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你們相信這個世界有穿越嗎? 我本來不相信的,直到……



「宋喬恩,妳給我站住!」
「妳就不要管我那麼多可以嗎?」
「好,妳只要踏出這個門口一步,妳就不要回來!」
「妳說的!」
「宋喬恩!」
她是我媽,從小到大她什麼事都要管。
就連我大學念什麼科目她都要管。
好吧,我就選她想我念的科目,結果呢?
現在連我用空閒時間做我想做的事都不行,我還待在這裡幹嘛?
「怎樣啦?」我一進電梯,我媽就打電話給我。 


「妳真的不回來了嗎?」
「對!」
「妳這頭牛怎麼那麼難教?」
「還不是妳生的?」
「好,我就讓妳選擇妳自己喜歡的……」
「喂?妳,妳有聽到嗎?我聽不到妳說什麼?」 
一開電梯門就刮起大風,中間還夾著塵沙。
「呸!這是哪裡啊?」風沙吹進我的嘴巴。 
等一下!這是什麼聲音?
是馬在跑步的聲音嗎?好像不是只有一匹馬吧?


「衝!殺!」
突然,有一群馬從四方八面從我這邊衝過來。 
「媽啊!」這次肯定死定了。
「上馬!」有人把我拉上馬背。 
「嘩,原來騎馬是這個感覺,爽啊!」
 現在好像不是享受的時間吧?
「給我殺個片甲不留!」 
「先生,不要在我耳朵旁邊吼,很痛耶。」
「閉嘴!」
「什麼態度?等一下,不要騎這麼快,我想吐。」


「我叫妳閉嘴!」
「我真的想吐……」
不對,所以這裡是哪裡?
是有人在練習騎馬嗎?
「這是什麼啊?是……是血?」我摸一摸臉上暖暖的液體。
那一刻後,我就忘記了後面所發生的事了。
「她是誰?」
「應該是花國的女人吧?」
他們窸窣的聲音把我吵醒了。
「你們是誰?」一個個穿著士兵的衣服。
「姑娘,妳是花國的人嗎?」
「什麼花國?在哪個地方?」
「裝傻啊?妳肯定是花國來的妓女。」
「你才是妓女,你全家都是妓女!」
「既然是妓女,那可以讓我們兄弟放鬆一下吧?」


「放鬆個頭!我不是!」
「害羞什麼?兄弟們,好好享受吧!」他們一步步逼進。
「走開啦,我說了我不是!」
「來嘛,我們一定讓妳舒服的。」
「滾開!」我用腳把他們踢開。
「住手!」是他?
「符將軍!」
「你們想在我的營地做什麼?想弄髒嗎?」
「不是。」
「還不給我出去?」
「是!」
「你是誰?」等他們出去了,我開口問他。
「閉嘴!」
「又叫我閉嘴?你是沒有其他台詞是不是?」
「妳現在是我們的人質,還敢說這麼多話?」


「什麼人質?」
「妳不是花國的人嗎?」
「到底哪裡是花國?問你們那麼多人都沒有人告訴我。」
「那妳從哪裡來的?為什麼出現在戰場上?」
「我從我家坐電梯下來的。」
「家?電梯?」
「對,這裡是哪裡?」
「杉林營地。」
「什麼鬼東西?」
「是我們彬國的其中一個營地。」
「杉林?彬國?花國?」
等等,這裡的確很奇怪。
有馬、有戰場、有士兵、有將軍…… 
我該不會是回到過去吧?
天啊!這也太好玩了吧?


「現在是什麼年?」
「公元831年。」
「831年?彬國?」
 「對。」
「我怎麼念書沒有念過這個國家?」
「念書?妳是一個女生怎麼可能可以念書?」
「閉嘴!我在想東西!」
「妳敢叫我閉嘴?別忘了妳是人質。」
「你說我是人質,那幹嘛不把我困在牢裡?」
「那是因為……」
「因為你垂涎我的美色對不對?捨不得我去牢裡受苦?」
「對啊,那妳可以令我好好放鬆一下可以嗎?」他慢慢地靠近我。
「走開!怎麼所有臭男生都一模一樣?」
「我對妳才沒興趣。」
「怎麼可能?我明明就是個美女。」


「那我叫我的兄弟來好了。」
 「不要!對不起嘛,我開個玩笑而已。」我抓住他的手。
「放開!男女授受不親!」他甩開我的手。
「什麼舊思想?」我翻個白眼。
我應該要冷靜一點,我還沒弄清楚這裡是哪裡。
所以這裡到底是以前的地方嗎?
還是因為它只是一個小國家,所以歷史才沒有記載?
還是我在作夢呢?
「妳在想什麼?眉頭都皺起來了。」
「如果我跟你說,我不是這個年代的人,你相信嗎?」
「相信。」
「這麼荒謬的事你也相信?我自己也很難相信。」
「那妳是哪個年代?」
「未來,2019年來的。」
「2019年?」
 「是的。」
「那妳是怎麼來的?」
「一打開電梯門就看到一群馬在跑,然後你就拉了我上馬背。」
「什麼是電梯門?妳講的東西也太奇怪了吧?」
「算了算了,不相信就算。」
「我相信。」
「真的?為什麼?」 
「不知道,我就是想相信妳。」
「你不怕我是細作,找到機會就把你殺掉?」
「如果妳是,妳怎麼會怕鮮血?」
「不要再說了,那種暖暖的感覺很嘔心。」
「哪會嘔心?」
「明明就會,我臉上還有血跡嗎?」
「還有一點點。」
「幫我擦掉。」我把臉靠近他。
「可是……」
「我自己看不到,快點!」我抓起他的手。
「好好好,妳先放開我的手。」
原來他的五官這麼的深邃,很好看。
「好了。」他把我推開。
「謝謝。」
「聊了這麼久,都不知道妳怎麼稱呼。」
「宋喬恩,你可以叫我喬恩。」
「在下符博。」
「我想睡覺了。」
「那妳睡床,我睡地下。」沒想到他這麼有風度。
「我是人質,我已經不用住牢裡了,當然是我睡地下。」
 「妳不是說妳不是花國的人嗎?」
「我不是,跟你開個玩笑嘛。」
他靜靜地看著我,不出聲。
「我真的不是,我只是逗你的。」
「好,我相信妳。」
「你這麼單純,怎麼當上將軍的?」
「什麼意思?」
「沒有,晚安。」 
沒想到,身在別處的我還可以睡得這麼安穩。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