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拖就係為咗搵一個適合嘅人㗎啦,咁因為性格不合而分手有咩問題?」Kelly好理所當然咁講。
「所有嘢都有原因,而分手都係。性格不合只係表徵,你一直都無俾自己認真去搵個原因,咁可能其實我哋和頭酒都唔係好幫到你。」
既然Kelly唔明我講咩,我唯有再講白少少。
 
「但『性格不合」呢個已經係我嘅原因啦,我好認真啊!不如調轉講,你點解要搞分手和頭酒啊?」Kelly突然調轉槍頭問。
「因為我想幫所有分手嘅情侶可以講清楚原因先分手,過程可以向大家坦白,等大家唔帶心事咁各自走向新嘅感情。」我將答過無數客人嘅答案再講一次。
「唔係啊,我係問『你』點解要搞分手和頭酒啊?」Kelly將問題再提一次。
「我?」
「係你話所有嘢都有原因㗎嘛,咁係咩原因刺激到你搞分手和頭酒呢?」
 




聽到Kelly呢個問題,我突然感覺到自己有少少氣促。
因為我諗起咗「佢」。
 
「我...我唔答呢個問題,請你走啦。」
我知自己有啲唔妥,所以忍唔住馬上下逐客令。
「喂啊,我話哂都係熟客仔,講嚟聽下啦。」
Kelly無留意到我嘅唔妥,反而起身走近咗我一步。
「我唔會答,偵探,幫我送客。」
一直企埋一邊嘅偵探,呢個時候都走咗出嚟扶住我。
 




「你唔講都唔緊要,既然你覺得我對感情唔認真嘅話,我就日日跟住你見客,等我自己查出嚟,見識下你個原因有幾認真。」
唔怪得我覺得Kelly似陳法拉,原來係因為佢骨子裡有陳法拉嗰種任性刁蠻。
「你就算點查,都唔會成功。」
我好唔容易先平復翻呼吸少少,但對住Kelly嘅面色唔會好得去邊。
「有你呢句,你放心,我一日查唔到,就查多幾日,我點都會查到!」Kelly雙手一攤,一臉霸氣咁講。
 
就喺我準備要用更強烈嘅措詞去趕走Kelly嘅時候,突然,我聽到一首歌係餐廳嘅背景音樂響起。
「柔情萬縷竟分不了先後...情如獨奏使我默然放手...請放手...」
五年,我已經五年無聽過呢首「再見Puppy Love」。
我發現自己個心跳得好快,氣喘得比啱啱更急。




 
回憶,一時間湧哂上腦。
「你唔覺得呢首歌好好聽咩?」
「好聽,但邊有人用呢啲歌做鈴聲㗎,好娘喎。」
「咩娘啊,呢啲叫浪漫啊,你識咩啊?」
「我梗係識,如果唔係點會揀你啊!」
「哦!你話我老!打死你!!!」

 
係「佢」,我成個腦喺一𣊬間充滿咗「佢」。
 
「喂,你無事啊嘛?」Kelly終於見到我有啲唔妥。
偵探扶住咗我,然後講咗一句:「你走先啦,之後有客人我話你聽。」
「就咁話啦!我都夠鐘同個friend食糖水,下次見!」Kelly一聽,即刻心花怒放咁笑,然後好快就走咗。
雖然我內心有一百個不情願,但係嗰刻嘅我已經拒絕唔切。
 




結果,偵探果然有客就叫Kelly嚟,唔計我靜靜雞去見嗰啲,今次係Kelly第三次出現。
雖然我一百萬個不情願佢喺度,但係佢通常都會喺我個客面前賴死唔走,而我又唔想俾個客覺得我好無風度,所以唯有俾佢留低。
咩話?你問我俾佢留低嘅原因同佢個樣似陳法拉有冇關?
講真,話無都係呃你啦。
 
時間翻到嚟而家嘅呢一刻。
「喂,唔好唔出聲喎,駁唔到就快啲答我!」Kelly得勢不饒人,連碗面都放低埋。
 
就係呢個時候,我嘅whatsapp提示響咗一下。
手機畫面彈出嚟嘅係:「主能夠(客人):我到咗。」
果然係嚟得及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