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覺訓醒,已經係下晝一點,我第一件做嘅事係whatsapp偵探。
 
「今日我唔接客喎。」
「我知,4月8號嘛。」
「交俾你。」
「無問題。」
「抵我咁愛你。」
「加我人工。」
 
簡短而深情嘅對話就係喺充滿愛嘅情況之下結束。




我慢慢走落床,去到書枱前面,吸咗一啖氣,然後用鎖匙打開咗鎖上嘅一格櫃桶。
入面放咗唔少嘢,但係我只係喺入面攞出咗一張紙。
打開咗張紙,裡面寫住咗三樣嘢。
而張紙上面寫咗一個標題,標題係「紀念日to do list」。
 
4月8號,係我同佢拍拖嘅紀念日。
而今年,係我第五年自己一個渡過呢個紀念日。
唔計未穩定嘅第一年,由第二年開始,我寫咗呢個「To do list」俾自己,希望俾自己喺呢一個特別嘅日子做。
 
有一本暢銷書叫做《生活需要儀式感》,對於分手,其實都需要儀式感。




我知道好多人都同我一樣,會有自己獨特喺分手後會做嘅儀式。
可能係刻意提早一個站落巴士行翻同ex以前行過嘅路,又或者重複咁去聽同一首歌。
每個人都一定有佢同ex獨有嘅儀式,而儀式背後都一定有佢嘅意義。
可能係懷念,可能係回味,可能係自虐。
可能係因為未放低,可能係因為要逼自己放低。
 
而對我嚟講,「紀念日to do list」算係一種懷念,亦係一種悼念。
而最重要嘅,係驗證我自己到底走出咗佢嘅陰影未。
因為喺過去嘅三年,「紀念日to do list」上面嘅三件事我無一件完成到。
所以嚟到今年,我希望自己可以克服到。




 
我嘅第一站,係去到中環上咗6號巴士。
呢架巴士嘅目的地,係赤柱。
赤柱未係重點,巴士先係。
因為我嘅第一個任務係,「坐在上層巴士尾二行的左邊位」。
 
上到巴士,我吸咗一啖氣,然後走咗上去上層。
每一步樓梯,都好似爬緊上雪山咁難行。
十秒就可以行完嘅樓梯,我用咗三分鐘加埋好用力咁扶實扶手先行得完。
 
嗯,已經比之前進步咗。
我記得前兩年要挑戰呢一項任務嘅時候,未上到樓梯已經好似透唔到氣咁。
所以我平時就算坐過海巴士見到樓下無位,我寧願企一個鐘都唔會走上樓上。
而呢刻我至少可以走到上嚟,我覺得自己好似爬咗上珠穆朗瑪峰峰頂咁成功。
咁啱呢個時候尾二嗰行無人坐,我即刻準備行過去。




但係當我想踏出一步嘅時候,我覺得我全身都抗拒緊我呢個行動。
 
我知道,我個腦同我個心喺度角力緊。
我個腦,想幫我克服陰影。
我個心,完全唔想去面對。
 
當我望過去尾二嗰行左邊位嘅時候,我好似見到兩個中學生嘅身影。
相同顏色嘅校服,相同形狀嘅校徽。
一男一女,一左一右。
 
「今日我生日喎!」
「我咪送咗個自製嘅鎖匙扣俾你囉!」
「又話全校最有創意嘅?出手咁低㗎!」
「嗯.....其實我仲有秘密武器未出。」
「估到你啦!攞出嚟啦!」




「你合埋眼先,然後數五聲。」
「五、四、三、二.....嗯?!」

 
出其不意嘅初吻,在倒數完結之前發生咗。
我仲記得,錫完之後喺嘴唇上面嘅薄荷味,仲有佢塊面紅哂嘅樣。
當時嘅我,笑得開心過生日嘅佢。
 
「喂,你係咪行㗎!唔行唔好企喺度啦!」
眼前嘅幸福幻影俾呢一聲大喝嗌到消失咗,我發現自己企咗喺巴士上層嘅樓梯口一直都無郁過。
「唔好意思。」我耷低咗頭讓開,俾後面嘅人行過。
我拎咗張「紀念日to do list」 出嚟,喺「坐在上層巴士尾二行的左邊位」後面打上第四個交叉,然後慢慢行翻落樓下。
 
今日赤柱嘅天氣好好,藍天白雲,難怪遊人特別多。
我走過咗赤柱廣場,亦經過咗地標之一嘅美利樓。
我沿住海一直向前走,直至我望到路嘅前方有一間綠色招牌嘅餐廳。




呢間餐廳係一間專門賣大大塊pizza嘅連鎖店,其實好多地方都會有。
但咁多間連鎖店嚟講,只有呢一間係獨特嘅。
因為,呢度係我同佢過第一個約會嘅地方。
 
我望去餐廳嘅一個窗邊位,嗰兩個中學生嘅身影又出現翻。
女仔今日著咗一件紫色tshirt同牛仔褲,而男仔就過度隆重咁著咗一件裇衫加摺咗腳嘅扯布褲。
 
「今日32度喎,你著裇衫唔熱咩?」
「少少啦,咁...第一次約你嘛。」
「傻人,我哋日日喺學校都見㗎啦!」
「咁又唔同嘅,因為...今日好重要。」
「你生日咩?無理由我記錯㗎!」
「唔係生日...緊要過生日。」
「即係點啊?」
「今日...係我同你一齊之後第一次出街嘅日子啊。」




「出街都重要?」
「因為有你吖嘛!」

 
窗框之中,女仔好想隱藏自己甜蜜嘅偷笑,但佢唔成功。
而男仔見到女仔嘅笑容,亦都忍唔住一齊甜笑。
兩個人無聲嘅甜蜜,差啲閃到經過佢身邊嘅外國人跌咗手中嘅pizza。
 
我拎出咗「紀念日to do list」 ,直接喺「在xxxx餐廳吃東西」後面打上第四年嘅交叉。
我知道,我連再行近半步嘅勇氣都無。
 
過去愈美,而家就愈難忘記。
回憶就好似傷口,愈深就會愈痛。
 
分手最痛嘅係,雖然你失去咗一個人,但係你無失去到佢喺每個地方留低過嘅身影。