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豪嗰一刻好自然咁拎咗部手機出嚟,然後靜靜地咁影低呢一切。
點解?家豪都答唔到,可能係佢想話俾自己知,呢個係事實。
嬲?
家豪無嬲,反而有啲內疚,因為佢愛Sharon,但係就俾唔到Sharon想要嘅人生佢。
所以家豪諗,其實分開或者都係一個對大家好嘅決定。
 
經過呢件事之後,家豪已經唔識點面對Sharon,所以每次見面,家豪都表現得好冷淡。
因為一唔保持冷淡,家豪怕自己會忍唔住咩都講哂出嚟。
而Sharon亦開始發覺家豪嘅唔妥。
所以直到有一日,Sharon終於忍唔住要質問家豪到底發生咩事。




家豪只係講咗一句:「我悶啦,不如分手啦。」
 
呢個係家豪想為Sharon保住最後一分顏面嘅方法。
或者都係保住自己風度嘅方法。
家豪唔介意做衰人,唔介意硬食綠帽。
因為,佢接受唔到繼續同背叛自己嘅Sharon一齊,但係佢都係無法否定自己心底仲係有少少愛Sharon呢個事實。
所以佢想呢段感情好來好去,佢想自己嘅初戀至少可以以和平分手結束。
 
估唔到嘅係,不滿嘅反而係Sharon。
當Sharon問極都無滿意嘅答案,佢記起咗兩年前簽嘅一份約。




「分手和頭酒」。
佢記得當時計劃介紹人,即係我講過:「所有分手一定有原因,所以呢個『和頭酒計劃』,就係俾所有不了了之咁分手嘅情侶,有機會坐埋一齊,坦誠咁講翻大家分手嘅原因,好來好去。」
就係因為咁,所以Sharon聯絡咗我,成就咗今晚嘅「分手和頭酒」。
 
呢一餐「分手和頭酒」嘅前因就係咁。
 
「有冇搞錯啊?出軌你都幫住佢?」Kelly明顯地好唔滿意家豪嘅諗法。
「就係因為想好嚟好去,所以你將手機入面全部Sharon出軌嘅相都清哂去垃圾桶,淨係留翻低開心嘅相?」
一直企埋一邊嘅偵探突然都追問家豪一句。
 




一聽到呢句,明明唔係問我,但係我突然成身打咗一個冷震。
我諗起自己部手機。
由Iphone4到而家Iphone11,我電話入面嘅相簿永遠都有同一堆相。
永遠都係8.1gb。
全部,都係我同「佢」開心嘅回憶。
靠住呢啲相,我麻醉咗自己就快五年。
 
「雖然我哋分手,雖然Sharon出軌,但我都想記得我哋有過嘅開心事。始終,我真係好愛佢。」
家豪一邊講,一邊望住枱上面一張張Sharon出軌嘅證據。
對佢嚟講,可能佢會寧願一世都被蒙在鼓裡。
愛情就係咁,有啲人好盡力想默然無聲咁守護,亦有啲人以為咁就代表可以得寸進尺咁肆意破壞。
 
「愛佢,唔係更應該講出嚟咩?佢唔明白出軌嘅後果,即使你哋分手,將來佢喺另一段感情都會出軌。唔講,真係對佢好咩?」我從自己腦入面嘅混亂走翻出嚟,問咗一句。
今次家豪又擰開咗個頭。
但今次佢係望住天花板。




我估佢唔望海,可能係因為佢唔想喺窗口度睇到自己個樣嘅倒影。
或者,係因為佢想喊。
 
愛情入面嘅傷痕,好多人都覺得遮咗就等於無事。
只要粉飾太平,就可以令到段關係睇落好好。
但其實當你主動去遮住傷痕,你只係話緊俾傷害你嘅人聽,你繼續傷害人啦,無後果㗎。
只有你將個傷口隊去佢面前,話佢聽,俾佢聞到啲血腥味,佢先會明白,原來令人受傷嘅感覺係咁。

令人反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