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吓?咁難得先至堅持到,點解要分手啊?」Kelly聽到結尾,對於突然間出現sad end大感不滿。
睇佢個樣,佢一定係連登上面睇故一見sad end就寄刀片嘅絲打。
 
「佢淨係話唔再愛我。」Rebecca無奈咁搖一搖頭。
「咁你有冇諗過有咩可能性啊?你哋最近有冇嗌交?」Kelly坐咗去Rebecca身邊拍一拍佢膊頭。
「嗌交就無......不過上星期係發生咗啲事。」Rebecca諗咗一諗,然後塊面竟然有少少紅。
我同Kelly望到佢呢個反應,一齊都無出聲,等佢繼續講落去。
 
「上星期,我上去阿飛屋企探佢婆婆,點知去度嘅時候婆婆未到,咁咪諗住同阿飛坐喺度等一陣先囉。點知,阿飛坐坐下就開始錫我,錫錫下就開始想......」Rebecca講到面都紅哂,唔講出嚟我都知阿飛想做咩。
阿婆唔係度,梗係即刻做。




「咁我係基督徒嚟㗎嘛,結婚前唔可以.....所以我推開咗佢,而佢好似有啲嬲就翻咗房,之後過幾日就話要同我分手。」
 
「無得搞就分手?全部男人都係死咸濕佬嚟㗎!」Kelly為Rebecca抱打不平,但換嚟我同偵探兩個嘅反對眼光。
「其實我信佢唔會因為呢樣嘢同我分手㗎,呢半年嚟我識嘅阿飛唔係咁。」Rebecca搖一搖頭,都幾肯定咁講。
「知人口面不知心啊!男人就係咁㗎啦!如果佢真係因為衰咸濕而同你分手,我幫你剪咗佢!」Kelly又大嗌一聲,我見到餐廳入面有唔少男人即刻夾實咗大脾。
 
「所以,係咪提出舉辦分手和頭酒嘅人,可以提出一個秘密要求?」Rebecca拎出袋中嘅手巾仔印住眼淚咁問。
我點點頭。
「我今次想借呢個分手和頭酒去知道佢真正嘅分手原因。」Rebecca好肯定咁講。
我再一次點頭,我抄低咗呢個要求落份合約度。




 
「和頭酒最快可以兩日之後舉行,地點你想揀翻最初填喺合約嘅餐廳定係再揀一間?」我將合約攞俾Rebecca睇,上面寫嘅餐廳,係佢同阿飛四個月前嚟簽約嘅時候寫低嘅。
聽講,係佢哋之前考dse溫完書都會去嘅一間餐廳。
「就呢間啦。」Rebecca本身仲有幾滴眼淚,但一望到個餐廳名,竟然即刻笑翻。
 
睇嚟,阿飛對佢嚟講,確實帶俾咗佢好多快樂。
但係,到底現實嘅愛情又係咪真係好似Rebecca所想像中嘅咁好呢?
 
「你去緊邊啊?係咪要查阿飛嘅底細啦?」見完Rebecca之後,Kelly一直跟住我。
「係。」我爽快咁答,但一眼都無望過Kelly。




「我陪你啊!」Kelly好興奮咁講。
 
「我翻自己屋企查喎。」咁就唔洗喺office俾你嘈住哂。
「咦......乜你咁快想請人哋上你屋企㗎。」Kelly扮哂怕羞咁輕力打咗我一下,亦都代表佢唔打算放過我。
 
咁我唯有出絕招啦。
「問你一條IQ題,估中就俾你跟上嚟。」
「好!」Kelly對眼瞪到大一大,似乎好有信心。
「根據葉問三,你知唔知呢個世界上面有咩係唔會爛啊?」
「嗯......拳頭?」
「錯!係wifi。」
「點解啊?」
 
「因為泰臣佢喺套戲話:『wifi不破』。」
「即係點啊?」Kelly仍然聽到𢯎哂頭。




 
「唯快不破啊!」我一講完答案,即刻九秒九咁開始跑,到Kelly發現中計嘅時候,我已經跑到去一個佢見唔到我嘅位置。
果然,唯快不破。
 
翻到屋企,我第一時間做正經嘢先。
「喂,請問係咪張一飛先生?我係分手和頭酒嘅負責人,我叫阿濤。」
「咩分頭走話?」阿飛嗰邊似乎唱緊k,背景音樂係E-kids嘅「開始戀愛」。
 
「係分手和頭酒。Rebecca蘇頌恩小姐想約你後晚去XX餐廳食個晚餐。」
「吓,嗰晚約咗人打機喎。」
「無問題,唔出席嘅話只要俾翻$100,000違約金就ok。」
我好有禮貌講完呢句之後,聽到連續十秒嘅粗口。
 
「咁請問講完粗口之後,張生你會唔會出席呢?」我繼續保持禮貌。
「死耶L,麻q煩,得啦,出席啦!」阿飛極敷衍地應了一聲。




「好,咁我哋到時......」
我嘢都未講完,阿飛已經cut咗線。
 
愛情嘅美好,係因為佢總會帶俾人豐富嘅幻想同期望。
但幻想同期望背後係啲咩,好多人都唔敢睇,亦唔敢知。
因為真相一揭穿,好可能比起從來無幻想過嘅時候更加令人受傷。
 
而我亦唔知道,當Rebecca知道真相嘅時候,佢到底會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