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港城,XX拉麵,向海位。
「仲有半個鐘先見客,嗱嗱聲食個面先!」
我「𠽌𠽌」聲咁開始食我個拉面,後面就突然傳嚟一聲「二打打姨媽屎」嘅叫聲。
我一聽呢把聲,我就知道,Kelly又嚟咗。
 
我一擰轉頭,果然見到Kelly坐咗喺後面張枱,而佢對面亦坐咗一個書生型嘅男仔。
唔洗問,九成九又係佢嘅新目標。
 
我怒睥咗喺我身邊嘅偵探一眼。
偵探好隨便咁講咗句:「佢話有case就通知佢嘛。」




嘩,又唔見你平時咁聽我講。
 
Kelly似乎都聽到偵探講嘅嘢,佢先同咗對面個男仔講咗句:「我見到我朋友啊,我哋之後再聯絡啦!」
對面個男仔好期待咁點咗一下頭,然後就走咗。
 
Kelly將碗麵捧咗去我隔離坐低,我乘機問一句:「新仔?拍咗拖就唔好成日嚟煩住我哋啦!」
「痴線,佢係我大學同學嘅朋友個表哥,出嚟認識下做朋友㗎咋!」Kelly反一反白眼,然後一邊食一邊講:「仲有你唔好怪偵探啊,係我自己話要嚟嘅!」
我唔怪偵探,但我會怪你邊食邊講彈到我一臉湯汁。
 
「其實你早啲講我知到底點解你要搞分手和頭酒,我就唔洗跟住你嚟查啦。」Kelly今日紮起咗馬尾,特別好睇,如果佢講嘢無咁煩同強詞奪理,我諗我會比較容易接受佢嘅出現。




「首先我講過,你跟住嚟,都唔會知點解我要搞分手和頭酒;二來,我點解搞,關你咩事呢周小姐?」
我抹翻臉上面嘅湯汁,痴線,抹完張紙巾變咗橙色。
 
「話哂我係你分手和頭酒嘅大股東,我想知原因都好合理啫!」
「我講過,你雖然真係為我哋帶嚟咗好多收入,但係嗰啲全部都係合約有寫嘅收費,唔算係投資喎。」
 
「咁話哂我參加過十一次分手和頭酒,我都算大客,大客參加得就代表有感情,有感情就代表我想和頭酒好,我想和頭酒好當然要了解和頭酒嘅來源啦!」
Kelly一口氣講哂呢堆嘢,我突然覺得自己變咗「九品芝麻官」入面嘅龜婆,一句都駁佢唔到。
 
無錯,Kelly其實係我個客,Vip嗰種。




和頭酒搞咗五年幾,佢總共參加咗十一次分手和頭酒。
而佢之所以話自己係大股東,係因為有一次分手,佢又想邀請男朋友出席分手和頭酒,佢當時男朋友係都出名嘅富二代,唔想俾傳媒影到所以死都唔肯出席。
但係根據分手和頭酒合約第九條:「若發現存在違約或詐騙行為,違者需支付港幣$100,000作解約金。」
所以,最後富二代用錢解決咗問題。
 
因為呢$100,000,令我可以租得起一個小辦公室去搞和頭酒。
但亦因為呢$100,000,令到Kelly自稱自己係我嘅大股東。
 
既然講開Kelly,都可以講下俾佢纏上嘅呢個惡夢係點開始。
話說,一星期前,Kelly出席咗第十一次分手和頭酒。
就係佢同當時男朋友完成分手和頭酒餐飯之後,我做咗一個決定。
一個我後悔咗七日嘅決定。
 
當時Kelly前男朋友已經喊住走咗,得翻Kelly喺度大大啖食緊枱上面嘅生蠔。
「周小姐你好。」我當時仲對佢好有禮貌。




「Hi阿濤,坐低一齊食啊!」Kelly左手拎住生蠔,嘟住嘴吸入口個樣其實幾可愛。
呢個係當時我仲未認識佢嘅時候嘅感覺。
 
「周小姐其實今次我想通知你一聲,今次應該係我哋最後一次接受你參加分手和頭酒啦。」
我個樣表現得非常唔好意思,但我內心其實已經心意已決。
「吓,點解啊?」Kelly個樣好迷惘,手上嘅生蠔亦停咗喺半空。
「其實我哋搞和頭酒嘅目的,係想每對情侶有機會互相分享原因,等佢哋可以認真面對以後嘅關係......」
我嘗試唔將說話講得太白,為免大家尷尬。
 
「係啊,我就係覺得呢個概念好好,所以我先每次都拉男朋友嚟簽約,如果唔係點會參加咗十一次呢?」Kelly似乎仲未明我嘅意思。
「嗯,好多謝你咁支持我哋,但係從呢十一次嘅和頭酒呢,感覺上都好似唔太幫到你......」
可能你會覺得我好趕客,但其實我真係想趕客。
因為分手和頭酒嘅需求其實好大,好多情侶都單方面「被分手」之後,好想有機會同對方傾清楚,所以其實自從呢樣嘢搞咗一兩年之後,我同偵探到而家嚟到第五年已經做到差唔多日日無停手。
亦都因為咁,對於好似Kelly呢啲根本就唔認真拍拖嘅人,我會寧願將時間花喺其他人身上。
 




「幫到啊,每次我都搵到分手嘅原因啊!」Kelly點住頭咁講。
「但係,根據紀錄,十一次嘅分手原因,計埋富二代嗰次,全部原因都係......」
「『性格不合』囉!有咩問題?」Kelly好奇咁問。
 
一次性格不合我可以接受,但係十一次性格不合,我覺得呢個簡直係世上最不負責任嘅分手原因。
當你玩厭咗、唔想煩、或者想換畫、諗唔到原因同人分手,性格不合可以話係萬用分手答案,好用過陳國邦。
當然,偵探查過佢,每次真係無外遇、無金錢糾紛、無奇怪家庭背景。
但因為我覺得佢對感情唔多認真,所以真係唔想花時間俾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