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阿飛同Rebecca嘅分手和頭酒喺一間茶餐廳度舉行,好彩我事前book定間細房,俾佢兩個叫做有個安靜少少嘅環境傾下計。
Rebecca比原先約定嘅時間早咗半個鐘到,睇得出佢好緊張。
而Kelly一見到佢就即刻陪住佢,仲要加咗句:「放心,我帶定較剪㗎啦。」
聽完呢句,連我都緊張埋一份。
 
喺正式開始時間十分鐘後,阿飛就嚟到啦。
呢一刻嘅阿飛,已經染翻一頭啡髮,加埋耳邊兩個金色耳環,一身著住唔同潮牌,嗰浸「旺角男生」嘅味道即刻湧哂出嚟。
 
「你遲到喎死mk。」
我同Rebecca都未出聲,Kelly已經從我哋負責人坐嘅隔離房走咗出嚟,指住阿飛鬧。




「阿嬸你邊位啊?出嚟搏打啊?」阿飛眼眉一挑,好似望精神病人咁望住Kelly。
 
「唔好意思,佢喺呢度洗碗㗎。」我即刻入房打圓場,順便叫偵探幫我帶走Kelly呢個危險人物先。
「兩位好,歡迎嚟到兩位嘅分手和頭酒,我就係主辦人阿濤。今晚嘅菜式已經為大家預備好,好快就有得食。根據合約,今日大家需要喺呢一場晚餐入面至少逗留60分鐘,同埋完成指定嘅特別活動先可以走嘅。如果有需要,只要whatsapp我就ok,我會喺隔離房standby。」當我講完指定對白之後,我就功成身退咁去翻隔離房,同偵探、Kelly一齊睇隱藏攝錄機。
 
由於Rebecca同阿飛當初揀嘅呢間只係一間茶餐廳,所以我就幫佢哋每人叫咗一份馳名茶餐。
「其實分手咪分手囉,做咩搞咁多嘢啫,嘥哂我啲時間。」阿飛一邊𡁻住餐包,一邊唔耐煩咁講。
「我...我想知點解你同我分手。」本來仲祈緊謝飯禱嘅Rebecca,聽到阿飛呢句,即刻擘大眼望住咗佢。
 
「我咪講咗因為唔鍾意你囉,仲有咩原因。」




「唔會㗎,你係由上星期先開始變㗎,你點會無啦啦唔愛我喎。」
「咁我突然發現我哋性格不合唔得嘅咩?」
 
「性格不合真係萬用,無論mk仔定煩膠都啱用。」
我一聽到「性格不合」這四個字,即刻忍唔住開聲串下Kelly。
「邊個煩膠啊?」Kelly喺褲袋度攞咗把較剪出嚟隊住我。
「無,我怪責緊自己啫。」君子不吃眼前虧,我怕呢刻激嬲Kelly,下一刻我真係會變虧。
 
呢個時候,茶餐廳開始上菜,Rebecca前面嘅係一碗熱辣辣嘅沙嗲牛肉麵,而阿飛前面就係雪菜肉絲米粉。
「我俾舊牛肉你吖,我知你鍾意食。」Rebecca嘗試笑住咁夾起舊牛肉去阿飛碗米粉度。




「咪搞啦,個湯底都唔同。」阿飛粗魯咁拍落Rebecca隻手度,舊牛肉就一下飛走咗落地。
「你以前溫書嘅時候...明明話過鍾意食...」Rebecca一臉委屈咁流咗幾滴眼淚,搞到Kelly又想衝出去,但係今次俾我同偵探制止咗。
 
時間就咁過咗半個鐘。
自從舊牛肉跌咗落地之後,Rebecca同阿飛就無再講嘢。
阿飛好快已經食完嘢,為咗消磨時間就開始打機。
而Rebecca望住眼前嘅阿飛,睇得出佢嘅眼神好懷疑,到底呢個阿飛,係咪自己識咗一年,仲要一齊咗半年嘅人?
 
對於Rebecca嚟講,我相信佢諗緊嘅係,唔明點解一個人可以變得咁快。
但係可能佢誤會咗啲嘢。
可能唔係一個人變得快,而係嗰個人一直以嚟都無變過,只係佢喺你面前扮得好啫。
 
不過無論如何,我都係時候要做我應該做嘅事。
一件對Rebecca嚟講將會好殘忍嘅事。
 




「大家好,又係我阿濤啊!唔經唔覺又過咗半個鐘啦,我見大家都食得七七八八啦,不如我哋嚟個特別活動呢!」我用「獎門人」tone再次出現喺Rebecca同阿飛呢間一片死寂嘅房度。
「有咩搞就嗱嗱聲啦,趕住一陣落老蘭啊!」阿飛打住機講。
「無問題無問題!根據合約所講,主辦分手和頭酒嘅人可以有一個特別要求,而Rebecca小姐今次嘅要求係,知道張一飛先生同佢分手嘅原因。」我讀出合約上面嘅字。
 
「分手原因?咪講咗因為唔愛佢囉!麻q煩。」阿飛發出厭棄嘅聲音。
「唔係㗎,我信你一定有其他原因!你講俾我聽啦好唔好?」Rebecca苦苦哀求。
「咪嘈啦,我就快爆哂對面啲塔啦!」阿飛一眼都無望過Rebecca。
 
「好啦,為咗幫大家直入正題呢,我哋已經幫大家預備好㗎啦。偵探Ready?」
偵探喺房門外面俾咗個「ok」手勢我。
「好,請大家留意以下錄音內容,因為內容只會播放一次。」我講完呢句之後,房入面嘅喇叭就開始播起「綠袖子」呢首所有香港學生嘅惡夢之歌。
Rebecca同阿飛睇嚟都未明白我喺度做緊咩。
 
「咁請問講完粗口之後,張生你會唔會出席呢?」我繼續保持禮貌。
「死耶L,麻q煩,得啦,出席啦!」阿飛極敷衍地應了一聲。




「好,咁我哋到時......」
 
當喇叭傳出我同阿飛前日嘅電話錄音嘅時候,Rebecca固然係聽到呆咗。
就連打緊機嘅阿飛終都停手望住咗我。
「你錄我音?」阿飛個樣似嬲,又似驚慌緊張。
 
「嚴格嚟講係偷聽。偵探整咗一個可以當你一聽我電話之後就會自動下載落你電話嘅偷聽裝置。喺七十二小時內,你部電話會成為一個偷聽器,錄低哂你所有喺電話附近發出嘅聲音。」我解釋,同時㩒咗幾個制,再講:「不過重點都唔係呢一段,而係...呢段。」
 
跟住落嚟嘅錄音一出,無論係Rebecca定阿飛都一齊變得面青口唇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