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又話分手和頭酒嘅目的係俾人好來好去嘅?而家咁都算好來好去?」Kelly又問。
好啦,以我認識咗Kelly呢五日時間,我知道如果唔答佢,佢真係可以問足你一日。
 
「分手和頭酒嘅目的唔係俾人和好,而係俾大家有一個一定要坦率面對大家嘅機會。每次分手一定有原因,而如果將原因收收埋埋,到最後委屈嘅都只會係自己。所以和頭酒嘅『和』唔係解同對方和好大團圓,而係同自己和好。」
我一邊鋸住碟入面嘅A5和牛,一邊解釋。
 
「你知唔知出軌呢件事最恐怖嘅係咩?」我再問。
Kelly搖頭。
 
出軌最恐怖嘅地方唔單止俾人背叛嘅傷害,更加係令人發現,原來愛情係會俾人背叛嘅。




就好似一個心中有鬼嘅人,同一個從來都唔知道有鬼嘅天真人講,呢個世界真係有鬼㗎。
自此之後,因為知道咗世上有鬼,天真人就會覺得黑嘅地方有鬼,一個人行嘅地方又有鬼。
因為,鬼住咗喺佢心入面。
 
對於被出軌嘅人,佢以後會唔敢再相信愛情,因為覺得愛情隨時都可以被背叛。
佢會擔心愛嘅人隨時走咗,會擔心對方唔覆機係因為搵第二個。
因為,鬼住咗喺佢心入面。
 
林宥嘉有首歌叫「天真有邪」,我覺得好形容到家豪喺初戀就被出軌嘅情況。
 




「愛人 你太知道 害一個人 怎樣害一生
你在他 乾淨無菌 主題樂園 加進了壞人」
 
「但係而家佢一樣要揹住被背叛嘅恐懼㗎!」Kelly肉緊到放低埋隻蟹腳。
「但係至少,佢可以開始放得低呢段感情。」
我將我同家豪嘅whatsapp交俾Kelly睇。
Whatsapp上面,係一張家豪啱啱send俾我嘅相。
相入面,係佢電話入面嘅相簿。
但入面,咩都無哂,就連所有同Sharon嘅開心相都無埋。
而相下面,係家豪一句「多謝你」。




 
當一個秘密講咗出口,人就可以有理由去忘記呢個秘密,尤其是呢個係一個會傷害自己嘅秘密。
分手和頭酒,就係一個俾將要分手嘅情侶去解放秘密,彼此坦承嘅地方。
 
「喂,咁你手腕嘅傷同你搞分手和頭酒嘅原因有冇關係?仲有啊,點解你要搞分手和頭酒啫?」
Kelly呢個女人就係咁,得一想二,滿足咗第一個問題,就會繼續問落去。
女人,係要餓下先得嘅。
所以我決定唔答佢。
 
我望住whatsapp入面家豪嗰個空白嘅相簿,我知過一排之後,家豪應該可以小心翼翼咁重新開始。
但同時之間,我又感受到自己個心有啲酸。
當家豪已經可以del哂同Sharon啲相嘅時候,我同「佢」嘅相依然Keep咗喺相簿入面。
明明每張相都無較到「鎖定」,但偏偏每張我都del唔到。
其實我知道,被鎖定嘅唔係啲相,係「佢」。
係「佢」鎖定咗係我個心度,所以一直我都del唔走「佢」。




 
到底幾時,先到我可以重新開始?
 
點解我要搞分手和頭酒?
因為我信,每次分手,都一定有一個原因。
而我都等緊一個等咗就快五年嘅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