喺落地玻璃窗外面,係180度嘅維港夜景。
玻璃上嘅夜景,隱約地倒影咗喺餐枱上面食緊嘢嘅兩個人。
無錯,佢哋係我今次嘅客。
呢度係佢哋兩年前簽約嘅時候揀嘅餐廳,聽講,呢度係佢哋慶祝第一個月紀念日嘅地方。
佢哋一定無諗過,再一次嚟到,竟然就係分手嘅時候。
 
從呢兩個人嘅衣著,我已經睇得出當中一啲嘅唔和諧。
餐枱左邊嘅Sharon一身OL裝扮,加埋臉上嗰副金絲文青眼鏡,感受到佢嗰份未成熟都要扮成熟嘅味道;
餐枱右邊嘅家豪即使嚟到高級餐廳,身上著嘅依然係一件好隨意嘅摺袖裇衫同埋牛仔褲,加埋腳上嘅Ultra boost2.0同埋本身嘅一身黝黑膚色,全身都散發緊一陣強烈嘅陽剛味。
 




當然,兩個人嘅唔和諧唔單止由衣著反映,仲有行為。
呢兩個人曾經喺呢個地方好甜蜜咁笑住傾計,但係今天,兩個人已經變到坐喺枱嘅兩邊,相對無言。
不過啱嘅,話哂呢一餐係分手和頭酒。
 
或者所有情侶啱啱一齊嘅時候,都唔會諗到有分手嘅一日。
當然,如果每對情侶都覺得自己會踏上分手嘅路,我就無生意做啦。
所以,我相信自己是世上唯一一個梁靜茹嘅知音人。
因為喺生意嘅角度嚟睇,我衷心相信,分手快樂。
 
因為呢間餐廳比較高檔,所以入餐廳嘅時候會要求客人預先將手機放入指定locker。




對於一心嚟享受環境嘅情侶嚟講,呢個要求簡直係貼心又稱心。
但係對於分手前夕嘅情侶嚟講,無咗手機,就等於無咗填補死寂嘅機會。
 
「叮!」係高腳杯敲枱嘅聲。
睇嚟Sharon已經等到唔耐煩,即使佢睇落斯文,但呢個時候隻腳已經忍唔住開始搖緊。
咁睇嚟我要登場啦。
 
我整理一下衫領同衫袖,等件西裝睇落筆挺少少。
正準備行出去,我件西裝外套就被人扯住咗。
「你想做咩啊?」Kelly好質疑咁望住我。




「做嘢囉,唔通去搭枱咩?」我睥咗Kelly一眼。
 
呢個Kelly,雖然個樣係幾似陳法拉,但個人真係一個煩膠嚟。
算,而家做重要嘢先,遲下再介紹呢個唔係員工嘅人點解會出現喺呢度。
 
「人哋準備講嘢啦!」Kelly似乎示意我等多陣。
「所以我咪要出去囉!你再拉住我我一陣推你落維港啊!」我反個白眼,然後用James Bond嘅身手好靈活咁鬆開她嘅拉扯,然後就走咗出去。
 
「兩位晚安,又係我阿濤啊,今晚晚餐味道點呢?滿唔滿意啊?」
「食完係咪走得㗎啦?」男生家豪把聲好冷淡,一聽就知佢對呢餐完全唔滿意。
正常嘅,我明無人會享受一餐被迫同分手對象一齊食嘅晚餐。
 
「唔好意思,因為根據合約條款一,『二人必須同時出席並完成用餐,並需要根據要求完成一個指定活動』,所以請兩位完成埋指定要求嘅一件事先走得。」我繼續笑住咁講,扮睇唔到家豪嘅不耐煩樣。
「仲要做咩?」家豪嘅唔耐煩似乎變咗嬲。
佢本身成個人已經有運動員嗰種黑黑實實嘅感覺,而家加埋個嬲樣,感覺好似隨時會打死人咁。




「根據合約條款七,『提出舉辦分手和頭酒的人,可以提出一個秘密要求』,所以今晚嘅特別活動係由Sharon小姐建議嘅。」我攤開手指向Sharon,然後繼續講:「今晚嘅特別活動係,真心話大冒險!」
 
家豪一邊聽,個樣已經皺到眼耳口鼻就快痴埋哂一齊。
「今晚真心話大冒險嘅玩法好簡單,大家都要誠實答一個問題,答完就走得。唔誠實,就要冒險㗎啦!」
「答咩?」家豪急不及待咁問,似乎他真係好想走。
 
「Sharon想知嘅問題係,請講出,分手嘅真正原因。」
 
問題一出,家豪將個唔耐煩嘅樣由我身上轉去Sharon嗰度。
「你煩唔煩啊,咪講咗好多次囉,你突登約我出嚟又係問呢啲?」
「你講極都係話『悶』,我哋拍咗兩年拖,你以為我真係信你因為『悶』而分手咩?」Sharon拍枱起身,睇唔出一個感覺斯斯文文嘅女仔都有咁嘅舉動。
不過,講還講,唔好拍枱啊,我要賠㗎大佬。
 
「兩年啦喎,點解唔可以悶?我講咗就講咗,你唔信我都無計!」家豪大喝一句,即刻想走。
我嗱嗱聲攔住佢,然後笑住咁講:「根據條款九,『若發現存在違約或詐騙行為,違者需支付港幣$100,000作解約金。』,你唔完成特別活動,都算係違約㗎,想俾現金定碌卡?可以扣埋cash dollar喎。」




家豪一聽,唯有一肚氣咁坐翻低。
 
「一個月前明明我哋都好好哋,你嗰時仲話book定咗我哋兩年半慶祝日嘅餐廳,但係兩個星期前你突然間話悶?我點信你啊黃家豪?」Sharon一邊講,一邊激動到喺佢副文青眼鏡之後流出咗兩行眼淚。
「講你又唔聽,聽你又唔信,咁我仲可以點?」家豪似乎已經放棄解釋。
「講真話俾我聽,點解要分手?」Sharon用眼神向家豪迫供,呢個樣令我諗起「宮心計」入面嘅楊怡。
 
「悶。」家豪好隨便咁答。
「我要真話。」楊怡版Sharon又發功。
「悶。」
「講真話。」
 
「我到底幾時走得?」家豪索性直接將槍頭指翻向我。
「根據條款三,『參與雙方必須留在席上六十分鐘方能離座,否則作違約處理』,你而家答咗問題,不過參與時間只係過咗四十五分鐘,所以若果要走,都要等多十五分鐘。」我好熟手咁答佢。
「好,我就坐埋呢十五分鐘。」家豪嘆了一口氣。
 




「黃家豪。」Sharon又出聲,但係今次,個氣場唔同咗。
佢唔再係楊怡。
「話我知,你係咪有第二個?」
佢係眼神銳不可擋嘅米雪。
 
今次,家豪終於有啲反應。
佢個樣好似呆咗一呆,然後有啲冷淡咁笑咗一下。
「無。」呢個係家豪嘅答案。
 
「你呃人。」
Sharon今次唔係米雪,係唐英年。
「真係無。」家豪搖一搖頭,但係個樣明顯無咗之前唔耐煩嘅怒氣,反而睇得出好有多少唔自在。
 
我睇一睇錶,時間差唔多,睇嚟夠鐘做大龍鳳。
「因為時間關係呢,既然真心話睇嚟大家都唔滿意,我哋係時候要嚟大冒險啦!」我拍一拍手,偵探從隔離嘅監視室走咗出嚟,手上面攞住咗幾張相。




偵探係我朋友兼同事,遲下再介紹翻。
 
「今次嘅大冒險,就係我哋一齊睇相喇。」
我用手指住偵探放喺枱中間嘅相,引到Sharon同家豪同時離位行去中間望下。
距離張枱明明仲有幾步,家豪同Sharon個樣同時變色。
家豪塊面青咗。
而Sharon就一臉慘笑。
因為佢哋都望到,枱面上面嘅相,每張都係有一男一女嘅背影,然後好親熱咁錫緊。
 
「哈......我都知你偷食㗎啦。」Sharon喺度笑,好似一個醉咗嘅人,慢慢走近張枱。
而家豪無再走近,只係扶住張枱,係咁搖頭。
 
「點啊?你食咗邊個啊?Shriely? Vivian?定係其他系嘅人啊?」
Sharon慘笑住咁走到埋枱邊拎起張相。
突然,佢無再笑。
 
「點解?」Sharon問,唔知係問緊家豪、我、定係佢自己。
「點解啲相係我嚟嘅?」Sharon好尖咁嗌咗一聲,然後將張相隊埋我塊面度。
嗱,隊還隊,唔好隊面啊,仲要搵食㗎大佬。
 
我當然知每張相入面同另一個男人攬攬錫錫嘅人係Sharon。
話哂啲相係我print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