得,器官移植手術技巧更是國內首屈一指。不少富家大戶甚至京區高官都專程來到灣區找他動手術呢!」 



司馬楓突然感到不寒而慄,幸好及時醒來了,否則死左都唔知咩事! 

「對了!你為何暈倒在海灘?遇上海難嗎?你家在那裡?今天在此多休息一晚吧!明早要送你回家嗎?」女子連珠炮發地問。 

「忘了,什麼也記不起來,我沒有任何記憶,自己的名字也忘了。對了!剛才你叫我做楓!我的名字叫楓嗎?」司馬楓反問 

女子指著身後的櫃子道:「你昏倒的時侯,我擅自翻開你的隨身物品看,找到一個叫做護照的深藍色小本子,上面寫著你的名字叫司馬楓!袋子內還有一件籃球球衣呢!你也是籃球選手嗎?」 司馬楓沒有回應,便跑去搜自己的袋子,找到護照揭開一看。 

-姓:司馬 名:楓『我叫司馬楓嗎?』他心想。 



除了護照等個人物品外,袋子裡還有一件球衣和一些籃球裝備。看來自己是一位籃球選手。司馬楓拿起自己的球衣努力地回想,也想不出任何頭緒。 

「算了,我放棄」司馬楓呢喃。 

「謝謝你救了我,姑娘還未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司馬楓問道 

「我叫呂凱兒,叫我凱兒就好,除我以外,家裡還有哥哥和父親,但他們仍在酒家工作,該差不多回來吧!」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一老年人和青年人從玄關徐徐步進大廳。 

「呀!醒來了嗎?」那老人看到司馬楓問道「我叫呂天翁,這位是犬兒呂凱雲。」 
「唷,你好。三天前在沙灘就是我把你拾回來的呢!哈哈!我和父親原本打算今天晚上便把你賣去柳大夫那兒!看看你的內臟能賣多少便算多少,幫補一下家中的生活費,如今你醒來,看來便不成事了。來來來!我請你喝酒,慶祝你昏迷後醒來。」說罷,呂凱雲便一枝箭般跑到廚房中拿酒。

 司馬楓不禁把眼翻到天花去,早上還想把我的內臟賣掉,現在就熱情的招待我。這是什麼人物姓格設定!不過司馬楓內心並不討厭的,他看到自己身上包紮過的傷口,新簇簇的衣服,都證明了這三天來得到他們悉心照料,想到這裡便感到內心暖暖的。 只見呂凱雲很快的便拿著一壺酒,從廚房走了出來。呂天翁則把剛帶回來的小菜放在桌子上,



「應該還沒吃晚飯吧?來,坐下來一起吃,嘗嘗我們的撚手小菜,包你回味無窮。」呂天翁笑說。
 呂天翁這樣一問,司馬楓才想起自己三天以來都沒吃過東西,他看到桌子上精繳的菜品,忍不住嚥下口水,便把手上的球衣放在一旁,坐下來一起吃飯。 

蒜蓉牛油炸雞翼—氣味香濃,令人食慾大漲!司馬楓咬一口,雞肉鮮嫩,肉質豐富!是以新鮮的雞肉制成,跟冰鮮雞完全沒法相比,金黃的炸雞皮香脆而不油腻。 

蔬菜高湯—材料包含了洋蔥,蕃茄,西洋芹菜,紅蘿蔔等。司馬冬呷了一口,雖然從外面帶回內,但仍然保溫,熱度適中,味道清甜,正好中和雞翼的濃郁的味道,恰道好處。 

珍珠白飯—米粒細小但飽滿,吃了下去粘而不糙,更有淡淡的甜。 

「這是日本的珍珠米嗎?」司馬楓問道

「日本是那裡?」呂凱兒反問

「我從小住在灣區也沒聽過此地,是林區還是丘區的農田?」
 

「日本你也不知道在那?日本是我們香港人的鄉下!漂亮的日本妹!豐富的海鮮,入口即溶的神戶牛,購物的天堂!你竟然不知在那!」司馬楓激動地吶喊。 



「香港?記起自己身世了嗎?」呂凱兒驚訝地問道。 

呂凱兒一問,隨即喚起了司馬楓部份記憶!『對了!我是香港人,大概看到剛才拿本護照聯想起來吧。』 

「你來自一個叫香港的地方嗎?」呂天翁問道:「我年幼時跟隨父親遊遍整個楚庭,也沒有聽過一個叫香港的地方!難道是楚庭以外的國家?」 

「楚庭是什麼?吃的嗎?」司馬楓疑惑地反問。 

「連楚庭你也不知道?我們現在身處的國家便是楚庭!失憶也不要失憶到連常識也沒有好嗎!還是你是異域人?應該不是吧?看你的膚色和身高也不像,還說著跟我們一樣的語言。」 司馬楓頓時語塞不知怎樣回應。

 「如果你真是異域人就好了。」呂凱雲向著司馬楓說道「十五年前那個把籃球這玩兒帶到楚庭的籃球之神,傳聞就是說他來自異域的。大概異域人都是擅長打籃球吧,如果有異域人坐鎮,今年的灣區三人籃球賽冠軍就是我的囊中之物!哈哈!!!不過妹妹說的對,你膚色和身高怎麼看都不是異域人吧!」

呂凱雲瞄了一眼司馬楓身旁的球衣隨即說道:「不過你也是打籃球吧,明天我們切磋一下,給我看看你有多少斤兩。」
 



「異域?什麼是異域?」司馬楓問 

「就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人,不過只是傳說罷了,但人們總是喜歡把傳說當成真的,來完滿他們的想像。」

呂凱兒說道。
 『異世界?我來到異世界了嗎?』

司馬楓心想『要怎樣回去?』
 

司馬楓再次望著自己的球衣,但仍然什麼也想不起。 

「不用急,慢慢來吧,你可以先住在我們這兒,到你想起來,再回去也不遲。」呂天翁說道。

 看來需要寄人籬下一段時間,司馬楓沒辦法拒絕。 「謝謝,但我總不能在此白吃白住,聽凱兒說你們是經營酒家,若不嫌棄,我明天到店裡幫忙吧。」司馬楓說道。 

呂天翁其實不介意司馬楓白吃白住的,但眼見年青人這麼有心,也不好意思拒絕,便點頭答應,內心也感到點點欣慰。 



好了,吃過晚飯後便休息吧,工作的事,明天再說。」呂天翁說。
 

晚飯過後,司馬楓拿著球衣和隨身物品回去自己的房間,中間穿過庭院時,漆黑中望見有一大空地和一條闊柱。司馬楓好奇地走近,細看之下,才發現那條柱其實是籃球架,司馬楓望向地下的線。

『是標準的半場籃球場,他們的家真大。這裡的地不值錢嗎?沒有土地問題?』司馬楓心裡吐嘈。看來原本的世界吋金呎土,土地問題嚴重得深深烙在每個人的腦海深處,失憶的人也不能忘記。
 只見司馬楓看到籃球架下的籃球,就好像有一股在魔力吸引他。司馬楓慢慢地走過去,拾起籃球,突然,司馬楓腦內好像受到強大的衝擊!他彷彿置身再一個大型籃球球館內,聽到觀眾熱情的歡呼聲。司馬楓置身球場中央,腦內突然回響著一下又一下的腳步,一個又一個的投籃﹑入球﹑充滿熱情和緊張感。 

司馬楓本能反應地打起籃球上來,兩下胯下運球,然後向右踏前,換手,向左踏出一步,急停,向後跳投(step back)!籃球應聲入網。再來一個後仰跳投(Fadeaway),然後是閃電般的第一步突破!!

司馬楓接連駛出他擅長的進攻手段,恰巧在一旁偷看的呂凱雲震驚得連鼻涕都噴了出來。「這次發達了!」呂凱雲雙眼散發著光芒。
 司馬楓感到莫名的興奮和緊張刺激。同時勾起他部份的記憶亦漸漸回想起自己的身份! 

『對了!』司馬楓咀角不禁上揚,我想起來了。 

『我是誰?』 司馬楓來一個變向換手運球上籃! 

『我是職業籃球員。』

『我是誰?』 司馬楓一個後仰三份跳投! 

『我是亞洲第一人。』

『我是誰?』 司馬楓歐洲步上籃! 

『我是NBA球星。芝加哥公牛小前鋒--司馬楓!』
已有 0 人追稿

已關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