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睇嚟偷聽得人多,今次俾人偷聽翻哂添!大件事囉,啱啱我哋講嘅嘢俾人聽哂啦!」我扮哂嘢係咁嗌,但其實背後當然係我靜靜雞打咗俾Kelly促成成件事啦。
「夠啦,再做就略嫌浮誇㗎啦。」呢個時候一直負責守門口嘅偵探都入咗嚟,睇嚟佢已經頂唔順我嘅演技。
 
呢個時候,Rebecca行咗去阿飛面前,喊住咁問咗一句:「點解你要咁傻啊?」
「你聽到哂?」阿飛一邊問,一邊忍唔住起咗身,伸手抹咗Rebecca臉上嘅眼淚,但佢無留意到其實自己同樣都流緊眼淚。
Rebecca點一點頭。
 
說三道四嘅人永遠都有好多,但最熟悉對方嘅人就只有你哋自己。人哋嘅意見唔係唔洗聽嘅,但只要記得一樣嘢,就係揀可以令到你兩個都幸福嘅意見嚟聽。」我講完自己最唔鍾意嘅大道理之後,乘機將阿飛輕輕一推。
Kelly見到我嘅小動作之後即刻會意,同時推咗Rebecca一下。
就係咁,佢兩個就理所當然地攬住咗對方。




 
睇住佢兩個又喊又笑咁攬埋一齊,我都忍唔住喺側邊笑咗。
果然,其實兩個都係小朋友。
兩個都好單純咁學習緊愛情嘅小朋友。
比起背負呢個世界強行加諸喺佢哋身上嘅價值觀,佢哋更值得自由咁探索屬於佢哋自己嘅愛情小天地。
因為說到底,愛情,始終都係兩個人嘅事。
 
「喂,做咩唔早啲講俾我知阿飛同你見面嘅事?」呢個時候,Kelly攝咗過嚟我身邊,細細聲問。
我貼去佢耳邊,學佢咁細細聲答:「話俾你知,死無全屍。」
Kelly睥咗我一眼,然後又細聲講:「你快啲多謝我,無我追出去,Rebecca點會有機會聽到阿飛嘅真心話?」




 
雖然呢一刻我好想駁佢,其實計劃之中,本來會由偵探追出去嘅,所以即使無佢,Rebecca一樣會知阿飛嘅心聲。
只不過,我又諗到,由Rebecca一開始同Kelly嘅交流到而家,俾Kelly負責追出去,其實都算係一個誤打誤撞嘅好結果。
 
正因如此,我決定都係簡單答Kelly一句。
「多謝哂。不過下次唔好隨身帶較剪啦,帶鐳射筆都ok㗎啦,反正都係攻擊性武器。」
Kelly對我嘅廢話無咩反應,反而好似幾有感慨咁講咗一句:「不過,今次你嘅setting真係幾好,至少幫到佢哋知道對方諗咩,又有成長。」
我有少少沾沾自喜咁笑咗一聲:「和頭酒嘅目的本身就唔係鼓勵分手,而係俾人一個坦率嘅機會去決定應該點處理大家嘅關係,唔係次次一句『性格不合』就分手咁兒戲嘅。」
就因為我最後一句嘅言語攻擊,換嚟咗Kelly使用拳頭對我帶嚟物理傷害。
 




Rebecca同阿飛嘅分手和頭酒,以復合作為完結。
呢個咁奇妙嘅轉折可以出現,令我不期然都想唱翻首「主能夠」。
望住佢兩個對眼同個鼻都紅哂,但係個樣又甜到不得了,我相信佢哋跟住落嚟嘅愛情路即使唔容易走,但仍然可以好似而家咁又笑又喊走落去。
 
當我去到門口想送走佢哋嘅時候,Rebecca突然問咗我一句:「你係咪讀聖xx中學㗎?」
我呆咗一呆,然後點下頭。
「原來真係你!我之前第一次見你嘅時候已經想問你㗎啦!」Rebecca好興奮咁講。
「我識得你嘅?」我好奇咁問。
 
「你唔識我,不過你識我家姐,你哋同班㗎,你記唔記得蘇頌思啊?」
「哦.....成日著裙翻學嗰個!」其實我完全無印象,所以求其答佢一句。
「係啊!我有時同媽咪接家姐放學,家姐有指過你俾我睇,仲話你係學校嘅風頭躉,成日好多創意搞呢搞路㗎!」Rebecca好興奮咁講。
我笑住咁點頭,心諗,如果無創意又點搞到咁大壇嘢俾你同阿飛和好如初呢?
 
「係喎,我記得嗰時你放學都會拖住個女仔㗎,仲好似幾靚女㗎!你咁熟愛情,你同嗰個女仔而家點啊?係咪仲一齊緊呢?」




 
聽到Rebecca呢一句,我感覺到,我嘅心跳加速緊。
黃正濤,冷靜。
「我哋...分咗手好耐啦。」
 
「噢,唔好意思啊。」Rebecca發現自己問咗一個尷尬嘅問題,即刻道歉,然後就同阿飛走咗。
 
我扶住隔離張枱,用醫生教我嘅方法深呼吸,慢慢先企得穩。
我見到Kelly望住我,好好奇我發生咩事,但呢一刻,我唔打算同佢解釋住。
因為我個心入面,有一句說話仍然好似迴音咁不斷重複緊。
 
「我哋...分咗手好耐啦。」
只係到今日都未放得低。
 
就喺呢個時候,我隻apple watch響咗一聲。




我望一望,係一個日期提示。
4月8日,紀念日。
 
一年一度的紀念日終於來了。
或者說,是悼念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